贡品王国 地方特产 民族特产 故宫珍藏 新中国国礼 奢侈品 西洋古董 中华老字号 会展 文化遗产 博物馆 文化节 文化学院 古籍善本 生意经
艺术天地 文房雅集 画廊 传承工艺 漆艺之光 陶瓷艺术 文化都市 贡品之乡 寻宝转让 拍卖 藏家珍品 创富会 经验分享 礼仪之道 美食文化
特产天地 酒韵 茶香 紫砂文化 盛世收藏 珠宝玉器 钱币收藏 红木家居 铜艺鉴藏 丝织锦绣 旅游天地 休闲时光 养生之道 邮票天地 雅玩之家
帝王列传 绝代佳人 皇家御制 贡品文化 鉴赏知识 千古人物 论坛 博客 圈子
logo 艺术天地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艺术评论
品牌之窗
推荐产品
大师离去 小人书还能重焕生机吗

艺术评论

3月16日,中国连环画大师贺友直在上海去世,引发了许多人对于这位艺术家画艺人格以及中国连环画时代的追忆。3月18日,广东漫画家洪斯文、卢延光、赵克标、金城、叶家斌、孙戈、叶正华等聚集广州华侨新村的“JC动漫馆”,在回忆与贺老过从往事、评书其一生艺术成就和人格魅力的同时,也对中国连环画的命运和发展进行了讨论分析。

  与会艺术家和专家表示,尽管连环画的时代已经过去,但在今天的产业环境下,中国漫画和连环画完全可以融合为一种艺术,将想象力、故事性、艺术性结合起来,为我们的漫画、动漫产业提供有益的借鉴和启发。南方日报记者采访了多位广东漫画家,回顾广东连环画的历史成就,展望了原创动漫产业的未来前景。

  缅怀

  执着一生只画连环画,不为诱惑所动

  贺友直先生的逝世,把人们带回了一个关于过去时代的记忆里。稍微年长一些的读者,一定会对他的《山乡巨变》《李双双》《小二黑结婚》以及他笔下那些充满 市井气息的上海风俗画印象深刻。在他去世之后,网上流传的作品和文章让人们重新领略这位“小人书”画家笔下细腻传神的艺术魅力,也更多地展现了其低调朴实 的人格魅力。

  “贺友直有一个习惯,喜欢喝绍兴黄酒,他酒量很大,酒兴起来的时候无所不谈。我跟贺友直先生一起喝酒是一种精神享受。”3 月18日,连环画家、岭南美术出版社原副总编辑洪斯文回忆起1983年中国连环画艺委会在湖北襄樊成立时大腕云集的场景,贺友直每次见到他,都叫他“小广 东”,还常对他说:“小广东,别忘了阿拉都是上海人!”

  “贺友直是一个非常单纯的人,一生在连环画领域孜孜不倦地耕耘,不管出版界、美 术界怎样风云多变,不管市场经济怎样冲击,他都坚持不懈地进行连环画创作,不为诱惑所动,直至临终。有些人不承认自己是连环画家,好像有失身份;还有一些 人弃画从商。但贺友直却走到哪里都对人讲:‘我是画小人书的。’”

  1996年,时任广东美术馆馆长的卢延光特地邀请贺友直来广州举办了 名为“贺友直画故事”的画展,展出了包括《小二黑结婚》在内的一系列作品,在广东引起巨大轰动。卢延光表示,他和贺友直先生都是“野生”的,没有经过正规 学院训练,但贺老从上世纪80年代以来始终对他的作品赞赏加持。1985年卢延光出版的第一本书时,贺友直为他写序言称:“卢延光以后的成就会超过我”, 让他大受鼓舞。此后,他每年中秋都给贺老寄月饼,贺老也会回信问候。“中国连环画事业的黄金时期是上世纪80、90年代,贺老是那个年代的高峰人物。”

  漫画家赵克标则指出,贺友直的绘画有三个特征值得学习:一是趣味诙谐,二是含蓄暧昧,三是诗意。这在《山乡巨变》中体现得最为丰富和明显。“他深入乡村生活,多次进行笔墨和色彩试验,最后看了陈洪绶的《水浒叶子》之后,又得到了进一步的艺术提升。”

  漫画家耳东东提到,贺友直画《朝阳沟》的时候正值过年,别人都往城里走,唯独贺老背着行李往乡下走。晚上小旅馆人满,他就住在人来人往的大通铺里。“他绝对不给地产商画东西,永远安于自己朴素的艺术世界,这就是他内心的强大、善良和安静。”

  聚焦

  连环画的时代已经结束了吗?

  2014年获得上海市文艺终身成就奖时,贺友直以诙谐的风格称:“连环画已经finish(结束)了。”用卢延光的话说,现在是动漫的时代,这一点几乎已经成了美术界的共识。

  “在美国和欧洲,连环画和漫画是同一个概念,完全是融合在一起的。”在3月18日的座谈会上,多位艺术家都指出,连环画与漫画实质上是一个东西,应该抛弃名称的分野,将二者融合为一,甚至连环画协会和漫画协会也应该合并。

  耳东东从小是看连环画长大的,他解释说,我国的连环画曾在很长时间变为单幅讽刺漫画,没有故事情节,进入2000年之后,连环画已经鲜有读者爱看了,过去那种适用于革命战争和政治宣传作用的连环画失去了生存的根基,这是历史发展的趋势使然。

  在“JC动漫馆”,漫画家金城收藏了包括《小蝌蚪找妈妈》《十五贯》《山水情》《铁臂阿童木》《小二黑结婚》等中国经典动画的漫画原稿和大量的小人书, 以及《丁丁历险记》《米老鼠》《美少女战士》《哆啦A梦》等欧美和日本动漫展品。他希望借此展示世界漫画领域中的“中国学派”。

  与会画 家们指出,在欧美、日本,并不存在“连环画”这个画种,统一都称为漫画,在欧洲更是被称作“第九艺术”。1987年,贺友直曾受邀在法国昂古莱姆举办个人 作品展,外国人惊讶于中国“漫画”形式的别致,称它“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赞誉贺友直是一个真正的“漫画大师”。昂古莱姆市国家漫画博物馆广场上铺设有 贺友直作品的雕刻地砖,该市的市长曾授予他荣誉市民奖章和称号。

  耳东东提到,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张乐平创造出了“三毛”的形象,叶浅予的王先生、小陈也是原创故事形象,那是中国漫画的第一个黄金期。而贺友直的《山乡巨变》《李双双》《小二黑结婚》《朝阳沟》等代表作都是根据小说情节而创作的,传统连环画对于文学作品存在很强的依赖性。

  “现在的年轻人读小说、看连续剧就够了,干嘛还看根据原作改编的连环画呢?今天就是把金庸的小说画成漫画也没人看,因为你不是独立和原创的。”耳东东指 出,“目前,中国漫画缺的是绘画技巧,连环画缺的是故事想象力,实际上连环画的生命力到今天还在。我认为将两者结合在一起的话,中国的漫画就活了,连环画 也活了。”

  反思

  优质故事脚本是中国动漫的“刚需”

  2015年,漫画家金城和詹忠效一起拜访贺友直,打算拿他的作品去参加第42届昂古莱姆国际漫画节。那次漫画节上,“中国馆”展出了贺老的《小二黑结婚》《贼说话》以及王弘力《十五贯》、张乐平《三毛流浪记》等经典连环画作品。

  贺友直曾对金城吐露过他的艺术秘诀:“画画,就是在纸上演戏。”对于高校教育,他认为,“连环画不是能教出来的,教出来的是技法,而连环画画的是‘戏’。”

  贺老说,西方画家采用自我原创编剧的模式是值得我们学习的,这是欧洲漫画至今都不过时的关键所在,而中国的连环画创作相当于“来料加工”,来的料不一样,裁缝师傅就有不同做法。

  对于贺友直来说,传统连环画最致命的弱点,是过分依赖改编而不是原创。他生前对连环画的命运饱含忧心,他希望连环画的叙事性、艺术性和想象力能够传承下去。

  电影依赖好剧本,动漫同样依赖优质漫画脚本。而原创故事脚本质量堪忧,早已引起动漫业内的重视。长期以来,我国动漫创作者和观众都有一种固化思维,认为 动漫是给小孩子看的。但在日本,漫画题材被改编成动画和电视连续剧,又改编成“剧场版”电影公映,成为男女老少都痴迷的文化。某种程度上,无论电影还是动 漫,好的故事脚本都是“刚需”。

  1985年,漫画家金城从东北来到广东,为中国和广东的动漫产业做过大量的工作。他创办的《漫友杂志》 《漫画世界》培养了大批漫画作者。2007年,被誉为“中国动漫界的奥斯卡”的“金龙奖”从北京落户广州,发掘、策划、出品了大量漫画作品,其中,年青一 代畅销漫画家朱斌主笔的《爆笑校园》总发行量已经超过2500万册。多年来,广东一直是全国漫画和动画产业的冠军。近年,金城还打算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为 广州申报“动漫之都”。

  在场的漫画家们在追忆大师之余对今天的漫画现状发声,他们认为,发展动漫产业,首先应该转变观念,鼓励叙事漫画的开放性创作,而不能把眼光局限于单幅宣传漫画、儿童漫画,同时在教育、创作、出版、动漫和周边衍生品等产业链上建构漫画的健康生态。

  展望

  老艺术家的精神值得后人光大

  根据中国产业信息网发布的《2015-2020年中国动漫行业深度研究与未来投资策略分析报告》,我国国产动漫产业总产值以超过17%的速度逐年提升, 到2014年已达到1000亿元,以动漫玩具、服装和出版物为主的衍生品市场规模也逐年增加,2014年达到316亿元。

  有资料显示,美国、日本的动漫产业产值分别占据GDP的15%和10%,而我国动漫产业的GDP占比尚不足0.2%,还有巨大的增长空间。

  事实上,近20年以来,我国的动画、动漫市场需求非常巨大,IMAX3D等影视技术的发展也大大刺激了影视需求,《喜羊羊与灰太狼》《熊出没》成为新 宠。去年,《西游记之大圣归来》的出现让大量动漫迷看到了国产动画的希望,还取得9.56亿的票房。耳东东指出,《大圣归来》的制作具备了很强的原创度, 将中国动画的成人化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然而,《大圣归来》在很大程度上却是一个团体制作的结果。从2007年开始,“十月文化”动 画公司开始设计孙悟空的形象和电影情节,8年之间共有87位画师和3个角色扮演玩家参与其中,属于名副其实的大制作。且相比欧美和日本动漫,它的故事性和 衍生产品开发依然存在不足。

  耳东东强调,我国漫画行业的发展必须以坚决完善知识产权保护工作,“等值的利润回报是漫画原创的根本保障”。

  “很多漫画家坐了十几年的冷板凳,创作出一些系列漫画,结果被大量盗版,出版社也不能维权,稿费长期低下,有的甚至拖欠,很多漫画艺术家的生存环境非常恶劣,留不住人才,是对漫画行业的致命打击。”

  业内人士指出,我们动漫产品的盈利点单一,多限于版权,可以借鉴日本的ACG模式,即动画、漫画、游戏三者结合开发,互动推广。同时,手游产业发展也向漫画和动漫发展提供了新的盈利契机。

  高端人才不足,也是制约国内动漫产业发展的瓶颈之一,高等院校动漫教育体系和方法仍较为滞后。金城感叹:“目前的动漫教育都聚焦于动漫科技和技术,热衷 动态捕捉仪器,把3D渲染当成根本,但关键是我们的艺术造型有神吗?我们的漫画有故事吗?有感动人的力量吗?这个时候,贺友直等老艺术家的精神就值得我们 反思和光大,只有将深入生活的积累、千锤百炼的艺术技法,运用到富有想象力的故事创造中,才能培养出真正的漫画人才来。”

评价:
共  条记录 |  页 | 首页 | 上一页 | 下一页 | 尾页 |  页
内容:
(内容不能多于1000个字。多于字将自动清除)

热点新闻
菩萨的供品需要几样 贺兰夫人 陶瓷制作工艺流程 和田玉
首页 | 新闻资讯 | 贡品企业 | 专业市场 | 地方特产 | 民族特产 | 中华老字号 | 文化遗产 | 宗教用品 | 博览会 | 文化节 | DMOZ中文网站分类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