贡品王国 地方特产 民族特产 故宫珍藏 新中国国礼 奢侈品 西洋古董 中华老字号 会展 文化遗产 博物馆 文化节 文化学院 古籍善本 生意经
艺术天地 文房雅集 画廊 传承工艺 漆艺之光 陶瓷艺术 文化都市 贡品之乡 寻宝转让 拍卖 藏家珍品 创富会 经验分享 礼仪之道 美食文化
特产天地 酒韵 茶香 紫砂文化 盛世收藏 珠宝玉器 钱币收藏 红木家居 铜艺鉴藏 丝织锦绣 旅游天地 休闲时光 养生之道 邮票天地 雅玩之家
帝王列传 绝代佳人 皇家御制 贡品文化 鉴赏知识 千古人物 论坛 博客 圈子
logo 文化传承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工艺课堂
品牌之窗
推荐产品
非物质文化遗产"玉雕工艺":美玉非天成 妙手巧雕琢

工艺课堂

 

玉,纯洁温润,以其特殊的质地和与众不同的美感,深受中国人的崇尚和喜爱。玉雕是中国特有的工艺品,自古就有体现不同琢制风格的“南玉作”和“北玉作”之分。南玉以苏州、扬州为中心,如轻清柔缓的评弹一样飘逸、儒雅、灵秀;北玉以北京为中心,如铿锵有力的京剧一般大气、浑厚、雄伟。

    提到北玉,就不能不说说北京市玉器厂。北京市玉器厂始建于1958年,有着悠久而辉煌的历史,拥有玉器行业顶尖级人材,先后培养了15位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和28 位北京市级工艺美术大师。企业曾用8年时间制作完成了四件翡翠国宝:山子雕《岱岳奇观》、花薰《含香聚瑞》、提梁花篮《群芳揽胜》和插屏《四海欢腾》。 2008年,由北京市玉器厂申报的“玉雕工艺”进入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这一年恰好是北京市玉器厂建厂50周年。

    巅峰之作

    王树森、高祥、蔚长海、张志平、郭石林……北京市玉器厂老中青3代共40多人组成了国宝车间,78张设计图纸经过再三审议讨论,确定了其中的4张作为最终方案:一号料做泰山、二号料做花薰、三号料做花篮、四号料做插屏。4块翡翠,每一块都是难得的好料,可每块料又都存在缺陷,这给国宝设计和制作带来了一道又一道的难题。

    世界上90%的翡翠产自缅甸,因此翡翠又称缅甸玉。同和田玉的温润相比,翡翠显得有些清冷,但那如翠鸟羽毛般的色彩和清水莹莹的质感却格外为人们所喜爱。1982年初冬,曾在国库中秘藏的4块罕见的翡翠料被运到了北京市玉器厂。这4块翡翠均出自云南勐拱,清末运入京师。翡翠籽料重量超过1吨,已经切除的部分被制成一对插屏进贡内廷,后转入颐和园收藏。余下的4块翡翠共重803.8公斤,是稀世难得之材。为此,国务院批准原轻工业部下发红头文件,要求北京市玉器厂把4件国宝翡翠制成“大型的工艺美术珍品”,并使作品“真正代表卓越的玉雕艺术水平,具有时代精神风貌”。北京市玉器厂与4件翡翠国宝的情缘也由此开始。

    1988年11月7日,总工艺师董文钟(中)、蔚长海(左)、郭石林(右)在审议国宝翡翠插屏《四海欢腾》。

    王树森、高祥、蔚长海、张志平、郭石林……玉器厂老中青3代共40多人组成了国宝车间,78张设计图纸经过再三审议讨论,确定了其中的4张作为最终方案:一号料做泰山、二号料做花薰、三号料做花篮、四号料做插屏。4块翡翠,每一块都是难得的好料,可每块料又都存在缺陷,这给国宝设计和制作带来了一道又一道的难题。

    一号料最大,重达363.8公斤,整块料呈钝角三棱锥状,有多处绺裂,一处直棱和一处刃状棱,怎么看都与雄伟险峻的泰山相去甚远。主设计张志平和设计小组的制玉能手们三登泰山,体会“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恢宏气势;一下扬州,学习扬州山子雕的雕琢技法和设计理念。“泰山的岩石刚劲有力,棱角分明。而南方的山子雕用的是外圆内方的‘铜钱理论’,保留玉料的外观,在内部进行雕琢。我觉得这样的方式不适合表现北方的山。”年过花甲的张志平对设计中的点点滴滴记忆犹新。《岱岳奇观》在琢制中舍弃了南派山水中普遍使用的披麻皴,采用了直擦皴和斧劈皴,直观地展现了泰山的奇险、巍峨。整座山子雕以开放式的造型表现泰山的全貌。

    二号料是一个不规则的长方体,高55厘米,在4块翡翠料中质地最好,但是体积不大。如何把这样一块小料制作成一件有气势的艺术品,就成了摆在设计小组面前的最大问题。工艺美术大师蔚长海最擅长就是小料大作,加上扎实的素活(“素活”工艺是指以仿制秦汉以前的炉、瓶、鼎、薰等古器物为对象的雕刻工艺。讲究平衡稳重,比例匀称,圆润光滑,文饰讲究古朴、典雅、华贵)功底,二号料的主设计非他莫属。设计小组的10位设计师首先改造出一台大型旋活机,从主料中旋芯取盖,再从盖料中旋芯取足,用余下的玉料制作了薰纽和中腰。当完整的花薰接合完成时,高度已经从55厘米变成了71厘米,宽度则分毫未损。如果仅有这样的设计,此薰只能算是一件大型的素活作品,与国宝的要求还有一定的距离。为此,蔚长海在薰纽、龙耳以及薰体上设计装饰了“九龙”、“四灵(龙、凤、龟、麟)”、“四神(青龙、白虎、朱雀、玄武)”以及灵芝、蕃草等传统图案。伟岸挺拔的气势、秀美典雅的造型、玲珑剔透的做工、繁华靓丽的纹饰,使花薰《含香聚瑞》成为4件国宝中最为精美的一件。

高祥正在一件珊瑚作品上画稿。

    三号料的重量只有87.6公斤,材质是4块翡翠料中最差的一块。在设计方案的那段时间里,老艺人高祥经常夜不能寐,“晚上睡不着,就想着这块料能做成个什么物件。”高祥说。制作提梁花篮《群芳揽胜》的方案一经确定,困难随之而来。提梁花篮需要两根活链,而在遍布绺裂的料上要取出两根数十环相连的活链子,实在是个冒险的举动。取链与其他琢玉工艺不同,一旦出现失误,无法补救,整个设计方案将告失败。花卉的制作也是整个作品中的重要环节。从花篮中掏出的部分材料只能做出非常有限的菊花、玉兰,其余部分质地差,脏绺过多,不适合制作花卉。可是如果花朵的数量太少,整个花篮会显得不够饱满。设计师们灵机一动,选用了一、二号料的下脚料替代补充,琢制成曲枝梅花,与花篮中原有的牡丹、海棠、菊花相映成趣,一丛娇艳欲滴、永不凋谢的百花呈现在人们面前。

    四号料是4块翡翠料中最轻的一块,形状规整,最适合做插屏,遗憾的是料上有12厘米长的绺裂。设计小组经过缜密的测算,用了9个月的时间将原料从侧面切割为4片,每片厚度仅为1.8厘米。随后将4片翡翠拼合成插屏,面积比原料扩大了3倍,最大限度地展现了翡翠晶莹碧绿的质地。“红楼梦”、“群仙祝寿”、“丝绸之路”……各种题材先后进入设计小组的视野,最后脱颖而出的是“云龙九现”,担任插屏主设计的是以人物见长的工艺美术大师郭石林。从此,大大小小、造型各异的龙就走进了郭石林的生活。祈年殿的盘龙、故宫的升龙、柱子上的雕龙、衣服上的绣龙,只要见到,他就一一临摹下来。故宫的九龙壁、北海的九龙壁、大同九龙壁,有龙的地方几乎都留下了郭石林的足迹。因为擅长制作人物,他就尝试着把人的喜怒哀乐融入在龙的身上。“龙有了情绪就活起来了。”郭石林说。在制作中,郭石林把浮雕手法发挥到极致,插屏中云龙海水的图案形象高度均在1厘米以下,高低层次却有五六层之多,而且使用这种手法的地方在整件作品中相当普遍。9个龙头均由郭石林亲手雕琢,精致入微,形神兼备。龙口中突出的水柱正好遮住绺裂,浑然天成。这件《四海欢腾》插屏被认为是当代中国玉浮雕的巅峰之作,其中融入的不仅是玉雕大师含辛茹苦的求索精神,更有不断追求卓越的创造智慧。

 

国宝提梁花篮《群芳揽胜》。

  匠心巧手

    玉器行里的人常说,“神仙难断寸玉”。在玉雕大师的眼中,每一块玉都是有性格的,玉的大小、颜色、形状、质感、光泽都是玉雕作品的重要艺术元素。

    走进北京市玉器厂的产品展厅,玲珑剔透的内画水晶瓶、透爪悬舌的岫玉鹭鸶、端庄慈祥的白玉观音……精美的玉雕摆件一件接着一件;车间里,堆放着形状各异的玉料,看起来和路边的石头没什么两样。副厂长张继光告诉记者,展厅里精美的玉雕都是由这些看上去脏兮兮的石头雕琢出来的。经过开料、设计、琢制、抛光,看上去很普通的一块料也就会变成精美的艺术品,“时间短的三五个月,大件的怎么也要一年多。”张继光说。在这个过程中起决定作用的,正是设计师独具匠心的设计和灵巧的双手,玉雕作品的一花一瓣、一纹一线中都凝结着设计师的智慧与心血。

当年郭石林制作国宝《四海欢腾》时在原料上画稿。

    “量料取材,因材施艺”,每一位玉雕大师在学徒时都会听师傅讲起这8个字。这也是玉雕工艺最传统、最核心的原则。当年制作国宝的二号料,老艺人王树森主张做睡狮,高祥坚持认为这块料最适合做花薰。最终花薰的方案被采纳。“像什么,做什么,这是大家都认同的。”已经91岁高龄的高祥说。

    玉器行里的人常说,“神仙难断寸玉”。在玉雕大师的眼中,每一块玉都是有性格的,玉的大小、颜色、形状、质感、光泽都是玉雕作品的重要艺术元素。在反复把玩、思考之后,设计师会先在纸上画稿,然后用毛笔将设计图案勾画在玉料上,称为“画活儿”。翻开玉雕大师们的作品集,每一幅画稿都细致入微,一道道衣纹、一根根发丝清晰可见。

    勾画完毕的玉料,就可以拿给技师琢制了。玉的质地坚硬,抗压程度超过钢铁,硬度仅次于钻石,琢制玉器费时费力,因此琢玉也被叫做“攻玉”。传统的工艺是在玉料上加水和金刚砂,打磨凿擦,精雕细刻。现在有了电动设备和钻石粉工具,琢玉的进程已大大加快。虽然有了现代化的工具,但琢玉最忌浮躁,如素活中的活链、花卉中的一枝一叶都需要琢玉之人平心静气、全神贯注,稍不留意就会前功尽弃。再高明的技师也有失手的时候,可是在玉器车间却见不到一件废弃的作品。这是为什么呢?原来,琢制过程中出现的损伤,经过设计师的修改可以巧妙地遮掩,甚至将错就错,制作出与原作大相径庭的作品。张志平师承“京城四怪”之一的玉雕大师潘秉衡,他最佩服的就是老师化腐朽为神奇的能力。一次,张志平在琢制一只玛瑙雄狮,眼看大功告成,不想因为玉料上的裂纹,狮子的头掉了下来。就在张志平惊慌失措的时候,老师不慌不忙地给出了解决办法。在低的地方再做一个头,狮子的一只耳朵贴着地面,作品起名《地听》,与昂首威武的雄狮相比神韵上更胜一筹。

张志平正在制作玉雕作品《汗水浇开冠军花》。于泳摄

    在玉雕技艺中,俏色与玉雕大师们变废为宝的手法异曲同工。因为含有不同的化学元素,玉料往往呈现出红、黄、黑、白等不同的颜色,尤其是玛瑙料,色彩更为庞杂。俏色就是利用了不同的颜色为设计题材服务,让玉料的天然美与设计的人文美达到自然的统一。工艺美术大师宋世义偶然得到一块缠丝玛瑙料,颜色暗淡,中间还夹杂着红、黄、白、黑的色层,很难琢制成常见的工艺品。看着料上那层薄如纸的黑色,爱好京剧的宋世义眼前一亮,这块料用来做脸谱再合适不过了。他采用浅浮雕的手法,将这层黑皮设计成京剧中的黑花脸谱,散落的红色和黄色雕成人物头饰上的绒球,白色部分雕成京胡、月琴,更巧妙的是侧面的一段黄白相见的颜色化作了厚底官靴。一方小小的玛瑙料活生生展现了一个京剧大舞台。玉是石之粹,京剧是国之粹,以石之粹表现国之粹,珠联璧合,相得益彰。

 

 国宝山子雕《岱岳奇观》正面图。

    奇石作伴

    20年前,4件翡翠国宝制作完成,写下了中国工艺美术史上最为浓墨重彩的一笔。20年后,工艺美术大师们对玉雕的专注与执著丝毫未减,与玉相伴的人生仍在续写。

    从 1958年建厂至今,北京市玉器厂的发展一波三折。有制作国宝时期的辉煌,也经历了合资、改制、新老交替的阵痛。近几年,玉料的价格不断上涨,而一件玉雕精品的制作周期又相对较长,资金回笼较慢。厂里把眼光投向首饰、手把件等小件玉雕产品,取得了不错的销售业绩。生产大件产品的下脚料,经过重新雕琢可以做成玉石盆景,价格低廉,也闯出了一片市场。如今南玉与北玉的区分已不再如过去那样泾渭分明,甚至已经有明显的融合趋势,但北京市玉器厂的“青龙”品牌依然是玉器行业内的一块金字招牌。2008年,北京市玉器厂的新展厅落成,750平方米的展厅与后面的工厂形成了前店后厂的格局,每天的销售额均超过1万元。厂长郭友臣说,希望能够借助这个契机重振“北玉”的辉煌。

 高祥(左二)在北京市玉器厂车间指导学生们设计玉雕作品。

    20年前,4件翡翠国宝制作完成,写下了中国工艺美术史上最为浓墨重彩的一笔。20年后,工艺美术大师们对玉雕的专注与执著丝毫未减,与玉相伴的人生仍在续写。郭石林退休之后又被返聘回玉器厂做技术指导,现在每周都要去厂里待上一个下午,给工人们传授技艺。谈及玉雕的发展,他说,希望更多有文化的年轻人投入到这个行业中来,玉雕传承的不仅是技术,更是艺术。

    宋世义是几位工艺美术大师中收徒最多的一位,到目前为止已经带了60多个学生,其中好几个人已经成为北京市级工艺美术大师,并有望在未来成为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他的学生遍布全国,其中跟他学习时间最短的已有10年,最长的已经超过了20年。宋世义教给学生的是驾驭原料的思想,而不是鹦鹉学舌一般的模仿。“教徒弟不是师傅的大脑加上徒弟的手,”他说,带了这么多徒弟,“虽然自己很累,但是很充实。”

    张志平退休后在北京市玉器二厂找到了合适的工作室,他每天都要在琢玉机前琢上几块玉料,一坐就是一个下午。2008年,张志平用一块质地寻常的芙蓉石制作了摆件《汗水浇开冠军花》,还获得了北京市工美大师迎奥运作品展的一等奖。

    蔚长海现在是北京市溯源瑞丰玉器有限责任公司的经理。公司坐落在龙潭湖公园旁边一条幽静的街道里,规模不大,连蔚长海在内只有20来人。可是玉器行里的人都知道,这是一个藏龙卧虎的地方。正因为如此,公司在2002年接到了一个大单,制作北京奥运会徽宝————中国印。制作徽宝要严格保密,蔚长海和奥组委的负责人一起南下北上寻找合适的玉料,几经周折选中了和田的青白玉作为制作徽宝的玉料。在蔚长海的带领下,技师们以当年制作国宝的精神,精雕细琢,两方一模一样的徽宝按时交付。闲暇之时,蔚长海会去逛逛北京有名的玉器市场,令他高兴的是,他当年最拿手的素活、薄胎,今天仍能见到新的作品,“有的作品比我当年做得好”,他说。

 

评价:
共  条记录 |  页 | 首页 | 上一页 | 下一页 | 尾页 |  页
内容:
(内容不能多于1000个字。多于字将自动清除)

热点新闻
菩萨的供品需要几样 贺兰夫人 陶瓷制作工艺流程 和田玉
首页 | 新闻资讯 | 贡品企业 | 专业市场 | 地方特产 | 民族特产 | 中华老字号 | 文化遗产 | 宗教用品 | 博览会 | 文化节 | DMOZ中文网站分类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