贡品王国 地方特产 民族特产 故宫珍藏 新中国国礼 奢侈品 西洋古董 中华老字号 会展 文化遗产 博物馆 文化节 文化学院 古籍善本 生意经
艺术天地 文房雅集 画廊 传承工艺 漆艺之光 陶瓷艺术 文化都市 贡品之乡 寻宝转让 拍卖 藏家珍品 创富会 经验分享 礼仪之道 美食文化
特产天地 酒韵 茶香 紫砂文化 盛世收藏 珠宝玉器 钱币收藏 红木家居 铜艺鉴藏 丝织锦绣 旅游天地 休闲时光 养生之道 邮票天地 雅玩之家
帝王列传 绝代佳人 皇家御制 贡品文化 鉴赏知识 千古人物 论坛 博客 圈子
logo 帝王列传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十六国南凉
品牌之窗
推荐产品
康王 秃发利鹿孤

十六国南凉

  

 
秃发利鹿孤(?—402年),十六国时期南凉国君主。399年-402年在位,河西鲜卑人,秃发乌孤之弟,乌孤在位时被封为骠骑大将军、西平公。南凉太初三年(399年)乌孤死,遗言宜立长君,是以利鹿孤继立,并迁都西平(今青海西宁)。建和二年(401年)称河西王。次年死,谥康王,传弟秃发傉檀
     利鹿孤以隆安三年即伪位,赦其境内殊死已下,又徙居于西平。使记室监麹梁
 
  明聘于段业。业曰:“贵主先王创业启运,功高先世,宜为国之太祖,有子何以不
 
  立?”梁明曰:“有子羌奴,先王之命也。”业曰:“昔成王弱龄,周召作宰;汉
 
  昭八岁,金、霍夹辅。虽嗣子冲幼,而二叔休明,左提右挈,不亦可乎?”明曰:
 
  “宋宣能以国让,《春秋》美之;孙伯符委事仲谋,终开有吴之业。且兄终弟及,
 
  殷汤之制也,亦圣人之格言,万代之通式,何必胤已为是,绍兄为非。”业曰:
 
  “美哉!使乎之义也。”
 
  利鹿孤闻吕光死,遣其将金树、苏翘率骑五千屯于昌松漠口。
 
  既逾年,赦其境内,改元曰建和。二千石长吏清高有惠化者,皆封亭侯、关内
 
  侯。
 
  吕纂来伐,使傉檀距之。纂士卒精锐,进度三堆,三军扰惧。傉檀下马据胡床
 
  而坐,士众心乃始安。与纂战,败之,斩二千余级。纂西击段业,傉檀率骑一万,
 
  乘虚袭姑臧。纂弟纬守南北城以自固。傉檀置酒于朱明门上,鸣钟鼓以飨将士,耀
 
  兵于青阳门,虏八千余户而归。
 
  乞伏乾归为姚兴所败,率骑数百来奔,处之晋兴,待以上宾之礼。乾归遣子谦
 
  等质于西平。镇北将军俱延言于利鹿孤曰:“乾归本我之属国,妄自尊立,理穷归
 
  命,非有款诚;若奔东秦,必引师西侵,非我利也。宜徙于乙弗之间,防其越逸之
 
  路。”利鹿孤曰:“吾方弘信义以收天下之心,乾归投诚而徙之,四海将谓我不可
 
  以诚信托也。”俄而乾归果奔于姚兴。利鹿孤谓延曰:“不用卿言,乾归果叛,卿
 
  为吾行也。”延追乾归至河,不及而还。
 
  利鹿孤立二年,龙见于长宁,麒麟游于绥羌,于是群臣劝进,以隆安五年僭称
 
  河西王。其将鍮勿仑进曰:“昔我先君肇自幽、朔,被发左衽,无冠冕之义,迁徙
 
  不常,无城邑之制,用能中分天下,威振殊境。今建大号,诚顺天心。然宁居乐士,
 
  非贻厥之规;仓府粟帛,生敌人之志。且首兵始号,事必无成,陈胜、项籍,前鉴
 
  不远。宜置晋人于诸城,劝课农桑,以供军国之用,我则习战法以诛未宾。若东西
 
  有变,长算以縻之;如其敌强于我,徙而以避其锋,不亦善乎!”利鹿孤然其言。
 
  于是率师伐吕隆,大败之,获其右仆射杨桓。傉檀谓之曰:“安寝危邦,不思
 
  择木,老为囚虏,岂曰智也!”桓曰:“受吕氏厚恩,位忝端贰,虽洪水滔天,犹
 
  欲济彼俱溺,实耻为叛臣以见明主。”傉檀曰:“卿忠臣也!”以为左司马。
 
      利鹿孤谓其群下曰:“吾无经济之才,忝承业统,自负乘在位,三载于兹。虽
 
  夙夜惟寅,思弘道化,而刑政未能允中,风俗尚多凋弊;戎车屡驾,无辟境之功;
 
  务进贤彦,而下犹蓄滞。岂所任非才,将吾不明所致也?二三君子其极言无讳,吾
 
  将览焉。”祠部郎中史暠对曰:“古之王者,行师以全军为上,破国次之,拯溺救
 
  焚,东征西怨。今不以绥宁为先,惟以徙户为务,安土重迁,故有离叛,所以斩将
 
  克城,土不加广。今取士拔才,必先弓马,文章学艺为无用之条,非所以来远人,
 
  垂不朽也。孔子曰:‘不学礼,无以立。’宜建学校,开庠序,选耆德硕儒以训胄
 
  子。”利鹿孤善之,于是以田玄冲、赵诞为博士祭酒,以教胄子。
 
  时利鹿孤虽僭位,尚臣姚兴。杨桓兄经佐命姚苌,早死,兴闻桓有德望,征之。
 
  利鹿孤饯桓于城东,谓之曰:“本期与卿共成大业,事乖本图,分歧之感,实情深
 
  古人。但鲲非溟海,无以运其躯;凤非修梧,无以晞其翼。卿有佐时之器,夜光之
 
  宝,当振缨云阁,耀价连城,区区河右,未足以逞卿才力。善勖日新,以成大美。”
 
  桓泣曰:“臣往事吕氏,情节不建。陛下宥臣于俘虏之中,显同贤旧,每希攀龙附
 
  风,立尺寸之功,龙门既开,而臣违离,公衡之恋,岂曰忘之!”利鹿孤为之流涕。
 
  遣傉檀又攻吕隆昌松太守孟祎于显美,克之。傉檀执祎而数之曰:“见机而作,
 
  赏之所先;守迷不变,刑之所及。吾方耀威玉门,扫平秦、陇,卿固守穷城,稽淹
 
  王宪,国有常刑,于分甘乎?”祎曰:“明公开翦河右,声播宇内,文德以绥远人,
 
  威武以惩不恪,况祎蔑尔,敢距天命!衅鼓之刑,祎之分也。但忠于彼者,亦忠于
 
  此。荷吕氏厚恩,受籓屏之任,明公至而归命,恐获罪于执事,惟公图之。”傉檀
 
  大悦,释其缚,待之客礼。徙显美、丽靬二千余户而归。嘉祎忠烈,拜左司马。祎
 
  请曰:“吕氏将亡,圣朝之并河右,昭然已定。但为人守而不全,复忝显任,窃所
 
  未安。明公之恩,听祎就戮于姑臧,死且不朽。”亻辱檀义而许之。
 
  吕隆为沮渠蒙逊所伐,遣使乞师,利鹿孤引群下议之。尚书左丞婆衍仑曰:
 
  “今姑臧饥荒残弊,谷石万钱,野无青草,资食无取。蒙逊千里行师,粮运不属,
 
  使二寇相残,以乘其衅。若蒙逊拔姑臧,亦不能守,适可为吾取之,不宜救也。”
 
  傉檀曰:“仑知其一,未知其二。姑臧今虽虚弊,地居形胜,可西一都之会,不可
 
  使蒙逊据之,宜在速救。”利鹿孤曰:“车骑之言,吾之心也。”遂遣傉檀率骑一
 
  万救之。至昌松而蒙逊已退,傉檀徙凉泽、段冢五百余家而归。
 
      利鹿孤寝疾,令曰:“内外多虞,国机务广,其令车骑嗣业,以成先王之志。”
 
  在位三年而死,葬于西平之东南,伪谥曰康王。弟傉檀嗣。

评价:
共  条记录 |  页 | 首页 | 上一页 | 下一页 | 尾页 |  页
内容:
(内容不能多于1000个字。多于字将自动清除)

热点新闻
菩萨的供品需要几样 贺兰夫人 陶瓷制作工艺流程 和田玉
首页 | 新闻资讯 | 贡品企业 | 专业市场 | 地方特产 | 民族特产 | 中华老字号 | 文化遗产 | 宗教用品 | 博览会 | 文化节 | DMOZ中文网站分类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