贡品王国 地方特产 民族特产 故宫珍藏 新中国国礼 奢侈品 西洋古董 中华老字号 会展 文化遗产 博物馆 文化节 文化学院 古籍善本 生意经
艺术天地 文房雅集 画廊 传承工艺 漆艺之光 陶瓷艺术 文化都市 贡品之乡 寻宝转让 拍卖 藏家珍品 创富会 经验分享 礼仪之道 美食文化
特产天地 酒韵 茶香 紫砂文化 盛世收藏 珠宝玉器 钱币收藏 红木家居 铜艺鉴藏 丝织锦绣 旅游天地 休闲时光 养生之道 邮票天地 雅玩之家
帝王列传 绝代佳人 皇家御制 贡品文化 鉴赏知识 千古人物 论坛 博客 圈子
logo 旅游天地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旅游资讯
品牌之窗
推荐产品
这里真的只有无尽的沙滩和大海?你好火奴鲁鲁

旅游资讯

火奴鲁鲁


导语:科奥劳山傲然挺立的库克松之间,温暖的阳光透过茂密的树冠洒落下来。小径转过一道弯,突然之间,眼前的景色豁然开朗——山下的火奴鲁鲁令我不禁为之一震。再来到火奴鲁鲁著名的威基基海滩,走进一家Prada 精品店,准备试穿一套我根本不会买下的价值2500美元的服装。接着,我仰面朝天地漂浮在太平洋平静的碧蓝色海面上。我在30 分钟之内完成了这些事。

最近我读到三份不同的报告,均称火奴鲁鲁是“美国最适宜居住的城市”,这令我感到震惊。上世纪80 年代至90 年代初,我在茂宜岛安家生活了将近10年,每次经过这座夏威夷的首府城市时总想着越快离开越好——我始终怀抱这种偏见,也许我的偏见曾让我错失了不少东西,为了重新认识它,我又回到这里。  

此次旅程的起点是大多数游客的目的地——威基基海滩。提起“威基基海滩”,总是令人联想到留着深色长发的草裙舞舞者,她们身着长长的草裙,在皮肤晒得黝黑的游客跟前翩翩起舞。上一次我在这片沙滩上散步恐怕要追溯到20 年前,那时整座城市仿佛正一步步走向衰落,即便是猫王也没能使境况有所好转。今天的威基基海滩仍然有大批蜂拥而至的游客,但却更加国际化。这里的街头生活更富活力,商店也都更上档次,在这片一度荣耀渐褪的土地上,我发现了一种令人振奋的气息。  

“火奴鲁鲁正日益改头换面,并没有在怀旧的情绪中固步自封,过去十年来这里的方方面面都得到了改善。”兰迪·拉里克对我说。拉里克一头白发,是一位极有发言权的专业冲浪高手——他乘着欧胡岛蓝色的海浪戏耍已经超过50 年了。“我就是在那儿学会冲浪的,”他指着威基基海滩附近的一个小缺口说,“我知道很多人在威基基海滩上为所欲为,但这就是它原本的样子,一座旅游城市。作为一座旅游城市,我必须说它是世界上最棒的地方。这里有美丽的沙滩、非常适合冲浪的大海、能提供很好的购物和就餐体验,并且热情好客。它是火奴鲁鲁和欧胡岛乃至整个夏威夷的经济加速器。没有旅游,我们只能停滞不前。”

你好,火奴鲁鲁

火奴鲁鲁

夜晚漫步在威基基海滩的卡拉卡瓦大道上,我体会到一种犹如置身拉斯维加斯般的眩晕——一种极度的不真实感。接着,亦如在拉斯维加斯一般,兴奋感随即被一种不可察觉的变化所取代,不知在何时,你的情绪仿佛跨过了一条不可见的界限,心中突然升起一种急于逃离的迫切渴望。这时,拉里克说:“威基基海滩是为游客准备的,但这里却不只有迈泰鸡尾酒和提基火把。”  

身处威基基海滩上密集的度假人群当中,人们很容易忘记火奴鲁鲁还是一座勤奋工作的城市。一周的6 个清晨,火奴鲁鲁港的集装箱、起重机和吊车旁,由夏威夷海鲜委员会负责的火奴鲁鲁鲜鱼拍卖会总是在第一缕晨曦点亮钻石山顶的天空前忙碌个不停。38 号码头的一间冷库里,在远离带领游客展开落日之旅的地方,成千上万磅的月鱼、鲯鳅鱼和其他海鲜每天都会被卸下来卖掉,每次一种鱼,出价最高者胜出。周六清晨(经过登记后)游客可以参观鱼市交易。我参加了,在那儿遇见了杰克·梅洛伊。他是火奴鲁鲁人,有着许多夏威夷人都有的宽阔脸庞和好脾气。梅洛伊每天都会参加鱼市的拍卖,周日休息,这样的生活他已经过了10 年。他同样对家乡抱有支持态度:“火奴鲁鲁是个适合生活的好地方。”他笑着说。  

买家们暂时挤在一起,他们簇拥着梅洛伊,使得他只能顺着一排用碎冰保鲜的金枪鱼一寸一寸地往前挪,一个拍卖者与他开玩笑,一连串地报价,80、70、60、50、40、30……买家则用手比画出一路飙升的价格,40、50、60……有人的肩膀微微抽动了一下……70、80……90,跟着一位买家嘟囔了一句,成交了。今天的捕获量大约在5 万多磅。  随着码头上拍卖节奏变缓,隐藏在火奴鲁鲁闹市区摩天大楼阴影下参差不齐的小店忙碌起来。和火奴鲁鲁其他地方一样,唐人街是个文化碰撞的地方,这里聚集了韩国人、菲律宾人、萨摩亚人、日本人和中国人。  

“人们的生活方式多种多样。”罗伊·山口说。他出生在日本,却是夏威夷群岛的常客,山口在上世纪80 年代初移居到火奴鲁鲁,成了夏威夷的明星厨师之一。他推动了夏威夷食物的改良,从酱汁浓重的法国风味变成了口味清淡的太平洋地区烹饪。  

“食物影响着文化,文化也影响着食物,”他强调说,“我必须去唐人街选购某些食材。欧胡岛是座小岛,火奴鲁鲁却是座大城。  我们面临着大城市都存在的问题,但这里却找到了一种平衡。”山口的话稍后在火奴鲁鲁Leonard's Bakery 外的停车场上得到了验证。三个身材魁梧的夏威夷男人坐在一辆白色的小皮卡车斗里,最中间的男人轻抚着一把尤克里里琴。旁边的汽车里有一个健壮的萨摩亚人,他摇下车窗,用手指在仪表板上打着拍子。我坐在距离远处的长凳上,身旁是一对上了年纪的日本夫妇,他们听着音乐,我吃着葡萄牙式甜甜圈,一个白人冲浪者走进烘焙店之前还为音乐叫了声好。  

Leonard's Bakery 这样的店铺已经在火奴鲁鲁坚定地存在了数十年,然而在西部,位于市中心与威基基海滩之间的一片老仓库区——卡卡阿科(Kakaako)社区正焕发出新的活力。  

一栋栋公寓楼拔地而起。品牌游击店、市集以及以轮岗厨师为卖点的餐厅应运而生,掌管着这些店铺的,是火奴鲁鲁有着多元文化背景的年轻企业家们。“毫无疑问,现在这里是最让我感到兴奋的社区。”达拉·珑说,她是中国和泰国混血,从事公关行业。此时我们正身处奥阿西街(Auahi Street)火奴鲁鲁夜市拥挤的人潮中。她说:“我爱到这儿来。现在这儿是热门地区。”这里还有太平洋。每天清晨,当我乘着海浪划着皮艇,总能看到当地人聚集在海边享受晨泳。更远处,另一群带着桨式冲浪板的人组成了护卫队。从晨光初现到夜幕低垂,冲浪者挤满了沙滩,他们等待着,冲向高高卷起的海浪。午餐时,还会有在办公室工作的人加入。  一天傍晚,在阿拉莫阿那大道等红灯时,我望向左方,太平洋在不远处闪着粼粼波光。我跨过沙滩,经过一位穿着荧光橙色比基尼、美得不可方物的夏威夷女人,溜进清凉的海水里。  

就在3分钟之前我还卡在车流里动弹不得。摆脱日常琐事的烦恼或许真的这么简单?

你好,火奴鲁鲁

夏威夷

彰显着夏威夷辉煌过往的历史最悠久的地标就矗立在火奴鲁鲁的中心地带。伊欧拉尼皇宫是由受过高等教育且游历丰富的卡拉卡瓦国王于1882 年授意修建的,为的是展现他开明的统治以及增加民族自豪感。宫殿的设计属于“夏威夷文化复兴时期”风格。前方有4 座塔楼,耗资高达36 万美元(几乎令王国破产),它甚至比白宫更早用上了电灯。  

如今,经过修复的宫殿呈现出一种优雅、有品位而节制的设计风格。它是美国国土上唯一一座正式的皇宫,是卡拉卡瓦国王的居所。  距离曾经的国王接见他国领导、举行盛大舞会只有几个街区的地方,城市的脉搏仍在跳动——却是以一种不同于以往的方式。日落之后,火奴鲁鲁的市区中心热闹起来。登上Thirtyninehotel(一处艺术活动场所)的台阶,穿过人群拥挤的舞区,一群下班后前来消遣的夏威夷人正在星空下品尝着鸡尾酒。隔壁的Baar 35 里,裸露着肩膀的年轻姑娘坐在露天沙发上,在刺耳的摇滚乐声中朝着夏威夷的时髦青年大声喊话。拐角处,一支融合爵士三人组正在Dragon Upstair 俱乐部中为听众演唱动人的乐曲。火奴鲁鲁最具历史的酒吧SmithUnions Smitty’s 在经历了79 个年头后仍然兴盛不衰。人们轻松地从一个地方溜达到另一个地方。  

这些地方里没有一处是被游人填满的——除了威基基海滩。本地人和游客仿佛身处两个完全不相关的城市。  我离开夏威夷的原因之一,就是认为这里缺少文化关联,有的只是沙滩小子式的生活方式和逃避现实的心态。可是在火奴鲁鲁,我却发现了大城市多元文化混合的活力以及热带世外桃源的诱惑。城市,就其本质而言本身就充斥着混乱,太多人挤在太小的空间里难免产生摩擦。正是在严酷的考验中,在被迫融合的诸多事务中,生活和思想得到磨砺,最终超出了他们在相对缺少挑战的环境中所能够达到的水平。  

和其他城市一样,火奴鲁鲁的日常生活中也潜藏着种族问题,但同时,这里也是一个非常热情好客的城市。火奴鲁鲁的交通让人难以忍受,然而这里却有大片用棕榈树做镶边的海滩。

你好,火奴鲁鲁

夏威夷

这里停车很难,冲浪被视作一种基本的社交礼仪。火奴鲁鲁的公园里,古老的菩提树和雨豆树投下荫凉;湖泊环绕着钢筋与玻璃建成的高楼大厦。像威基基海滩上的Duke’s 一样的时髦酒吧里满是皮肤被晒成粉红色的友人,走上几步,就能看到保留着原始本色的Home Bar & Grill,餐厅里供应新鲜的金枪鱼,电视里则播放着跆拳道比赛的节目。火奴鲁鲁独特的aloha 精神积极热情,宽以待人,与自然及自然资源之间的紧密关联最终令它与其他城市产生了本质的区别。  “世界上还有比这儿更好的海滩吗?”乔治·金对我说。金名副其实地享有“热情大使”的称号,他在一家名为Quiksilver 的冲浪用品公司工作。“在火奴鲁鲁,你的灵魂能与自然资源,与自然之力相连——我们夏威夷人称之为‘mana’,即神力。还有水,伙计,到水上去。只有去了你才能对它有深刻的了解。世间万物循环往复,将它们维系在一起的就是海洋,正因如此,火奴鲁鲁不但是个宜居城市,更能每天为你的心灵带来抚慰。”

你好,火奴鲁鲁

火奴鲁鲁

他的话在我的所见所闻中得到了验证。这些年的生活以及后来的到访中,是一种莫名的力量牵引着我和许多其他人一次次地回到这里——绝非仅仅因为岛上丰富的物质条件。那种与能量相连接的感觉不仅存在于登上令人敬畏的火山山脊或是站在火红的落日余晖里的时候,也存在于更简单的日常时刻。  

一天将尽时,我远离沙滩和时尚精品店,坐在一家外面连锁店停车场旁的一张野餐桌前,用塑料叉子从快餐盒中取出新鲜捕捞的金枪鱼和当地沙拉品尝。天下起雨来。雨点很轻,很温暖。周围五六张餐桌上没有一个人起身避雨,他们似乎根本没注意到下雨了,继续聊着天,孩子们一趟趟地跑到外卖窗口去买刨冰吃。微风吹着雨滴划过我的皮肤。近处,车流第一次顺畅地行驶起来。  不久,一个孩子不小心把刨冰掉到了地上,他大叫一声,摆出一副愤怒的样子,向天空挥舞着拳头。所有人都转过头看着他,我们都笑了。我为什么不生活在这里呢?

评价:
共  条记录 |  页 | 首页 | 上一页 | 下一页 | 尾页 |  页
内容:
(内容不能多于1000个字。多于字将自动清除)

热点新闻
菩萨的供品需要几样 贺兰夫人 陶瓷制作工艺流程 和田玉
首页 | 新闻资讯 | 贡品企业 | 专业市场 | 地方特产 | 民族特产 | 中华老字号 | 文化遗产 | 宗教用品 | 博览会 | 文化节 | DMOZ中文网站分类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