贡品王国 地方特产 民族特产 故宫珍藏 新中国国礼 奢侈品 西洋古董 中华老字号 会展 文化遗产 博物馆 文化节 文化学院 古籍善本 生意经
艺术天地 文房雅集 画廊 传承工艺 漆艺之光 陶瓷艺术 文化都市 贡品之乡 寻宝转让 拍卖 藏家珍品 创富会 经验分享 礼仪之道 美食文化
特产天地 酒韵 茶香 紫砂文化 盛世收藏 珠宝玉器 钱币收藏 红木家居 铜艺鉴藏 丝织锦绣 旅游天地 休闲时光 养生之道 邮票天地 雅玩之家
帝王列传 绝代佳人 皇家御制 贡品文化 鉴赏知识 千古人物 论坛 博客 圈子
logo 酒韵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酒文化
品牌之窗
推荐产品
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为何总是离不开酒呢?

酒文化

原标题:漫谈宋人与酒

虽然平日不饮酒,但不能否认:酒,或许是一个好东西,要不然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为何总是离不开酒呢?自传说中杜康发明了酒以后,国人一喝就喝了几千年:上到庙堂之高,下到江湖之远,无论是文人们舞文弄墨,抑或是侠客们刀光剑影,酒必定是不可缺少的。

说起古人喝酒,不少人可能首先想到的是唐代著名诗人李白吧。“诗仙”李太白素来爱喝酒,在其许多脍炙人口的作品里都有酒的身影:“人生得意须尽欢”,顺利的时候要喝酒;“举杯消愁愁更愁”,失意的时候要喝酒;“举杯邀明月,对饮成三人”,形单影只,顾影自怜时候更要喝酒。对于喝酒,李白在《将进酒》中用了一句总结性的话来形容:“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想必这也对得起其“酒仙”的称号了。

唐代的人爱喝酒能喝酒,少有节制,当时的那些文人大咖们,对于酒的喜爱已经到了一种偏执的地步;这一点,宋代的文人们是远远不如的。翻看宋代的历史,虽然也有爱酒能喝之人,宋词里提到饮酒的作品也不在少数,但是相比起唐人喝酒的豪迈,宋人喝酒明显多了几分儒雅,比较强调节饮和礼饮,根据宋代诗文中所写的酒量推断,宋朝人的酒量可能只有唐朝人的一半。据沈括在《梦溪笔谈》中介绍,宋代酒的酒度数已能达到40度,基本上是一斛高粱一斛酒的比例,如此酿出来的酒,自然不可能像李白那样喝的海量了。

唐朝的文人,随便拉出一个,不能喝的基本上没有,但是宋代的大儒们能喝酒爱喝酒的貌似不多。比如“唐宋八大家”中的欧阳修、王安石、苏轼等人,皆不怎么喜欢喝酒:欧阳修虽然自号“醉翁”,但并非因为能喝,其在《醉翁亭记》中也写明了“太守与客来饮于此,饮少辄醉,而年又最高,故自号曰醉翁也。”可见,欧阳修虽然会喝酒,但是喝的极少。至于王安石,相传他与司马光共同的上司包拯请他们两人吃饭,席间包大人频频劝酒。二人虽然都不爱喝酒,但“司马牛”司马光碍于面子还是意思了一下,而“拗相公”王安石就是一口也不喝。这在唐代是不可想像的,如果设想下李白、杜甫之流在场,估计不用包拯劝酒,他们自己都能把自己往死里灌。当然,宋人也有能喝之人,据说南宋的陆游与辛弃疾酒量比较大,陆游写过“少狂欺酒气吐虹,一笑未了千觞空”,虽然“千觞”为夸张的手法,但是也可以看出其酒量不是一般人能够匹敌的;而辛弃疾,自从读了其“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的诗句之后,我就一直觉得辛弃疾做什么事都是带着微醺醉意的。

宋代人没有唐代人那么能喝,一方面是因为酒精度数变高了,另一方面和文化有关。李唐皇室有胡人血统,其统治下的国家固然会多一些北方少数民族的豪迈,而起源于河南的赵宋则多了几分中原文化的讲究和精致。北宋开国时,太祖、太宗都是武将出身,比较能喝酒,当时的翰林学士王著、大将石守信等人也都很能喝。即便到了真宗朝,寇准也是以能喝著称的。但是随着宋初“重文轻武”策略慢慢对国家的骨骼产生了影响,宋朝逐渐变成了文人当道,而武将地位极低,宋代的肌体给人的感觉就变得软绵绵了,无怪乎后来“大口喝酒,大块吃肉”的女真人一进来北宋就亡国了。

前面说起宋人喝酒有了更多的讲究,这种讲究又体现在饮酒的餐具及配酒的菜蔬上:据《东京梦华录》卷四《会仙酒楼》中记载:“凡酒店中不问何人,止两人对坐饮酒,亦须用注碗一副,盘盏两副,果菜碟各五片,水菜碗三只,则银近百两亦。虽一人独饮,碗遂亦用银盂之类。其果子菜蔬,无非精洁。”一细看,宋人落座饮酒用的碗碟筷子,那可多用银子做的啊。汪曾琪看了《东京梦华录》上的记载之后在《宋朝人的吃喝》一文中写道:宋朝人饮酒总要有些鲜果干果,比如柑、梨、蔗、柿,炒栗子、新银杏,以及莴苣、“姜油多”之类的菜蔬和玛瑙饧、泽州饧之类的糖稀。《水浒传》中所谓的“铺下果子按酒”,大抵即指此类东西。

此外,宋人在酒席上的规矩也有很多,比如要根据喝酒的时节、参加的人员来选择酒席的地点和方式,并且要准备好喝酒的游戏。一般来说,酒席不主张过分奢华,要注重实际。喝酒的时候不能把别人往死里灌,也不能该喝的时候不喝;喝酒时不能恶语相讥,也不能不理他人;不能喝吐了,也不能假装喝醉了。宋人喝酒带着礼数,按照长幼尊卑,挨个每个人都喝一杯,这样一圈下来叫做“行”,喝过五行,即是要喝五圈,才可以自由喝酒敬酒。

宋人喝酒虽然讲究礼法与规矩,但是喝酒的方式还是有很多:如周邦彦在《瑞龙吟·章台路》中提到的“知谁伴,名园露饮,东城闲步。”所谓露饮,就是脱了喝,脱得干净没有了束缚,喝得也畅快;还有《梦溪笔谈》中记载仁宗朝的石曼卿“露发跣足,着械而坐”与客人饮酒,其披头散发光脚,还带着刑具模仿囚犯饮酒,这叫做“囚饮”,有时候又爬上树去喝酒,是为“巢饮”,或者是别出心裁的将自己裹在席子中伸出脑袋喝一口又缩回去,如此反复,这叫“鳖饮”,还有“了饮”,“鹤饮”“鬼饮”等不胜枚举;文人宋祁摆酒时要故意把窗户都罩住,屋子里摆上蜡烛,一群人喝的都忘了时间,等到酒醒了已经是第二天日上三竿了,这种方式叫做“不晓天”。扬州太守欧阳修举行宴会时会拿一朵莲花众人传,每个人撕下一片,轮到谁那里撕光了,谁就要喝酒了,这叫做“飞花传酒”,有点类似于今人的击鼓传花。

看完这些,不禁感慨,人还是应该有文化,因为有文化真可怕,你看这帮文人们玩得真是花样繁多啊!

评价:
共  条记录 |  页 | 首页 | 上一页 | 下一页 | 尾页 |  页
内容:
(内容不能多于1000个字。多于字将自动清除)

热点新闻
菩萨的供品需要几样 贺兰夫人 陶瓷制作工艺流程 和田玉
首页 | 新闻资讯 | 贡品企业 | 专业市场 | 地方特产 | 民族特产 | 中华老字号 | 文化遗产 | 宗教用品 | 博览会 | 文化节 | DMOZ中文网站分类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