贡品王国 地方特产 民族特产 故宫珍藏 新中国国礼 奢侈品 西洋古董 中华老字号 会展 文化遗产 博物馆 文化节 文化学院 古籍善本 生意经
艺术天地 文房雅集 画廊 传承工艺 漆艺之光 陶瓷艺术 文化都市 贡品之乡 寻宝转让 拍卖 藏家珍品 创富会 经验分享 礼仪之道 美食文化
特产天地 酒韵 茶香 紫砂文化 盛世收藏 珠宝玉器 钱币收藏 红木家居 铜艺鉴藏 丝织锦绣 旅游天地 休闲时光 养生之道 邮票天地 雅玩之家
帝王列传 绝代佳人 皇家御制 贡品文化 鉴赏知识 千古人物 论坛 博客 圈子
logo 艺术天地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艺术评论
品牌之窗
推荐产品
绘画艺术失去创造力了吗

艺术评论

《红棉》(国画)林蓝 作


 记者 杨逸 通讯员 孙红璎 (主办方供图)

  日前,在今年香港春拍的拍卖场上,吴冠中的《周庄》与张大千的《桃源图》分别取得2.36亿港元与2.7亿港元的“天价”,并因此“刷爆”许多艺术爱好者的“朋友圈”。然而,在传统绘画备受公众瞩目和热议的当下,一些美术界人士却在关心一个有些突兀的话题:“绘画已死?”

  4月10日,由广东省美术家协会、南岸至尚美术馆主办的“绘画已死?——对中国当下绘画状态的追问”论坛在南岸至尚美术馆内举行。多位艺术理论学者、批评家、艺术家、画商聚首一堂,就中国绘画的现状与问题展开交锋。

  绘画名作身处舆论焦点,业界却在忧虑“绘画已死”,为何出现这种“冰火两重天”的局面?南岸至尚美术馆馆长许多思解释,随着当代艺术形式的不断创新,绘画与大众之间的门槛变得越来越高,艺术品市场化的背景之下,绘画本身承载的精神内涵也越发枯萎。他希望通过这一话题的讨论,能引起业界重新关注绘画创作的未来。

《网住村头十里春》(国画)陈永锵 作《网住村头十里春》(国画)陈永锵 作

  南京艺术学院副教授丁亚雷认为,绘画根植于人类的本能,对人类的智慧生产曾经起到“激发器”的作用。然而,当代绘画却呈现出越来越雷同化趋势,变得平庸而缺乏力量,这一现象需要引起美术家与美术院校的共同反思。

  问题商业化不利于绘画艺术长远发展

  对于美术界来说,“绘画已死”已经是上百年来老生常谈的话题。早在摄影术发明之时,就曾有不少人宣称“绘画已死”。从杜尚把大名鼎鼎的《泉》搬进艺术馆开始,绘画在推动艺术观念进步方面所起的作用在不断减退。到了今天,随着科技急速发展,装置艺术、影像艺术等多元艺术形态的产生,似乎也为架上绘画带来新的挑战……

  “绘画是一种纯手工的创作方式,然而,随着人们的网络生活越来越多,他们对绘画的感觉也越来越陌生,这无形中抬高了欣赏绘画的门槛。”省美协黄继谦表 示,与当代艺术使用的多媒体、网络、影像、行为等方式相比,缺乏参与互动环节的绘画,这也拉开了观众与作品之间的距离。

  不过,对于架上绘画是否会在科学革新的大潮中退场,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艺术设计系教授冯原却有不同的看法:“绘画的功能能否得到继续发挥,关键在于它是否能在新的技术条件下获得新生。”冯原认为,目前正处于“虚拟视觉”时代来临的“前夜”:这一浪潮不但给绘画带来挑战,也将对20世纪产生的当代艺术构成冲击:“现在装置与观念艺术现或许是主流,但过二三十年后,它们是否还具有生命力?”

  在艺术界担忧绘画远离人们生活的同时,空前繁荣的艺术品市场,却在呈现不一样的“奇观”。进入上世纪80、90年代以来,随着艺术品市场的蓬勃发展,绘画的商业属性被空前凸显,诞生了越来越多“天价”中外名画。

  不过,黄继谦却忧虑,这种趋势并不利于绘画艺术长远发展:“商业化的压力,削弱了艺术家与批评家的社会责任感;而缺少对社会反思的绘画,难免变得平庸,没有力量。”

  针对绘画创作活力停滞的问题,部分批评家再次提出“绘画已死”的观点。冯原解释,这个“死”并不是指绘画从此不再存在,而是绘画无法突破已有的艺术高度,继续向前发展,“成了一种历史遗产”。

  问题画家能否挑起文化创新“大梁”?

  那么,绘画只能作为冯原定义的“文化遗产”继续存在吗?中央美术学院博士、广州美术学院艺术与人文学院讲师赵兴认为存在这种可能性:“就如同唐诗宋词一样,绘画最伟大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以后很难发展出更新鲜的活力。可以说,从价值创造的层面来说,‘绘画死了’。”

  但南京艺术学院副教授丁亚雷并不同意这一结论。他认为,绘画根植于人类的本能,对人类智慧生产起到“激发器”的作用。绘画能给人带来极大的愉悦感和自我价值的确认,进而促进人类的价值创造。

  “在孩子还不会说话和行走的时候,就学会漫笔涂鸦。现在很多家长都意识到,这是培养他们创造力最好的方式。只要这点功能仍然存在,我们就不能说‘绘画已死’。”他说。

  丁亚雷坚称,如今绘画发展活力的停滞,问题的根源并不在于绘画的艺术形式,而美院与画家一些陈旧的观念,对此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在摄影术出现之前,绘画很重要的功能就是‘留像’。但现在这种功能已经消失了,就连作为知识传播和信息传递的功能也被弱化了。美术学院继续要求学校画出非常严谨的肖像,究竟意义何在?”他直言不讳地说道。

  “美术学院本来是位于人类知识系统的前列,应该以实验性的行为带动整个人类的发展。今天中国美术界却充斥着各种‘山寨’模仿与媚俗行为,令人担忧。”当今人类发明出来的许多工业产品,在15世纪达芬奇的手稿里中早有“预言”。而丁亚雷表示,绘画在当下最大的困境在于:画家还能不能在人类智慧生产的过程中,为人类提供知识创造的动力?

  针对目前绘画方法论的贫乏,广州美术学院艺术管理学系系主任胡斌也提出自己的焦虑:“绘画的危机在于,人们似乎在不断思考着新的问题,但当我们将他们的作品放在一起的时候,看到的却是日趋雷同的风格。”他发现,同样的情况也在困扰着当代艺术领域。

  “讨论绘画是否会‘死’?首先应该问:我们的灵魂是否还需要绘画?”湖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美术批评家周功华,尝试从另一个角度解答绘画未来的出路。他认为,绘画之所以具备审美价值,是因为它涉及人与自然、人与自我的对话。然而,中国当代绘画存在的危机,则是由于过度商业化导致其丧失应有的生命力。

  周功华指出,要在当代寻找绘画的价值,应该回归到“澄怀观道”的传统中去。他表示,尽管当前绘画艺术备受冲击与质疑,但这种反思绘画真正意义的复兴,应该会起到积极的作用。

评价:
共  条记录 |  页 | 首页 | 上一页 | 下一页 | 尾页 |  页
内容:
(内容不能多于1000个字。多于字将自动清除)

热点新闻
菩萨的供品需要几样 贺兰夫人 陶瓷制作工艺流程 和田玉
首页 | 新闻资讯 | 贡品企业 | 专业市场 | 地方特产 | 民族特产 | 中华老字号 | 文化遗产 | 宗教用品 | 博览会 | 文化节 | DMOZ中文网站分类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