贡品王国 地方特产 民族特产 故宫珍藏 新中国国礼 奢侈品 西洋古董 中华老字号 会展 文化遗产 博物馆 文化节 文化学院 古籍善本 生意经
艺术天地 文房雅集 画廊 传承工艺 漆艺之光 陶瓷艺术 文化都市 贡品之乡 寻宝转让 拍卖 藏家珍品 创富会 经验分享 礼仪之道 美食文化
特产天地 酒韵 茶香 紫砂文化 盛世收藏 珠宝玉器 钱币收藏 红木家居 铜艺鉴藏 丝织锦绣 旅游天地 休闲时光 养生之道 邮票天地 雅玩之家
帝王列传 绝代佳人 皇家御制 贡品文化 鉴赏知识 千古人物 论坛 博客 圈子
logo 文化传承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传承人物
品牌之窗
推荐产品
讲述文物修复者的妙手回春术

传承人物

司徒乔《放下你的鞭子》司徒乔《放下你的鞭子》

  7月7日,为期两天的“国家美术藏品保存修复国际研讨会”在中国美术馆落下帷幕。在本次研讨会上,来自英国、美国、意大利、法国、日本、德国等多个国家和地区的18位中外文物修复专家与学者齐聚一堂,围绕“美术藏品的保护与修复”展开主题演讲及讨论,其中,“修复原则与理念”成为现场讨论的热点之一,旅日卷轴绘画修复专家陆宗润认为,“修复的目的并不是让作品恢复到原来的样貌,而是为了使其再传五百年”。中国内地著名油画修复师邰武旗同样表示,“修复不是为了“返老还童”,而是“延年益寿”。

  研讨会现场

  中外专家分享修复经验

黄慎《苏武牧羊图》修复前黄慎《苏武牧羊图》修复前
 黄慎《苏武牧羊图》修复后 黄慎《苏武牧羊图》修复后

  自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火了之后,文物修复这个冷门行业引起了大家的强烈关注。从此次“国家美术藏品保存修复国际研讨会”上18位专家专业的发言来看,大多数时候,修复师的工作是在各种精密仪器下,提取数据做分析,从事该工作的有些就是科学家,如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科学研究部主任MarcoLeona。

  如果修复对于作品来说是动手术,那么预防性保护就是在作品还未出现问题时即已关注了,这就是MarcoLeona所在部门的工作。他不仅分析了环境、灯光、空气质量等对作品的影响,还指出了虫害对藏品的威胁。“有时候,保安在半夜两点钟给我们打电话,说发现了蟑螂或其他害虫,我们就得去解决”。

  对于外行而言,大部分专家的发言一如他们日常的工作一样枯燥,但柏林国立博物馆柏林画廊的科学保护专家ClaudiaLaurenzelandsberg在介绍自动照相术的时候,引起了大家的兴趣,因为她实例分析了在“伦勃朗大部分画作中,可以通过自动照相术读出当时的故事”。

  修复工作没有那么美好

  基于对文物修复的好奇,不少年轻人想要跃跃欲试。不过,这项与文物打交道、看起来很美好的工作,并不是想象的那样。邰武旗告诉记者,近些年进进出出了好几十个年轻人,目前留下的只有七八人。

  国际博物馆协会法国地区纸本修复专家宝林认为,文物修复强调从业者的责任感,“不仅要有很好的教育背景,同时需要修复师对自己的工作充满激情,要善于沟通”。她还透露,在法国,对于公众藏品的保护具备具体的专业知识之外,“还要求修复师不能有犯罪记录,也不能参与与文化保护相关的商业活动”。

  英国大英博物馆则非常注重从业者的沟通能力,该馆文物保护和科学研究部主任AnnaBulow表示,“我们招聘修复师时,最注重的就是他们与其他人沟通的态度和能力,不仅是与公众,还有与馆部人员和其他部门人员的沟通。在招聘修复师的时候,我们会把技术能力放在第二位,因为技术能力是可以教的,但与人沟通的能力短时间难以学会。毕竟,要管好这么大的博物馆不能孤军奋战,而是要团队合作”。

  修复方法

  修复不是回到过去而是面向未来

  今年3月,中国美术馆所藏的司徒乔《放下你的鞭子》修复后首次露面,曾经黯淡无光、残破不堪的画面焕然一新,让观众惊叹修复的“妙手回春”。

  参与《放下你的鞭子》修复工作的司徒勇是司徒乔的侄子。在这次研讨会上,他首次展示了这件作品修复的前后对比图。据他介绍,这幅画在修复的时候,采用的是不可识别补色。司徒勇表示,“作为修复师,在作品状况特别严重的情况下,我经常用可识别补色;但作为画家,我还是偏向于不可识别补色,因为这样更偏向自己作品画面和形象的完整性。从我接触的画家来看,都不愿意在自己的画面上看见可识别的补色”。当然,不可识别补色也是可以被常用的检测手段所识别,“只是这个检测手段不是肉眼的,而是通过紫外灯。如《放下你的鞭子》,在紫外灯下,不可识别补色是很明显的,深蓝色就是补色”,司徒勇说。

  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修复师一般会征求画家本人的意见,如司徒勇在修复靳尚谊的《瞿秋白》时,在补色问题上征求了靳尚谊的意见。而对于古画的修复,旅日著名卷轴绘画修复专家陆宗润认为,“找画面最干净的部分,去污的时候去到这个程度就差不多了。找不到古人,那就尊重作品本身,并非人为地定一个标准”。在陆宗润看来,修复不是回到过去,而是面向未来,“因为修复的目的并不是让作品恢复到原来的样貌,而是为了使其再传五百年”。

  对话邰武旗

  我们的油画修复与西方有差距

  邰武旗是当前中国内地著名油画修复师,董希文、吴大羽、靳尚谊、詹建俊、陈丹青、吴冠中等一大批知名艺术家的作品,经其手重焕生机。对于文物修复的认识,邰武旗觉得当下不少人将其神秘化了,“其实就是个养家糊口的技术活”。通过这次研讨会,邰武旗坦言,中国的油画修复与西方存在巨大的差距,“我们还停留在19世纪”。

  问:听说您听完国外专家的发言后,临时调整了演讲的PPT,为什么?

  答:之前预想的问题,在西方专家那儿根本早已不是问题了,所以PPT做了一些调整。

  中国的油画修复才20年,目前也只有两三家在做。昨天,法国专家介绍他们一个城市就有上千家,我们与西方存在巨大的差距,我们还停留在19世纪,而人家已经非常成熟了。所以我的演讲主要是介绍一下中国是什么情况,这样可能更实际一点。不能硬说我们有新发现、新课题,因为我们连科学实验室都没有,数据库也没有。

  问:在修复过程中,您怎么拿捏修复的尺度?

  答:其实很难拿捏,只能针对具体作品来说。一件作品到底修复到什么程度,原则上是少量干预。在修复领域里,强调修复的次数越少越好,只要能容忍就尽力容忍,修复不是为了返老还童,而是为了延年益寿。

  问:自从《我在故宫修文物》火了以后,不少网友羡慕这份与文物打交道的工作,是否会有年轻人慕名前来拜师呢?

  答:有,来我们工作室的年轻人,大部分一开始充满了热情,可是没待几天,便觉得索然无味,离开了。前前后后来了好几十个,要是加上实习生有上百人,现在留下来只有七八个。其实,不要觉得修复是件了不得的事,否则到最后这个事情就会被做烂。修复应该是悄悄做事而已,把自己本分内的那点事做完就行了。从我个人讲,我从来没有把这个当事业,它就是一个养家糊口的饭碗。踏踏实实干活,没有那种除了本分之外捞名利的欲望,才能做修复这个工作。(京华时报记者易小燕)

评价:
共  条记录 |  页 | 首页 | 上一页 | 下一页 | 尾页 |  页
内容:
(内容不能多于1000个字。多于字将自动清除)

热点新闻
菩萨的供品需要几样 贺兰夫人 陶瓷制作工艺流程 和田玉
首页 | 新闻资讯 | 贡品企业 | 专业市场 | 地方特产 | 民族特产 | 中华老字号 | 文化遗产 | 宗教用品 | 博览会 | 文化节 | DMOZ中文网站分类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