贡品王国 地方特产 民族特产 故宫珍藏 新中国国礼 奢侈品 西洋古董 中华老字号 会展 文化遗产 博物馆 文化节 文化学院 古籍善本 生意经
艺术天地 文房雅集 画廊 传承工艺 漆艺之光 陶瓷艺术 文化都市 贡品之乡 寻宝转让 拍卖 藏家珍品 创富会 经验分享 礼仪之道 美食文化
特产天地 酒韵 茶香 紫砂文化 盛世收藏 珠宝玉器 钱币收藏 红木家居 铜艺鉴藏 丝织锦绣 旅游天地 休闲时光 养生之道 邮票天地 雅玩之家
帝王列传 绝代佳人 皇家御制 贡品文化 鉴赏知识 千古人物 论坛 博客 圈子
logo 文化学院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文化课堂
品牌之窗
推荐产品
艺术家黎薇:现在世界上正兴起风暴

文化课堂

北京798艺术区一瞥

(原标题:“现在,世界上正兴起风暴”)

  撰文/吉井忍(微博@吉井忍);翻译/ 笑笑;照片/吉井忍

  来源:新浪收藏专栏 “Artha象外”(微博@Artha象外)(微信号:xiangwai_artha)

  注:本文经作者吉井忍授权发表,作品图由黎薇(微博@黎薇那儿)本人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Secure for Now 目前安全,黎薇Secure for Now 目前安全,黎薇

  798是北京著名的游客观光地。那里越来越华丽,只是我觉得和自己并无多大关系,所以很少涉足。不过,听说在欧美很有人气的艺术家黎薇住在那里,所以我决定前去拜访。

  久违重逢的798艺术区和几年前相比,显得更加平静。举办展览的画廊、拍摄创作的学生团体、迈着飞快脚步的艺术家和设计师们完美融入在这个氛围里。

  进入密集的小巷,能找到很多当地人常造访的美味餐厅。和中国其他地区和城市一样,798艺术区比我想象中更早地迎来了泡沫期,并且已经日趋成熟。

  黎薇在这里已经住了8年了,他告诉我“有段时间房租涨得飞快,两三年后才慢慢地好了起来”。


  我们约好在一家咖啡馆见面。推开门,迎面走来的他英姿飒爽,笑吟吟地伸出双手。

  “是吉井吧?我是黎薇。”

  采访当天下着雪。身上紧紧裹着女友送的黑色外套,黎薇脚上穿着军靴。他的声音也很酷。

  这位艺术家在伦敦、巴黎、纽约等各个地方举办过个展或参与过群展,前不久在瑞士的温特图尔正忙着创作,几天后还要去香港。

  黎薇的工作室曾是一间厂房的一部分。沿着水泥阶梯上楼,打开一扇大铁门,这个开放大空间就是黎薇的工作室。我们的采访是在边看他的展览记录边进行的。

  首先是《Nobody Cares/没有人在乎》:地上摆满大量小鸡尸体的画面,让人印象深刻。

Nobody Cares 没有人在乎,黎薇,红砖美术馆,北京,2015年Nobody Cares 没有人在乎,黎薇,红砖美术馆,北京,2015年

  “总共是有1000只。其实我小时候养过好几次小鸡,它们非常脆弱,容易死。把死去的它们拿在手里的感觉,我现在还记得很清楚——它们的头也比活着的时候沉重了许多。”

  黎薇想重现那种感觉。

  “于是从布料到里面的硅都是我亲自来选择。各个部位的小零件的重量、大小和平衡也调整了很多次,触感也比较接近实物。布料和里面的硅是请深圳的工厂师傅帮忙缝制。它们的嘴巴、爪子、脸部的表情是三个重要因素,所以如果仔细看的话,每只小鸡都有点微妙的不同。”

Nobody Cares 没有人在乎,细节Nobody Cares 没有人在乎,细节

  展览上展示的小鸡(玩偶)总共有800个。剩下的两百只则在现场以1000元1只的价格出售。

  “若有人买走小鸡(玩偶),我就问那位是不是她/他也有关于小鸡的回忆——果然很多人乐意与我分享它们的故事。”

  “小时候养过小鸡的人还是不少。之后我还听我朋友说,她把小鸡(玩偶)带回家之后搁在行李箱里就忘了,过了很久她再次去旅行的时候看到行李箱里面有个小盒子,打开一看,没想到一只小鸡滚出来!她还以为那是真的小鸡,吓坏了。”

  “我认为好的作品不能只是在展览现场看一下、感叹一下就完了,而应该在展览结束后还能激发讨论和思考。”

Nobody Cares 没有人在乎,展览的第二个房间Nobody Cares 没有人在乎,展览的第二个房间

  《Nobody Cares/没有人在乎》由三部分构成。第一个房间放了小鸡,第二个是放了一张床的房间。窗户紧闭,双重玻璃窗的内侧布满了绿豆蝇,酝酿出一种恐怖感。

  “这个房间容易让人联想到死亡。因为有人死亡,苍蝇就会集聚在这个地方。”

Nobody Cares 没有人在乎,展览现场细节。苍蝇是真的。艺术家在展览开始之前在窗边放上鱼肉,鱼肉生出蛆,之后变成蝇。  Nobody Cares 没有人在乎,展览现场细节。苍蝇是真的。艺术家在展览开始之前在窗边放上鱼肉,鱼肉生出蛆,之后变成蝇。

  最后一个屋子基调一转,整体明亮的氛围中,整整齐齐地摆放着一些菜品。

  “这些菜全部是用鸡肉做的。观众都会以为这就是开幕式的自助餐一环,就开始拿盘子取餐。我在天花板上安装了摄像头,拍摄下了大家用餐的样子。最后我把它剪辑成了一个3分钟左右的视频作品,随后的展览中,在最后一个屋子里把这个作品播出来。”

Nobody Cares 没有人在乎,展览的第三个房间,开幕当天Nobody Cares 没有人在乎,展览的第三个房间,开幕当天
Nobody Cares 没有人在乎,视频截图。作品拍下了客人们拿桌上食物的场景。Nobody Cares 没有人在乎,视频截图。作品拍下了客人们拿桌上食物的场景。

  “你如果以俯视的角度来看这些取餐的人们,会觉得他们其实和苍蝇觅食的样子一模一样。而且,以快进模式播放的时候,你会发现现场的声音和苍蝇振动翅膀的声音也很像。”

  “这就是人的本质。人们在想象中认为苍蝇非常脏,但其实人和苍蝇本质并无差别。”

  “每个人可以各自有不同的见解,但是我并不是在宣扬动物保护,”黎薇说。

  《Nobody Cares/没有人在乎》这个展览刚好和另一个社会背景有关系。

  “在这个作品发表一周前,天津刚好发生了化工厂爆炸事故。所以很多人会把这两个事情关联起来理解。这是人为原因导致的事故,导致了不少人的伤亡,这种事情其实不仅发生在中国,在世界其他地方都在发生。”

  “但是,即使出现了很多死伤者,我们也很容易快速地忘掉这个事情。就在我和你说话的这一刻,或许在其他地方正在发生着悲剧。那些悲剧或许也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只不过我们现在还不知道。所谓的‘今天’,其实有很多种可能。可能大家也会注意到这点,但还是很快就淡忘了。而我没办法忘记,所以我必须要创作。”

黎薇在他的工作室黎薇在他的工作室

  1981年,黎薇出生在北京市中心,在一个四合院中长大。他比同龄人早两年上了小学,但却很讨厌学校。虽然艺术方面的能力很高,但要通过艺考还需要学好其他科目,所以他后来考了三次,才被艺术院校中的“佼佼者”——中央美术学院(微博)录取。

  看了他青春期时候的照片,也曾留过一头长发。“现在的发型差不多是从2009年才开始的。在那之前很喜欢摇滚,看演出你总得要甩头,甩头要有长发才能甩动起来吧。当时我的长发差不多及腰。之后不怎么听摇滚了,就改成这个发型。但也正是因为现在这个打扮,不管走到哪里都会被人盯着看。到了日本,发现大家都能够有自由的风格打扮,感觉就很畅快。比如说涉谷这样的地方,不管你怎么穿,都能很自由很正常地走在路上,这种感觉特别好。”

  黎薇给我听了北京的说唱组合“阴三儿”(In3)的《老师你好》。一开始是老师怒骂学生的场景,整首歌曲以学生闷闷不乐的心情作为基调。他说每次听到这首歌就想起自己的小学时代。但是这首歌被认为是不尊重师长,在2015年已被列入黑名单,所以现在也无法在中国的互联网上听到。  黎薇给我听了北京的说唱组合“阴三儿”(In3)的《老师你好》。一开始是老师怒骂学生的场景,整首歌曲以学生闷闷不乐的心情作为基调。他说每次听到这首歌就想起自己的小学时代。但是这首歌被认为是不尊重师长,在2015年已被列入黑名单,所以现在也无法在中国的互联网上听到。
Thank God / 感谢上帝,黎薇,杨画廊,北京,2013年Thank God / 感谢上帝,黎薇,杨画廊,北京,2013年
Thank God 感谢上帝,黎薇,杨画廊,北京,2013年 艺术家把画廊布置成教堂的模样,祭坛旁边放着被捕鼠器捉住的老鼠模型。“捕鼠器真的好残酷,被捉住的老鼠就这么活生生地流血至死。但其实老鼠是一种非常聪明的动物。”  Thank God 感谢上帝,黎薇,杨画廊,北京,2013年 艺术家把画廊布置成教堂的模样,祭坛旁边放着被捕鼠器捉住的老鼠模型。“捕鼠器真的好残酷,被捉住的老鼠就这么活生生地流血至死。但其实老鼠是一种非常聪明的动物。”

  ——你没有从事过别的职业吧?

  “没有。差不多从15岁开始,我就知道自己应该不会过上班的日子。”黎薇说。

  “我认为艺术本身的好处是可以让多种价值观共存。比如有一种画风并不是我会去画的,但我还是会认可他们的价值。我觉得艺术家要学会接纳对方。说到这点,我认为大学有一个不太好的地方,比如老师有时候会向学生说‘我看你很适合学艺术的’。可能老师是想表扬学生,但这个场合中所谓的‘艺术’,它的含义非常窄。而且老师这么说,等于是老师把学生分别成两种:适合搞艺术的和不合适的。”

A Decorative Thing 一件装饰品,黎薇,曼彻斯特大教堂,2014年A Decorative Thing 一件装饰品,黎薇,曼彻斯特大教堂,2014年
A Decorative Thing 一件装饰品,黎薇,曼彻斯特大教堂,2014年A Decorative Thing 一件装饰品,黎薇,曼彻斯特大教堂,2014年

  ——你在国外也会办展,国内外的反馈有什么不同吗?

  “可能是接受的教育不同,导致人的思维也不一样。虽然说在中国也有人会买我的作品,但是和国内相比,在欧美那边的评价较高。欧美那边的观众很少会针对我的作品提问。可能是他们习惯于自己欣赏作品,自己思考、有自己个人的想法吧。”

  “而在国内的话,不管是媒体还是个人,都会来询问我。比如说‘您想通过这个作品表现什么’。但是我是希望大家能够自己去思考这个作品背后的意义,所以一般不会直接回答,只会说按你自己的理解来即可。”

  “另外,还有很多人喜欢去分类。比如说‘这应该是装置艺术吧’之类的。如果大家是那么想的话也没关系,因为我并没有刻意想去把自己的创作分为装置艺术或者油画。我认为,中国人喜欢一个明确的答案。因为大家所接受的教育就是,注重一个统一的回答。所以大家都喜欢去追逐那个‘正确答案’。”

ICU,作品及细节ICU,作品及细节
ICU,作品及细节ICU,作品及细节
ICU,作品及细节ICU,作品及细节
ICU,作品及细节 “带我参观医院的医生跟我说,我可以拍照。但是我坚决不会去拍,因为我认为那样失礼之极。媒体经常会去吹捧某位英雄人物,但是我认为,每一个在病房里努力奋斗的人才是真正的英雄。”  ICU,作品及细节 “带我参观医院的医生跟我说,我可以拍照。但是我坚决不会去拍,因为我认为那样失礼之极。媒体经常会去吹捧某位英雄人物,但是我认为,每一个在病房里努力奋斗的人才是真正的英雄。”

  “带我参观医院的医生跟我说,我可以拍照。但是我坚决不会去拍,因为我认为那样失礼之极。媒体经常会去吹捧某位英雄人物,但是我认为,每一个在病房里努力奋斗的人才是真正的英雄。”

  ——我看最近中国艺术家们的作品,好像大多数都不会去强调中国特有的东西。

  “我们这一代的艺术,确确实实和前人不一样,我们从很早时候就开始自由选择艺术形式和内容。我觉得文化这种东西,如果追根溯源是不存在完全的‘原创’的。因为不管是什么文化都会受到其他地域的影响。从这点来说,没有必要去刻意选择一个很中国式的切入点。”

  ——只是目前国外都会有一种印象,认为中国的审查太麻烦了。

  “嗯,因为审查确实有一些不能去触碰的话题,一定程度上也确实限制了创作自由。但是,也正因为有审查,才有了另一种自由。当要触及到一些含有微妙的政治意味的主题时,大家会绞尽脑汁去思考如何创作才能避免被查,也正是因为这样会出现一些好作品,它们甚至会因此带有幽默感。并且,在艺术领域,将政治和历史作为主题,这种太露骨的表现显得太直接,有点丑。我们先不去讲审查吧,艺术这个东西首先要把一个主题透过自己的思考,再来换一种形式去表现出来。所以我认为,尽管审查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创作,但是实际并没有那么严重。并且,也有一些艺术家,正是利用外国人对中国‘有审查,中国艺术家好可怜’这种刻板印象,在海外很好地推广了自己的作品。这种艺术家,表面上看似在批判政府,其实他们是表里一体的。政府一做什么,他们就巴不得以此为题创作出什么作品。反正艺术形式有各种各样的,艺术家也应该各不一样。”

22‘55’‘?不在场,黎薇,林大艺术中心,北京,2011年22‘55’‘?不在场,黎薇,林大艺术中心,北京,2011年
22‘55’‘?不在场,黎薇,林大艺术中心,北京,2011年22‘55’‘?不在场,黎薇,林大艺术中心,北京,2011年
22‘55’‘?不在场,黎薇,林大艺术中心,北京,2011年 展览期间,一点点地增加家具,描绘一种记忆逐渐消退以及被覆盖的样子。  22‘55’‘?不在场,黎薇,林大艺术中心,北京,2011年 展览期间,一点点地增加家具,描绘一种记忆逐渐消退以及被覆盖的样子。

  “政府是来控制大家的,而艺术家总是被压抑的……这种刻板印象,我自己有点怀疑。我的作品《22‘55’‘?不在场》在展览开幕那天正好是一个敏感的日子,会场来了两位便衣。这个作品是让来参观的客人想象自己死去时的样子,然后用可涂擦的颜料在地面上把人形画出来。就像在死亡现场由警察标注出证据和尸体一样。虽然是有点想让观众联想起‘那天’的意思,但还是有蛮多年轻人并不明白,完全没意识到那天是什么日子,只是觉得躺在地上做标记很有意思。我也不介意,他们不知道,那就让他们尽情想象自己死亡的样子好了。但那两个便衣却格外紧张,较年轻的那个质问我说:‘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然后稍微年长的那个就批评他说:‘算了,别说了’。我想,或许他是怕刺激到我们,反而出什么乱子。”

  “并且,虽然国外经常说中国的审查很严,但是我自己可以感受到,这不只是在中国,现在整个世界都在掀起一场‘风暴’。比如‘政治正确’这种奇怪的规定,导致很多话不能说。如果说错话会被大家严厉批评。”

Secure for Now 目前安全,黎薇Secure for Now 目前安全,黎薇
Secure for Now 目前安全,黎薇,曾在巴黎、都灵、香港的画廊展出 长相可爱的男孩后面握着的是手榴弹。在香港的室外展示时,被警察介入。  Secure for Now 目前安全,黎薇,曾在巴黎、都灵、香港的画廊展出 长相可爱的男孩后面握着的是手榴弹。在香港的室外展示时,被警察介入。

  黎薇特别喜欢日本。去年和女朋友一起去了北海道,他说“特别开心!日本人白天工作,一到晚上就喝酒,印象反差特别大,很有意思。”

  “每天在生活中,或是看新闻,总觉得人类在造孽。人类不知道,自己活着给环境带来了多大的负担。仅仅是考虑‘吃’这一项行为,买什么、吃什么,光是这些就不知道人类给地球造成了多少负担。在这一点上,我觉得日本和欧洲更为先进。之前去了巴黎,我住在朋友家,自己买的牛奶没喝完就坏了。我正要丢掉却被朋友阻止了。朋友告诉我,如果我直接这样扔了这盒牛奶,被流浪汉捡来喝,这样流浪汉会坏肚子的。所以他帮我倒掉了里面的牛奶,洗干净盒子后再丢掉。我看到这一幕,非常震惊。能够对自己周围体贴关心到这种程度,实在是了不起。”

  黎薇工作室。房间到处挂着来自深圳大芬村的复制经典油画。里面还有一个很大的德国制造的称,现在还很精确。“我经常用这个来称自己和狗狗的体重,很方便。”  黎薇工作室。房间到处挂着来自深圳大芬村的复制经典油画。里面还有一个很大的德国制造的称,现在还很精确。“我经常用这个来称自己和狗狗的体重,很方便。”

  “日本的垃圾分类做的也非常好。去年我去旅行,住在池袋,发现垃圾箱竟然被分成6种。因为最开始我没有注意到垃圾的材料,自己第一次在做垃圾分类的时候竟然花了6个小时,但这却让我对环境的有了更进一步的认知。我还想再去一次日本,也想在那里办个展。”

  黎薇已经计划好了自己接下来的日程。今年11月将参加由泰国政府首次主办的两年一次的美术展。此外,2019年也计划在欧洲两个国家举行作品展。

  就在采访快要结束的时候,我们聊到了去年去世的摄影师任航。“我和他还比较熟。人们常常聊起他的死,但我认为只有他自己才最清楚,所以我不做任何发言。我也不喜欢去哀悼,因为这不过是一些自我满足罢了。也许对他来说,死是一种解放。但是,有时候我会觉得,我和他周围的人、媒体甚至只是有过一面之缘的人,都有可能把他往死亡推了最后一把。冷漠的目光、一些玩笑、或是忘记回复微信,即使是这些很小的事情,都能让他极度抑郁。”

  做完这次采访的这些日子,我还经常会想起在“798”高高天花板的房间里,一边大声放着中国嘻哈、玛丽莲·曼森和古典音乐,一边默默创作的黎薇。明明是一位出名的艺术家,但他并不高傲,还能保留一颗真挚的心。他言语坦率犀利,却又会害羞,当我拿起单反的时候也不肯直视镜头。认识到他和他的作品之后,我周围的风景就不一样了,日子稍微好过一点,心底总感觉到一个安慰。我认为这就是他和他的艺术带来的力量。

  编者按:本文最早发表于日本在线收费邮件杂志《ROADSIDERS’weekly》(都筑响一主编)2018年4月25日上,特此说明。  编者按:本文最早发表于日本在线收费邮件杂志《ROADSIDERS’weekly》(都筑响一主编)2018年4月25日上,特此说明。

  黎薇(Li Wei):1981年生于北京。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雕塑专业第三工作室。现居住在北京。2006年开始在国内外发表作品。

  艺术家个人网站:http://www.liwei-liwei.com

评价:
共  条记录 |  页 | 首页 | 上一页 | 下一页 | 尾页 |  页
内容:
(内容不能多于1000个字。多于字将自动清除)

热点新闻
菩萨的供品需要几样 贺兰夫人 陶瓷制作工艺流程 和田玉
首页 | 新闻资讯 | 贡品企业 | 专业市场 | 地方特产 | 民族特产 | 中华老字号 | 文化遗产 | 宗教用品 | 博览会 | 文化节 | DMOZ中文网站分类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