贡品王国 地方特产 民族特产 故宫珍藏 新中国国礼 奢侈品 西洋古董 中华老字号 会展 文化遗产 博物馆 文化节 文化学院 古籍善本 生意经
艺术天地 文房雅集 画廊 传承工艺 漆艺之光 陶瓷艺术 文化都市 贡品之乡 寻宝转让 拍卖 藏家珍品 创富会 经验分享 礼仪之道 美食文化
特产天地 酒韵 茶香 紫砂文化 盛世收藏 珠宝玉器 钱币收藏 红木家居 铜艺鉴藏 丝织锦绣 旅游天地 休闲时光 养生之道 邮票天地 雅玩之家
帝王列传 绝代佳人 皇家御制 贡品文化 鉴赏知识 千古人物 论坛 博客 圈子
logo 丝织锦绣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丝艺知识
品牌之窗
推荐产品
千年贵族文明与服装传承之气

丝艺知识

(原标题:贵族的文明) 

  时下,贵族、私享、慧者生活等词汇,伴着唐装时兴开来。

  “食色,性也”、“民以食为天”,人类最本质的第一需求,自然是吃了,只有吃饱了,才能够继续其他事情。当然,人类社会的经济发达后,人们的欲望与需求也就提高起来,就有了 “锦衣玉食” 的贵族享受,就又有了 “衣食父母” 的商业词汇,吃与穿便成了:尊卑与财富的享有和待遇。这却构成了人类千万年以来最为伟大的文明基础与奋斗目标。

  这几年,穿唐装者、穿长衫者似乎多起来了,只是远不似古人着上的模样,古朴文雅。有些长衫的两侧开衩太高,都快比得上女士的旗袍了,老式长衫的衩开得不高,走起来需踱着方步,手中倘若再把握上一把折扇,不紧不慢,款款而至,那古代士大夫文人们的贵族气派就十足了。现代人大都很忙,许多场合连本该穿的西装都嫌束缚,不少人早已“混搭”了,很是时尚。

  历代的长袍虽然都长,却有着许多不同,最早的长袍没有领子,衣襟开于正中,两相搀裹着,右襟在上,左襟在下 (古代右为上,左为下) , 须对襟相搀之后,用一条类似绳子的带子腰间系住,朴素实用,宽大简单,无甚华丽,偶有彩线纹饰者,唯有周王及少数诸侯王才有。秦代则简洁宽大,无论是布料还是做工,都很粗糙,只有王侯将相们才将衣襟两边,且连着脖子,包镶上一圈边饰。

  秦朝衣服的简朴,绝非是那时的生产力不发达的原因,而是一切国力财力都集中用于南征北战,用于统一六国的战争了。但同时期遗存的青铜器,甚至夏、商、 周、春秋、战国的青铜器玉器等,工艺复杂,纹饰华丽,镶金嵌银,却绝少有秦朝的遗物。可见,发展农业和军队,使大秦完成了中央集权国家的建立,也实现了 “四大统一”。可惜天不假时,历史太短,没能完成生产力的综合提升。大秦坚甲利剑的伟大在于:把先秦诸子百家的文化,把诸多国家的土地,统统集中一统与升华,构架了一个新时代的新模式:中央集权制的封建国家。所以,秦代的服装服饰之所以简洁为美,是由实用为尚的需要决定的。

  汉代的长袍,就气派得多了,皇家官宦、商贾富绅,多有讲究。国家强大, 社会稳定,发展很快,尤以长江中下游一带缫丝与纺织工业的进步,丝棉麻纺织就讲究起来,织锦绣花的工艺丰富,使得长袍华丽富贵了。长沙马王堆出土的衣褂,考古汉墓壁画上皆有遗存可证。秦始皇创建的封建中央集权制,最终由刘邦完美收官,这是大汉王朝的成就。或可以说没有先秦周王朝的雏形,没有春秋战国诸子百家的争战与争鸣,没有秦始皇的统一大国基础,就没有汉代的辉煌,就没有汉文化今天的伟大。

  自然,汉代的衣装宽大富态,衣袖与下摆都是宽大垂飘,大臣们上朝的奏本,也都是揣在肥大的衣袖之中的。皇家贵胄,朝臣富贾们的服装必是靓丽华贵,帝王、诸王皇后贵妃的衣襟皆为中开,其余人等皆为侧开,花色更是赤橙黄绿青蓝紫,殿堂之上,朝服华贵,富丽堂皇,一如汉代的漆器般高雅。后宫佳丽们宛如彩蝶迎春,身着江南的丝缎锦绣,翩翩在皇宫内室,上林御苑之中。就目前的文献记载与考古发现的壁画、服饰遗存看来,汉代皇家与富庶人家的服饰很是华贵。

  唐代的长袍是盛世“唐装”,连前些年在中国召开的世界领导峰会上,二十国领袖都身着唐装,宣示着中国大唐盛世的张扬。唐代生产力的发展,使国家的综合实力空前提升,社会稳定和人民生活的提高,好营养使胖人多了起来。回想汉成帝最欣赏的皇后赵飞燕可作 “掌上舞”之美,于是乎,苏州舞女出身赵飞燕成了 “纤细为美” 的判定标准,到了唐代已不适应了。

  盛世的富庶与安逸,必然导致“丰腴为美”,新的审美标准应运而生,如:唐明皇李隆基的皇后杨玉环,则是 “丰腴为美” 之代表。出土的陶甬,唐代周昉画的《簪花仕女图》中的侍女等人物画像。

  唐代的人虽然胖了,衣服反而要求合体贴身,再加上优雅地色彩搭配,提花滚边与刺绣拼叠,多姿的服饰与花色,直将那男人大腹便便的富态,女子丰乳肥臀的性感,统统展示的淋漓尽致,尤其是女性的胸衣低开,比同代的西方还要开放。长袍的款式多了,腰带也加了衬里,半软半硬起来。开襟依旧在中,领边袖口,绣花滚边,点缀华丽高贵了许多,只是衣袖依然宽大垂飘。汉代强大的影响,延续到唐代,后人有诗曰:“至今思汉唐”。历史上又有 “ 环肥燕瘦 ” 的说法。虽然 , 这是一句广义的追思 。

  宋代则突破很大,前朝的汉、唐地大物博,审美讲究夸张华丽,气派强势。由 于宋代以武建国,宋太祖从自己亲身征战,统一国家的经历中晓得,暴力革命摧枯拉朽的厉害,一旦建国,便实施 “轻武重文”,裁军灭帅,“请君暂上凌烟阁”, 一把火全都灰飞烟灭。从继位的弟弟赵光义,到孙子辈皇帝宋徽宗赵佶,完成了向文人政府、文化社会的转化。

  文人文化讲究淡雅素净,从身体上就追求和谐适度,汉代的“纤细为美”,唐代的 “丰腴为美”,统统摒弃,以“适中为美”,追求高洁淡定的雅致风尚,前朝衣着那些小零碎,花饰与点缀等等,统统去除。开始崇尚单色的审美标准,在宋代的绘画、器物、陶瓷中都有证明,尤其是以宋代“五大官窑”为代表的瓷器审美, 更为突出,诸如耀州窑、定窑、磁州窑、巩县窑等,所生产的瓷器都是纯净素雅, 淡定高洁,以天青釉色为基础,略加丰富,便演化出纯洁的高贵来。

  自然,宋代的长袍也是崇尚单色的,皇家官绅百姓人等,所着衣冠,大多是赤橙黄绿青蓝灰褐皂等,紫色则为皇家的御用专色,其寓意当为:紫微星垣座,为皇帝星座云云。宋代由于崇尚程朱理学,重礼仪品质,更重穿着人的高雅气质。儒家的发展文明文化,完善伦理道德,都成熟于宋代。

  所以,宋代文化科技的发展,促使中原工农业长足发展。诸如 “四大发明” 等等。宋代的伟大,以致推动了全人类生产力的进程。但在对人性的自然发展,尤其是对于女子的禁锢,甚是严酷,“三寸金莲四寸腰” 裹胸缠腰缠足的出现,使得女子穿鞋子成了小三角,以摧残身体达到限制自由。

  元代的衣着,即突显了蒙古人皮毛特点,又延续了宋代的习惯。那是因为皮毛的稀缺昂贵,资源的限制与专权,使元代的铁骑淡化了外表,仍是中原衣着长袍为主,无甚突破,也就无须赘笔了。

  明代的着装,是唐宋的整合,华丽的、单色的、复杂的、简约的,统统兼容并蓄,但对颜色的仪轨等级严明起来。皇帝的龙袍开创 “大明黄” 作地儿,蓝白等色绣龙,其他紫、绛、红、绿等官服按级分着,南京皇家织造的 “缂丝” 工艺织品的开发,满足了皇家的需求。尤其是女人的衣袍,其修长花样,正襟对系的飘逸,甚是可人。与效仿古人中各取其好。民间的官绅富商、文人雅士们,有继承汉唐华美艳丽的,有继承宋代淡雅高贵的……参差不等。

清意大利画家郎世宁绘乾隆帝南苑阅兵的《大阅铠甲骑马像》(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清意大利画家郎世宁绘乾隆帝南苑阅兵的《大阅铠甲骑马像》(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这种百花齐放、繁荣并辉的局面,正是国家强大、经济发达的内在凸显,以人文表象的模式来张扬。所以,明代中晚期的文人文化,继承了宋代文化的遗韵,也就基本完成了中国国体机制,完成了以汉文化为基础,又融合许多民族文化为一体的华夏文明。 清朝的长袍,变化较大。满族人尽管也袍长至足,但上身紧凑,下身宽大,开衩更高,以便行军打仗,围猎劳作。

清乾隆帝慧贤皇贵妃冬朝服像(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皇帝龙袍,仍是明黄,帽、肩、袖夸大,色 彩更为华丽张扬,各级官吏,以制参差。并且还根据官级高下,佩戴的朝珠也是不同,朝珠和朝服是配套的。朝珠上后有一串坠,前有三挂绺。有隔珠四颗,比其他珠子大近一倍,等距离的穿置在一百零八颗珠子间,寻常不戴,公务时则必须佩戴。

清乾隆帝慧贤皇贵妃冬朝服像(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清乾隆帝慧贤皇贵妃冬朝服像(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梳旗髻的满族妇女(清人《贞妃常服像》)梳旗髻的满族妇女(清人《贞妃常服像》)

  清代的衣服,布盘的纽扣盛行起来, 长袍称谓开始变了,有叫长袍的,也有叫长衫的了。清晚期旗袍的诞生,为中国的女性们大张曲线之美,这应当是受了西方观念的影响,是中国服装史上的一次革命。 民国开始则都叫长衫了。这时是左为上,右为下, 这时的长衫,是以左衣襟压着右衣襟的,基本上是在清朝基础上的延续。近代以来,最有名的长衫,当数 “孔乙己” 先生的了。

  孔乙己是鲁迅笔下的人物,不是真就有叫孔乙己的人,但几十年下来,孔乙己便是真的了。但凡念过书的,自然都知晓孔乙己,尤 其是他喝着黄酒,吃着茴香豆,那质朴的寒酸像儿,还嘟囔着 “多乎哉,不多也”。叫人想起来时,总是忍俊不住要发出酸楚的笑。 孔乙己的长衫内,包装了一具旧时代不得志文人的肉体和灵魂,在穷困潦倒的生计间,他总想勉力撑起自己的尊严,而残酷的现实,总是将他打得头破血流,直到死,依然是破旧长衫裹着嶙峋的躯体,裹着忧愤的灵魂,黯然入了土去。鲁迅将爱和恨,把旧式文人最后的颜面,统统毙了,辛辣至极,抑或是因为他也穿着长衫。

  吴昌硕,中国近代大画家。以其写意花鸟、山水、金石、篆书,世称百年巨匠。我曾两次去安吉拜访吴昌硕先生纪念馆,欣赏吴先生的文案与大作百十幅,其中就有吴先生自画像一幅。先生身着的长衫平顺光鲜,一垂到足面,明眼人一看, 便识得先生的笔墨功夫,亦识得先生的长衫无论是面料,还是做工,皆属上乘。那 一份轩昂高贵,与孔乙己的长衫较之,天壤之别。

  再看鲁迅先生的长衫,无论是画像上,还是照片中,也远比孔乙己的长衫平整厚实的多,也是一垂到足面的,但是鲁迅的长衫却是江南一带民间特有的粗布做就,质朴实用,自然远不如吴昌硕先生的长衫,那么高贵飘逸了。

  我也有一袭长衫,远比这几位先生们长衫的品质好多得多。那还是唐装在中国刚刚兴起,至今有十多年了。有朋自苏州来,送上一袭也垂到足面的长衫,颜色介乎天青与粉青色之间,加了双皱加了厚的真丝面料,衣襟和分衩等处都压着细细的边,扣子也是本色面料手工盘就的如意形状。极是气派,明眼人一看便知晓是件上等的长衫,谁见了都会啧啧叫好。

  那天,我沐浴更衣,梳了个还算合宜的旧式发型,穿上长衫,在穿衣镜前左顾右盼,踱着方步,又想起古人手中总是有把折扇在握,于是,找出书法家南柯 (故宫人) 先生题赠的 “清霜醉枫叶,淡月隐芦花” 扇子,依了古代高士模样,仿了几个标志性动作,诸如将扇子潇洒的摔开,又从容地一摔合上,在掌心上敲它几下,左右扇扇,那个气派 噢。待踱了几步后,忽觉几许束缚,终于脱去,再未上身。

  由于对传统文化的偏好,许多年过去了,我又想起那件尘封的长衫来,谁知,尽管我翻箱倒柜,却不知所踪。遗憾之后,就思量起与长衫同类的旗袍来,旗袍自然专是为女人所制,其收领 、隆胸 、掐腰、鼓臀、收摆,两侧开到大腿的衩 ,把女人通体的“S”之美,突显的好酷,尤以那腰身与露出的大腿,常被心有旁骛的男人们多抓上几眼 。长衫则不然 ,宽大得足以盛下男人那满腹经纶。宽大的衣袖卷着白边,候着摔出两袖清风后 ,再来个“袖里乾坤”什么的。很是气派 ,古来的长衫是很有些讲究的,远不似“短褐”,随便就可以上得身去。

  衣食住行,是人们日常生活的基本需求,衣服在前的首要地位,是人类社会的必须,也是人类文明的基本要素。

  本文摘自刘锡荣老师著作《荣斋随笔·文博篇》

  作者简介:

  刘锡荣,中国传统文化学者,收藏家,作家。在中国传统文化、古代艺术品收藏、研究方面卓有成效。历任国家有关单位公职,长期从事经济与资本市场的研究工作,并以人类社会学为工具,对传统文化与中国式新经济进行综合性研究,他认为中国之未来在于二者之结合与提升,才能实现国力之综合提升。出版代表著作《钟鼎茗香》、《万象沉烟》、《荣斋札记》、《俪松居遗珍》、《荣斋随笔-文博篇》、《荣斋随笔-风雅颂篇》等。

评价:
共  条记录 |  页 | 首页 | 上一页 | 下一页 | 尾页 |  页
内容:
(内容不能多于1000个字。多于字将自动清除)

热点新闻
菩萨的供品需要几样 贺兰夫人 陶瓷制作工艺流程 和田玉
首页 | 新闻资讯 | 贡品企业 | 专业市场 | 地方特产 | 民族特产 | 中华老字号 | 文化遗产 | 宗教用品 | 博览会 | 文化节 | DMOZ中文网站分类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