贡品王国 地方特产 民族特产 故宫珍藏 新中国国礼 奢侈品 西洋古董 中华老字号 会展 文化遗产 博物馆 文化节 文化学院 古籍善本 生意经
艺术天地 文房雅集 画廊 传承工艺 漆艺之光 陶瓷艺术 文化都市 贡品之乡 寻宝转让 拍卖 藏家珍品 创富会 经验分享 礼仪之道 美食文化
特产天地 酒韵 茶香 紫砂文化 盛世收藏 珠宝玉器 钱币收藏 红木家居 铜艺鉴藏 丝织锦绣 旅游天地 休闲时光 养生之道 邮票天地 雅玩之家
帝王列传 绝代佳人 皇家御制 贡品文化 鉴赏知识 千古人物 论坛 博客 圈子
logo 艺术天地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艺术人物
品牌之窗
推荐产品
青年艺术家王俊艺让牛骨头长出金花

艺术人物

王俊艺作品,2014《滋长》,装置,灵芝、神龛等王俊艺作品2 0 15《楚门的世界———爱》,树脂、油画。王俊艺作品2 0 15《楚门的世界———爱》,树脂、油画。王俊艺作品局部王俊艺作品局部

  毕加索将自行车头改装成牛头,杜尚把工地上捡来的石块打磨成方糖,王俊艺让牛骨头长出金花,某一类艺术家深谙艺术中的游戏精神,同时着迷于手工劳作———组装、切割、打磨、捏制———带来的无限趣味。

  这一类艺术家也具有“信手拈来”的才赋,不把创造力局限于某一类媒材之上。王俊艺的作品涵盖各类媒介:架上绘画、综合材料、影像、雕塑、装置。自广州美院毕业以后,王俊艺来到北京,他的创作也在这浓郁的、观念意味极强的当代艺术氛围里起步。

  无论是《质》系列里流动、黏稠、令人感官不适的类生物图像,还是《滋长》里一群黄金老鼠扑向硕大灵芝所暗含的对信仰和永生的讽喻,乃至《楚门的世界》里夸张的罩染技法和开花牛骨、透明树脂水杯营造的荒诞场面,全都指向艺术家对世界的特殊认知:清晰的只是表象,本质难以参透,无法验证。

  “我所有的作品都在搭建一个错综复杂、多维立体的织网。”王俊艺告诉记者记者。在这个织网上,每一个元素都是他的“楚门的世界”。这张网如同自然的生命体,囊括了艺术、宗教、哲学,牵连着真理与谬误,统一与悖论,游戏与庄重,观念与审美,逻辑与反逻辑,并随着时间不断生发滋长。王俊艺的作品永远处于“未完成”时态,仿佛艺术与生命的进程同步前进,“因为一旦作品完成,艺术家就失去了存在的价值”。

  观念艺术更适合我

  记者:你在广州美院读的是哪个专业?

  王俊艺:我考到广州美院读的是美术学。广州美院的美术学和央美的史论系还不一样。央美的史论系不大学画画,但广美的美术学是一半理论、一半绘画。我自己在创作上用力更多一些。

  记者:你毕业后为什么来到北京?

  王俊艺:广州有很好的跟艺术相关的商业气氛,包括有很多设计公司。我读书的时候,也在一间类似设计公司的地方工作。后来,有个朋友打电话跟我说:想不想来北京?真要做艺术,来北京是个很好的选择。我直接背了个包就来了,再也没有回去。

  记者:你在北京生活了十年,感觉北京的艺术氛围和广州区别大吗?

  王俊艺:创作还是要环境的。比如周围的朋友是怎么样的,艺术机构是怎么样的,无论你愿不愿意,多少都会对你产生影响。当然,现在广州、深圳的当代艺术氛围也越来越浓了。

  作品按自己的意愿去发展

  记者:2011年开始创作的《质》系列是你比较成熟的作品。能否讲讲它的创作动因?

  王俊艺:《质》最开始是图片作品。我把拍摄或扫描的物体,包括昆虫、花草甚至一些砖头的肌理在photoshop里不断放大,无论我拍的是什么,最后放出来都会有那种黏黏的、很恶心的质感。它既很恶心,又很真实。不像是真的,又能给你很确切的触觉上的体验。我最早参加展览就是展出这个系列,画廊老板给别人介绍说:“最恶心的那个就是他的。”我记住了这句话。

  因为工作会不断往前推,当图片的方式做到一定程度,我觉得它好像已经不够了,慢慢地我开始尝试别的材料。接着又用绘画的方式,综合材料的方式。一直到2014年,我做完《滋长》系列,意识到一个问题:我对工作室内的工作很有兴趣,同时又觉得在展览语境下的工作非常有意思。我想把这两种方式结合起来,把工作室内进行的工作放到展览里来,而必须在展览里完成的那部分工作,也不简单地拘于作品的悬挂和安放。

  记者:2014年参展C IG E艺博会的《滋长》既包含了架上绘画,又包含了现场装置?

  王俊艺:它是两部分,一部分是架上绘画,一部分是神龛及其他装置组合。神龛不是工艺品神龛,是真正用来供奉的神龛,只是没有刷漆。从市场买回来之后,我把它刷成了金色。我的作品的出发点是信仰,但它最终跟信仰又不一样。我在神龛里放了小型的鼓风车、水磨等物品。这些东西一方面跟我小时候的记忆有关,另一方面也跟土地、经验有关。

  记者:这个作品为什么叫《滋长》?

  王俊艺:我把对不同物质的感知,把架上和非架上的工作全部整合到一块。同时,在同一个工作室完成的作品,在不同的展场展览,它一定会呈现不一样的效果。这个呈现跟当时的环境、跟展览之前你遇到的事,全部关联在一起。因此,“滋长”一词对我这种工作方式是很贴近的描述。

  对我而言都是一个楚门的世界

  记者:2014年你开始做《楚门的世界》这个系列,为什么着迷于这个主题?

  王俊艺:古典油画有一个技法叫做“罩染”。《楚门的世界》最初的出发点就来自于罩染这样一个最基本的技法。一般的罩染会用油画颜料里的油,每一层罩染是非常薄的,可能只有几微米。我用树脂做罩染,把每一层拉得很厚,拉厚之后产生很奇特的效果,它既像平面又像立体,既像一个浮雕,同时又是通透的。哪一点特别有意思呢?它虚拟了一个平面里的三维空间。有一天,我突然想起了《楚门的世界》这部电影,我觉得它与我在做的事情非常相关。《楚门的世界》提供了一种特殊的对世界的认识:我们好像看到了所有东西,但并不知道它是真是假。

  罩染的技法只是我的出发点,慢慢地,它又引导我走向不同的方式,比如加入现成品,或者加入绘本的、纸上的作品。有时候,不只是想法在影响着你的技法,你的技法和材料也在影响着你的想法。

  记者:《楚门的世界》完整地展出过吗?

  王俊艺:展出过。展出的时候有影像,影像里是三扇很古典的门。因为《楚门的世界》里有个重要的要素是“门”,我们要穿过那扇门,才能知道我们所处的这个世界是不是真的。

  现场的地上放了一些元素。一部分是杯子,我把普通的一次性纸杯用手捏皱,把透明树脂灌进去,硬化之后,再把外面的纸壳去掉,它就变成了一个实心的杯状物。它看起来像个杯子,是透明的,但又不具有杯子的功能。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骨头花。有一次我在广东路过一个杀牛摊,那里堆了一堆牛骨头,给我的感觉非常复杂。它既给了我对生命的某种想象,同时它放在那里又像一堆垃圾。经过处理,一百公斤的牛骨头最后就剩下二三十公斤,我把它们从广东拉回北京。那时候刚做完《滋长》,我在《滋长》里用了一种特别的金色。金色很俗气,但同时又有“狂欢”的特质。我想把骨头也变成金色,因为骨头让人直接想到生命。从我对路边的骨头感兴趣开始,这些作品不断地自己生长出来。

  创作确实是一件严肃的事

  记者:2014年王广义推荐你参展C IG E的青年艺术家单元,他对你的评价是“生涩”。你怎么理解他说的“生涩”?

  王俊艺:就绘画来说,技法可以非常纯熟,每一笔都无从挑剔,都是完美的。但从另一个方面来讲,这种完美和无从挑剔可能是有问题的,它太完美了。事实上,不完美和缺陷才是创作最大的魅力。

  记者:在你创作时会有焦虑感吗?

  王俊艺:特别有焦虑感。正是因为我的创作是不可预知的,我的焦虑感比可预知的创作带来的更强。假设你画一张画,技法好不好,主题好不好,标准非常明确。而我这种创作,即便做完了,也要过一段时间才能相对客观地判断。在做的时候,在做的过程当中,做完了之后,都会焦虑。焦虑感导致了一种特殊的存在感,它使得你的工作具有严肃性。创作有时候确实很随意,但它对我而言,确实是一件严肃的事。

  王俊艺

  1981年出生于广东,2005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现工作生活于北京。作品曾参展“林大why art项目”第二回,“艺起来”ArtUp———保利十周年当代青锋艺术博览会,“滋长———王俊艺,CIGE2014艺术家提名展”,“旋构塔·2014中国青年艺术家推介展”等。

评价:
共  条记录 |  页 | 首页 | 上一页 | 下一页 | 尾页 |  页
内容:
(内容不能多于1000个字。多于字将自动清除)

热点新闻
菩萨的供品需要几样 贺兰夫人 陶瓷制作工艺流程 和田玉
首页 | 新闻资讯 | 贡品企业 | 专业市场 | 地方特产 | 民族特产 | 中华老字号 | 文化遗产 | 宗教用品 | 博览会 | 文化节 | DMOZ中文网站分类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