贡品王国 地方特产 民族特产 故宫珍藏 新中国国礼 奢侈品 西洋古董 中华老字号 会展 文化遗产 博物馆 文化节 文化学院 古籍善本 生意经
艺术天地 文房雅集 画廊 传承工艺 漆艺之光 陶瓷艺术 文化都市 贡品之乡 寻宝转让 拍卖 藏家珍品 创富会 经验分享 礼仪之道 美食文化
特产天地 酒韵 茶香 紫砂文化 盛世收藏 珠宝玉器 钱币收藏 红木家居 铜艺鉴藏 丝织锦绣 旅游天地 休闲时光 养生之道 邮票天地 雅玩之家
帝王列传 绝代佳人 皇家御制 贡品文化 鉴赏知识 千古人物 论坛 博客 圈子
logo 文房雅集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文房天地
品牌之窗
推荐产品
笺纸收藏:纸短情长

文房天地

安徽十竹斋笺纸产品样本


杏子

  张爱玲说,“旧上海的月亮,是铜钱大的一个红黄的湿晕,像朵云轩信笺上落了一滴泪珠,陈旧而迷糊。”旧时的月色怕是无缘重逢,但红黄的湿晕大抵可以想象,又是千年同此月,遗憾倒是可减几分。只是,这朵云轩的信笺,无形中却陡增了一些美意,怕是不同于今日常见信纸吧。

北平笺谱北平笺谱

  一“笺”字,表明了类属。民国和民国以前的文人,写信是用“笺”的。纸质精美、尺幅较小的纸才称作笺。尺幅不大,精美却真精美,纸质洁白、匀薄、细腻、柔滑,上印有诗词、书法、绘画、篆刻等不一而足,别有国画的韵味。若材质里再添些颜料,则是真的古色古香了。故而也有“彩笺”、“花笺”、“锦笺”、“鸾笺”、“银笺”、“笺牒”等美名。

北平荣宝斋诗笺谱北平荣宝斋诗笺谱
陈师曾绘花果笺陈师曾绘花果笺

  笺纸,一般每页八行。《后汉书》:“窦融玄孙章,与马融、崔瑗同好。融与章书,书唯一纸,纸八行。” 也俗称“红八行”,封套则以白绵或宣纸糊成长方形,名址皆由右至左竖写。这类笺纸、信封都已定型,市面都有出售;非同今日,全国信封统一形式,且由邮局监制出售,否则不予投递。

  这笺纸,大抵随文人雅士间鱼雁往来、诗作唱和应运而生。古人看重自己的字,用纸颇为讲究。据称汉代蔡邕非纨素不肯下笔,北宋更有“择纸而书”之说。诗歌酬酢、鸿雁传书,精美的笺纸,既能抒情写志,又能悦人耳目,岂不锦上添花?

京都松古斋监制素花笺纸京都松古斋监制素花笺纸
落霞笺纸落霞笺纸

  于是便有了写信的信笺、写诗的诗笺、作画的画笺、写谜面的谜笺。有文人学者以自己斋号制个人专用笺纸,是私人笺;有时文人不代表自己,而以单位的名义出面,遂又有印以机关、团体等名称的公用笺。将彩印笺纸辑成图册,遂又有了“笺谱”。

明·吴发祥编印 罗轩变古笺谱明·吴发祥编印 罗轩变古笺谱

  可以说每一枚笺纸,堪称一幅微型的国画或是钟鼎彝器的拓片。或清新淡雅,或古朴凝重,使得人们在阅读诗词或书信的同时得到一种视觉上的美感,因此,备受文人雅士的喜爱。

溥儒手绘笺纸并题藏器物拓溥儒手绘笺纸并题藏器物拓

  如同精美脱胎于庸常,笺纸的蜕变之路亦是如此。自东汉蔡伦以树肤、麻头、敝布、鱼网以为纸后,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纸张的变化只停留在材质的更替上。直到南北朝,文风昌盛,古拙好雅,才出现了真正意义上的五色花笺。此后,笺纸跳脱出“质”的藩篱,开启了她“形”美的蜕变。

  第一个让笺纸名声大噪的是唐代薛涛。钱梅溪《艺能编》载:“书笺花样多端,大约起于唐宋,所谓衍波笺,浣花笺,今皆不传。” 正是薛涛发明了浣花笺。这薛涛,天资聪颖,八岁能诗。成年后虽是欢乐场上的风月女,但凭其美貌与才华,与诸名流赋诗弹唱,不让须眉。当时很多文人雅士和名流才子,像白居易、牛僧孺、令狐楚、张籍、杜牧、刘禹锡等,都与薛涛有诗文酬唱之谊。

  彼时唐诗辉煌夺目,承载这宗诗文的载体纸张——诗笺,名目繁多,五光十色。但薛涛究竟不是一般女子,对美苛刻,对诗笺的要求自然也挑剔。不但要求纸质细腻,还要有色彩、花纹。她遂在成都浣花溪百花潭畔办起造纸作坊,以浣花溪水、木芙蓉皮、芙蓉花汁制成深红色精美的小彩笺,这就是“薛涛笺”,也称“浣花笺”。薛涛用此笺,献酬名贤,裁书供吟,一时洛阳纸贵,文人墨客梦寐以求。李商隐《送崔珏往西川》中曾云“浣花笺纸桃花色,好好题诗咏玉钩。”

  浣花溪畔留香笺,正是浣花笺开启了私人笺的序幕。许是薛涛笺还带着些许脂粉气,《天工开物》评价其“美在色”,或许男性文人还有更高的诉求?五代末后晋户部尚书姚顗的子侄们便是其一,他们研制出一种在笺纸上雕印山水花卉的砑光笺,让笺纸不仅有色的浸染,还有质的厚重。雕印用的是砑纸板,即在沉香木上刻山水林木,折枝花果,狮凤虫鱼,寿星八仙,钟鼎文……幅幅不同,纹镂奇细,称作“砑光小本”。而后以彩色纸料薄而劲韧者,覆在线刻的画版上,用木棍或石蜡在纸背上磨砑,雕版上的花纹则浮现于纸上。砑光的笺纸,可以说是雕版印刷花笺的前身。

清秘阁木板水印笺纸清秘阁木板水印笺纸

  但还是有这样的男性文人,在薛涛笺的色彩上愈加沉迷,比如宋代谢景初。他制出深红、粉红、杏红、明黄、深青、浅青、深绿、浅绿、铜绿、浅云等十色笺,人称“谢公笺”,也有称“鸾笺”和“蛮笺”的,比薛涛笺的芙蓉色就美艳许多。“十样蛮笺出益州,寄来新自浣花头”(韩浦《寄弟蜀笺》)说的便是此笺。

  元代制笺,在杂色粉笺上印有金银花饰,美则美矣,但终究文气不足。真正让笺纸发生质的飞跃,是在明代中后期。彼时,个性解放、文化优渥,整个艺术风貌,都呈现清嘉婉媚之势。在心为志,发言为诗,作为诗志的载体又颇显个性气质的笺纸,也呈现出清新的风貌。再加上经过宋代雕版印刷术的发展,明代有了木板水印技术,此技术能将颜料融于纸而又不使其过于绮丽,又能将纹饰雕印于上又不使其过于凸显,做出的笺纸雅趣闲适、清新高绝,像独抒性灵的晚明小品文一样,颇合当时的主流文人——士大夫的心意。

  其中以彩色套版精印成册,雅趣高绝,专供士大夫“清玩”者,莫过于《萝轩变古笺》和《十竹斋笺谱》了。

  《萝轩变古笺》是我国现存最早的一部笺谱,卷内有画诗、博物、选石、仙灵、搜奇等主题的画笺共182幅,色彩古朴、静穆淡雅,拱花尤为精彩,孤本藏于上海博物馆,1981年上海朵云轩有复刻本印行。

十竹斋笺谱十竹斋笺谱

  《十竹斋笺谱》的编者胡正言酷爱竹筠,尝于寓所种竹十余竿,读书雅玩古董于竹窗下。后在南京鸡鸣山侧开一古玩店,因而取名,“十竹斋”。此笺谱内容丰富,包括历史故事、诗词意画、山水人物、商周铜器、古陶汉玉等等,笺谱诸图,皆纤巧玲珑,印制极工。若何多美呢?见过此笺的郑振铎曾说:“……人物潇洒出尘,水木则澹淡恬静,蝴蝶则花彩斑烂,欲习欲止,博古清玩,则典雅清新,若浮纸面。”其精美大约只有亲见才能解馋了。

  与晚明文人若合一契的是民国文人,皆有时代诉求,又葆守自我独立,文人们的笺纸在此时绽放了它最后的光芒。这多半与以文人画的兴起有很大联系。当时,姚茫父、陈师曾等声名鹊起,成为民初画坛领袖,他们两人均参与了笺纸的绘制,给笺纸的设计和制作注入了新的血液。随后,张大千、齐白石、傅心畲、王梦白、王雪涛、吴待秋、陈半丁等诸多画家均涉足笺纸,内容有山水、花鸟虫草、人物等,无论散叶,或已装裱成册皆精美绝伦,成一时之盛。

清中期粉色洒金彩绘福寿如意万代花卉纹蜡笺纸清中期粉色洒金彩绘福寿如意万代花卉纹蜡笺纸

  文人画取代作坊俚俗,笺纸整体风格细腻流畅、用色匀称妍雅,再加上独具文人个性的诗、书、画、印等,俨然是意趣盎然、清俊高雅的艺术品了。

  像陶佑曾有陶报癖笺,上有双钩“祝君幸福”朱文隶书,下有“报癖自制”四小字,个性凛然;吴湖帆有“绿遍池塘草”笺,五个大字印于笺上,并附识云:“甲戌之春,静淑作《千秋岁》词‘绿遍池塘草’一语,为生平得意警句。今将手稿放影制笺纪念”,诗情满怀;张大千有画梅笺,自注“大千居士用元人法”,志趣在望;陈筱石有寿笺,中一“寿”字,下为“丙子五月庸叟制笺”、“时年八十”等朱文,耄耋咏志;徐仲可有蔡姜白所绘枯木顽石笺,上为珂字,下为徐字,边有仲可二字,姓名及字,皆在画中,独具慧心;俞平伯有曾祖父俞樾所制“俞园私笺”,两老翁对坐,题字“如相见”,颇有雅趣;郑逸梅和蒋吟秋有恋爱笺,郑逸梅集句、蒋吟秋书写,书作各体,有隶有篆,有横有直,或作弧形,或为环状,情趣盎然。

荣宝斋齐白石杂画笺荣宝斋齐白石杂画笺

  还有林琴南的山水笺、陈师曾的诗笺、戴伯和的鹤笺、李柏霖的花卉笺、王振声的动物笺、姚芒父的唐画壁砖笺、西域古迹笺、齐白石的人物笺、吴待秋的梅花笺、陈半丁的花卉笺……

  就连一向不苟言笑的鲁迅,也有择笺寄意的温情。1929年5月15日,赴北平省亲的鲁迅,给在上海的许广平写信。不仅称呼柔情“乖姑!小刺猬!”,就连所选信笺也很特别:彩色的笺纸上,绘着枇杷和莲蓬,枇杷有三枚,两大一小,莲蓬有两只,一只饱含着莲子。原来许广平当时已经怀孕了,鲁迅选择的笺纸寓意不言自明。两页信笺所传达的柔情蜜意,或许比家书的内容还要丰富。

  印制笺谱的店铺自然也不闲着,北方有北京荣宝斋、清秘阁、松寿堂、松古堂、淳莆阁、懿文斋等;南方有十竹斋、蕴玉堂、翠文阁、聚宝楼等。笺纸内容山水、花鸟、人物、草虫等不一而足,使笺纸达到了精美绝伦的程度,赢得了名画、名店、名刻、名印四绝的赞誉。

吴湖帆钤印笺纸吴湖帆钤印笺纸

  越是美的,越容易流散。20世纪二三十年代,笺纸在西方文具传入后,渐成衰落的趋势。为了拯救这一古老的传统艺术,鲁迅与郑振铎开始有意识地进行抢救工作。他们收集北京琉璃厂荣宝斋、松华斋、静文斋、宝晋斋、上海朵云轩、九华堂等斋馆笺纸藏版,精选其中的331幅古今名人画笺,于1933年木刻精印了《北平笺谱》,成为近代出版史上的一件大事。该书宣纸线装,色彩古雅,雕刻、印刷、图案三绝,图案内容丰富,珍贵异常,为当时的文坛艺林平添了传奇佳话。也多亏了鲁迅和郑振铎的超前眼光,否则,我们将很难见到民国年间笺纸的全貌。

  如今还可见到的比较有名的笺谱有《芥子园笺谱》《荣宝斋诗笺谱》《十竹斋笺谱》《百花笺谱》《诗婢家诗笺谱》《博古图书叶子》《百花诗笺谱》。近几年艺术品拍卖会上,这些笺谱与笺纸常常出现,深受藏家钟爱,且价格不菲。再加上,木刻水印已经进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知道这种工艺的人越来越多,技师却日渐减少,有失传之虞,所以笺纸的收藏市场还有上升空间。

文美斋百花诗笺谱文美斋百花诗笺谱

  中国古人就有这种能力,越是小的,越能赋予大的意义。所以有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对于这笺纸,尺寸之间,诗书画印,无所不包,无情不含,怕也只有中国人能有此智慧了。王维曾以“咫尺之图,千里之景”来论画道,或许亦可作为笺纸尺短情长的另一种注解吧。

张大千画作木版水印笺纸张大千画作木版水印笺纸

  来源:《艺术品鉴杂志》

评价:
共  条记录 |  页 | 首页 | 上一页 | 下一页 | 尾页 |  页
内容:
(内容不能多于1000个字。多于字将自动清除)

热点新闻
菩萨的供品需要几样 贺兰夫人 陶瓷制作工艺流程 和田玉
首页 | 新闻资讯 | 贡品企业 | 专业市场 | 地方特产 | 民族特产 | 中华老字号 | 文化遗产 | 宗教用品 | 博览会 | 文化节 | DMOZ中文网站分类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