贡品王国 地方特产 民族特产 故宫珍藏 新中国国礼 奢侈品 西洋古董 中华老字号 会展 文化遗产 博物馆 文化节 文化学院 古籍善本 生意经
艺术天地 文房雅集 画廊 传承工艺 漆艺之光 陶瓷艺术 文化都市 贡品之乡 寻宝转让 拍卖 藏家珍品 创富会 经验分享 礼仪之道 美食文化
特产天地 酒韵 茶香 紫砂文化 盛世收藏 珠宝玉器 钱币收藏 红木家居 铜艺鉴藏 丝织锦绣 旅游天地 休闲时光 养生之道 邮票天地 雅玩之家
帝王列传 绝代佳人 皇家御制 贡品文化 鉴赏知识 千古人物 论坛 博客 圈子
logo 旅游天地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周游天下
品牌之窗
推荐产品
在阿富汗旅行到底是什么样?

周游天下

机场遭遇恐怖袭击后,我溜达出去拍孩子。

这些是我在去阿富汗之前对这个国家的全部印象:从现实来说,有塔利班、穆斯林、炸弹横飞;从文艺角度来看,就连从阿富汗移民到美国的卡勒德·胡赛尼的最有名的《追风筝的人》翻拍电影时,也要搬去新疆喀什老城取景;而从旅游的角度来看,这个国家更是让多数游客避之不及,甚至上了很多人的“去了会死” 目的地黑名单。

其实去年我就去东非转了一圈,并且迷上了那里的狂野辽阔和惊心动魄;我目前的旅行计划是,打算先去一些至少看起来有一定危险的地方。因为人随着年龄的增加,胆子反而会变小,或者几年后如果我选择了结婚生子,承担更多责任的时候,也有了更多的牵绊,那时候就不能洒脱的去那些“挑战自我” 的地方了。

赫拉特街头。

所以当我还在摩洛哥老城游荡的时候,听朋友偶然说起这个国家,看新闻又恰逢阿富汗大选和穆斯林国家的斋月,便当即决定从伊朗直奔阿富汗赫拉特。

顺利进入阿富汗,迎接我的是一场沙尘暴。

尽管我也想去看看《群山回唱》,《灿烂千阳》这些小说里面描写的阿富汗,可去了之后发现:去除掉这些小说里的文艺气息外,悍马,美国大兵,AK-47,大胡子,以及穿着蓝色布卡的穆斯林妇女基本成了阿富汗的全部。

喀布尔街头骑车的孩子们。

我前后在阿富汗的20多天里,其实没有碰到什么特别危险的事情,除了从喀布尔飞往巴米扬的那天早上4点半机场被袭击了,而我的飞机是早上6点起飞,又加上前两天在阿富汗东部靠近巴基斯坦的一个地方,发生了阿富汗有史以来最严重的恐怖袭击,导致82人死亡...... 这也是我第一次切身感觉到恐怖。虽然飞机安全起飞并且顺利到达目的地,但是现在想起来仍然心有余悸。

不过总的来说,阿富汗完全没有媒体报道的那么恐怖和危险,也还在可控和预料之中。就如2013年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埃及的各种骚乱和偷窃及抗议爆炸,但是我还是在那转悠了一个月,除了看不到太多的游客外,当地民众的生活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也就偶尔游行抗议咒骂一下政府,发泄发泄心中的不满。如果再往南部走,去往卢克索或者阿斯旺,更难感受到危险的气息,那里歌舞升平,人们悠闲的漫步尼罗河边感受它的神秘,乐呵呵的坐热气球看日出。

正是这次经历,让我坚信媒体报道的信息并不代表一个国家或地区的全部。

喀布尔繁忙的街头。

继续说阿富汗。当我从赫拉特抵达喀布尔后,放下行李我就决定先出去转转。喀布尔有大量使馆和联合国机构以及国际企业,物资丰富,所以人口在这里也相对集中。国内可以买到的进口商品这里都可以买到,是首都又是大城市。

因为通常各国使馆扎堆的地方都会比较安全,而且人比起其他区域也应该较多,至少有军警驻扎那里,这也是为什么我首先选择去那里的原因。但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阿富汗是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国家—— 下午四点,在人迹罕见的大街上,周围全是一块接一块的水泥防爆墙,装甲车就停在路边随时待命。我,一个亚洲面孔的外国人走在街头实在太扎眼了。仅有的几个匆匆走过的本地男人在小声议论着什么我听不懂的东西,而穿着蓝色布卡的阿拉伯妇女也从薄薄的面纱里投来怀疑的目光,四周手持AK 的阿富汗军警则对我虎视眈眈,仿佛时刻准备扫射一个“手无寸铁” 的亚洲人。原因,你知道的,谁会相信真的有疯狂的游客来阿富汗旅游呢?

后来我才意识到,外国机构在这里才是最容易被袭击的对象,也是诸如汽车炸弹这种无差别攻击的最爱。后来碰到的几个在联合国就职的人也一直夸我勇敢,敢晃荡在使馆区附近。之前因为有去过肯尼亚内罗毕的两次恐怖袭击地点以及索马里难民聚集区的“经验”,所以这种“劫后余生” 的感觉让我对走在这里也并不是很担心。其实,不去南部和巴基斯坦交接的那几个塔利班控制的省份,就还算安全,“no zuo no die” 的理论也适用于阿富汗这个国家。

喀布尔街头,穿布卡的妇女。

也许是宗教的缘故,阿富汗人一直恪守着“诚实” 这个品质。我和几个朋友经历了一件小事,让我印象深刻:有一天,我们在一家看起来绝对算是危房的商店里面,采购一些勉强还说的上是纪念品的物品后,一手交钱一手交发票(其实说是收据更合适些)的时候,同行的大哥因为手里有一些报销额度,所以要求在很不正规的发票上面把价钱写高一些,这样他就能利用自己的所谓工作便利来一次免费的阿富汗旅游了,但是店主却直截了当的拒绝了他。大哥不死心,在商店四周巡视了一番,神秘的告诉店主:“这里除了我们几个人没有人知道的,我又不会讲faris 语和普什图语,你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一切都no problem!”

但是店主却严肃地说:“no, that’s my problem。真主安拉会知道我做了什么违背他的事情。”

这句话,也是他对信仰的坚持,让那位同行的大哥感到羞愧,不再要求。

喀布尔,街头的孩子。

国内有不少文章,是关于阿富汗这个保守的穆斯林国家,说大部分地区却都处于海洛因的阴影之下,瘾君子在社会最底层随处可见诸如此类文章的报道。不过我并没有感受到毒品的泛滥。日常穆斯林的娱乐运动就是街头足球和排球,周末人们则会去一些周边的公园野餐放松。

阿富汗的人们和其他穆斯林国家的人们一样,喜爱饮茶。他们的茶以红茶和绿茶为主,和中国人饮茶习惯类似,不加糖。街头有些茶馆,店主从一个叫做“萨玛瓦勒” 的茶炊中倒出一杯杯滚烫的浓茶,趁热饮用;茶馆地上铺上波斯风格的毯子,男人们席地而坐,呆呆地望着街头,就可以这样坐上一天;而且街头贩卖的冰激凌口感也极佳。可能生活过于艰辛的时候,人们就会用甜蜜的食品来慰藉自己的身心吧。

喀布尔街头的出租司机大叔。

清晨的班达米尔湖。

当聊到阿富汗人他们自己和这个国家的未来的时候,他们都希望能早日恢复往日的和平,人们可以做生意、赚到钱。他们甚至希望不要在国际社会上有太多关于阿富汗的负面报道,这样等到停火后就能吸引更多的外国游客到来。虽然他们知道在大部分世人眼里,巴米扬大佛和班达米尔湖(曾被《时代》杂志评选为世界最美湖泊)是游客仅能说的上来的景点,但是阿富汗人不介意,因为“越神秘才能越吸引”。

而且阿富汗人也挺乐观,或者对这种随处危险相伴的生活已经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了。曾经在晚上10点赫拉特的大街上,我还穿着人字托去买了一个甜筒,而在喀布尔的Shaw-Re–Naw 公园附近,在好奇心的驱使外加失眠的双重作用下于凌晨2点出门找本地人聊天解闷儿;原因可能就是喀布尔没有像其他城市一样,每天大约有长达10-15个小时的停电,这导致了我比平时兴奋。

市集上的孩子。

虽然当时正值总统大选,日日能在报纸上看到候选人激动人心的报道和庄重严肃的承诺;虽然主要候选人差一点被汽油炸弹干掉,虽然基本每个城市都有塔利班的余孽和线人,虽然投票期间到处可以看到墙上“no vote” 和“骷髅头” 的黑色涂鸦,但依旧能感受到阿富汗人的乐观态度和对美好未来的积极向往。

但也正如古兰经里所说,世界上的每一种病痛都有相应的医治办法。人类的职责就是寻找这些办法。对于阿富汗这个国家的“战争之痛”,不知道还需要多久才能找到属于它的解药。

墙上的标语。

祝各位好运。

最后说一些在阿富汗安全旅行的建议:

*如果你要去坎大哈,请和普什图族人一起。坎大哈是塔利班的老巢,塔利班就在此建立,这里有数量最多的塔利班线人和隐藏的残余分子。塔利班的目标,就是要把阿富汗净化成为“最纯粹的穆斯林国家”。普什图族是阿富汗的土著民族,其他都是少数民族,属于他们需要消灭的。即便你有普什图族人同行,还是需要尽量用头巾、长袍伪装成当地人,这样相对更安全些。

*从赫拉特到喀布尔一定要坐飞机过去,千万不要选择长途车,虽然可以穿着和本地人一样的长袍,但是从赫拉特到喀布尔的车要开10小时,中途只要坐在你周围的人发现你是个外国人,整个车厢的人就会知道,然后就会有人通知前方的塔利班,也许是乘客,也许是司机。塔利班不喜欢“客人”,他们也许会让你安全离开,但更有可能的是他们会绑架了你,要取高额赎金,最坏最坏的结果是,对于女性,他们也许会选择强奸,甚至轮奸。

*喀布尔塞丽娜宾馆是唯一一家5星级酒店,酒店前面有两道武装护卫,装配有重武器,护卫曾经承诺,迫击炮和RPG(肩扛式火箭)都打不到这个小山顶上的酒店。但是事实上,这里在2012年曾被击中过,所以晚上请拉好窗帘,不要随便趴在栏杆上看夜景。

Written by: 戴望


评价:
共  条记录 |  页 | 首页 | 上一页 | 下一页 | 尾页 |  页
内容:
(内容不能多于1000个字。多于字将自动清除)

热点新闻
菩萨的供品需要几样 贺兰夫人 陶瓷制作工艺流程 和田玉
首页 | 新闻资讯 | 贡品企业 | 专业市场 | 地方特产 | 民族特产 | 中华老字号 | 文化遗产 | 宗教用品 | 博览会 | 文化节 | DMOZ中文网站分类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