贡品王国 地方特产 民族特产 故宫珍藏 新中国国礼 奢侈品 西洋古董 中华老字号 会展 文化遗产 博物馆 文化节 文化学院 古籍善本 生意经
艺术天地 文房雅集 画廊 传承工艺 漆艺之光 陶瓷艺术 文化都市 贡品之乡 寻宝转让 拍卖 藏家珍品 创富会 经验分享 礼仪之道 美食文化
特产天地 酒韵 茶香 紫砂文化 盛世收藏 珠宝玉器 钱币收藏 红木家居 铜艺鉴藏 丝织锦绣 旅游天地 休闲时光 养生之道 邮票天地 雅玩之家
帝王列传 绝代佳人 皇家御制 贡品文化 鉴赏知识 千古人物 论坛 博客 圈子
logo 文化学院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民俗学院
品牌之窗
推荐产品
那些渐行渐远的广州老年俗

民俗学院

  过去广州人过年,大概是自农历十二月二十三日开始,谓之“入年关”,也就是开始感受到过年的气氛了。

  旧有《新春习俗歌》,是这样唱的:“腊月二十三,晒被洗衣衫;腊月二十四,清洁房边地;腊月二十五,扫房掸尘土;腊月二十六,洗净禽畜屋;腊月二十七,里外洗归一;腊月二十八,家什擦一擦,腊月二十九,脏物都搬走。”这首民瑶说的是广州郊区农村的习俗。广州城里习俗则是:二十三谢灶,二十四开炸,二十五蒸糕,二十六扫屋,二十七洗野(东西),二十八包粽,二十九贴对,三十团年。

  小年夜“谢灶”

  进入“年关”做的第一件事,是“谢灶”,又称“送灶”或“祭灶”。“灶”即“灶君”。古人的一种普遍观念,是“万物有灵”:什么东西都有个神存在,比如山有山神,河有河神,水井有井神,于是炉灶便有灶君。过去还有“官三民四家(水上居民)五”之说,即做官人家在农历十二月二十三、一般平民在二十四、水上居民在二十五举行谢灶仪式。旧俗把祭灶日称作“小年夜”。相传这灶君每年这时候就要上天庭禀报他所在的那个家庭的情况,玉帝将根据其奏述,对各家或赐福或降祸,所以百姓对灶神很敬畏。“谢灶”就是送灶君老爷上天。祭灶的贡品有;一碗米、两砖片糖、一封利是、一碗清水、一礼烧猪肉、一些蔗桔纸钱等。有些地方还有一匹纸马,给灶君老爷代步飞升。有的地方还特备一件黑衣、一双黑靴。总之要让这灶君吃得好,用甜品封他的嘴,又来去方便,好让他在玉皇大帝面前讲好话。又相传灶君是大老粗,不识字,于是还得备好一张“灶君疏”。此“疏”用红纸印刷,致祭者写上合家人等所做好事、地址、户主姓名等,边烧边默祝灶君老爷“上天言好事,下地保平安”。拜时焚香烧纸,完毕便放爆竹,礼成。拜完食品放在米缸里,叫做“责(压)瓮”。直至年卅晚,又把这灶君接回来,一起过年。

  过去人家炉灶烧柴火,天天在家煮饭,对灶君很恭敬。现在时代大变,烧煤气,工作忙,不在家吃饭是常事,再加观念大变,不信鬼神,还管什么灶君。“谢灶”这一民俗,除老一辈妇人可能还会做做样子外,几乎可说已是寿终正寝。

  廿四开炸

  送完灶君,第二日(农历十二月廿四)开炸。炸炮谷、煎堆、沙壅等等。清乾隆四十二年(1777)任广东学政的李调元在所著《粤东笔记》一书中记述:“广州之俗,岁终以烈火爆开糯谷,名曰炮谷,以为煎堆心馅;煎堆者,以糯粉为大小圆入油煎之,以祀先及馈亲友,又以糯饭盘结诸花入油煎之,名曰米花;以粉杂白糖沙入猪油煎之,名沙壅。” 另外廿四这天还炸油角、茶素、芋虾等,以备春节之需。这种民俗一直到文革前还盛行。春节临近,主妇们大忙,家家飘出油香满街。现在的广州再没有几户人家会开炸了。商店里煎堆、油角样样有,各式年品供应充足,掏钱就行,谁还愿意搞得这么麻烦。文革后出生的青年一代,大概连开炸都未见过。

  廿五蒸糕

  廿五蒸糕。蒸年糕、萝卜糕、伦教糕、马蹄糕、九层糕等等。“糕”、“高”同音,寓意是“新春步步高”。蒸糕没开炸那么麻烦,但跟开炸一样,这个民俗现在也式微了。有些家庭还会做,更多的家庭是不做了。

  廿六扫屋,廿七洗野

  廿六扫屋,廿七洗野(野,广州方言:东西,物品),说白了就是大搞清洁卫生。过年前广州人家基本上都要大搞清洁卫生,但农历十二月廿六、廿七日人们还要上班,搞不搞卫生得看时间安排,各家不同。所以这个民俗事实上也已式微。

  廿八包粽

  廿八包粽,有咸肉粽、碱水粽等。“剥而煎食,甚香。”(《粤东笔记》)。现在广州人家在端午节前包粽,在过年前包粽的甚少。

  廿九贴春联

  廿九贴春联,包括贴门对、横额、单语等,单语多写“天官赐福”、“新春大吉”、“万事胜意”、“出入平安”、“恭喜发财”等。对联有“一元复始,万象更新”,“宇宙乾坤大,江山日月长”,“人寿年丰家家乐,国泰民安处处春”等等。春节前贴春联在过去很盛行,几乎家家户户都要贴。现在也不讲究了,贴的不少,但不贴的可能更多。青年人更不在乎这个。

  三十团年。农历除夕又称大年夜,广州俗称“年卅晚”。团年的最主要内容就是一家人坐在一起吃团年饭,吃一顿最丰盛的晚餐。这个民俗一直没变。但过去的人家团年不只是为了大吃一顿,还要祭拜天地、祖宗,接灶君。大户人家还在大厅上挂上历代祖先画像,称“开真容”,并供以果品。神台铺上台围,地面铺上地毡或地席。所有神位参花挂红。家中有名人字画的亦于是日挂在厅中。现在这些习俗几乎都没有了。家中还安放有祖宗牌位的可能会烧炷香,那不过是做个样子;至于天地灶君,大概就没人管了。不少人家更把这顿晚饭安排到酒楼里,有些酒家一个月前就要订定年夜饭。在酒家吃饭当然不会有任何祭拜。可见这些习俗已为今天的广州人遗忘。

  年三十“卖懒”

  过去年三十还有一种风俗,那就是“卖懒”。这是小孩子玩的。广东许多地方都有这种风俗,而尤以广州,东莞一带最盛。明末清初的广东文献大家屈大均在所著《广东新语·事语》中这样记述;“岁除祭曰送年,以灰画弓矢于道谢祟,以苏木染鸡子食,以火照路,曰卖冷。”文中“卖冷”是口音之误(“冷”与“懒”在广州话里读音非常接近),实为“卖懒”,与江浙地区的所谓“卖痴呆”相同。

  “卖懒”风俗是这样的;年三十晚上灯后,给每个小孩一个煮熟的红鸡蛋(以苏木水染红)、一个茨菇,让他们点着一支香,提着灯笼,到街头巷尾去边走边唱:“卖懒,卖懒,卖到年卅晚,人懒我不懒。”这是广州小孩的唱法。东莞小孩则这样唱:“卖懒仔、卖懒儿,卖得早,卖俾(给)广西王大嫂;卖得迟,卖俾广西王大姨。”有的头尾还加几句:“卖懒去,等勤来。眉豆句,菊花开。今晚齐齐来卖懒,明朝清早拜新年……男人读书勤书卷,女人卖懒绣花枝。明日做年添一岁,从此勤劳,不似旧时。”卖懒歌的内容,大同小异,总之就是把懒卖出去,使自己变勤奋。唱完后再重复,一直唱到土地庙,把香插上香炉,再往回走。年纪幼小不去土地庙的,就由大人牵着手,由屋内走到屋外,唱完歌就把香插在门口土地神的牌位中。然后回到家里,把红鸡蛋分给家中的长辈吃,分食的人越多,表示自己的“懒”卖得越彻底,来年越勤快。这种风俗,一直延续到建国前。建国后在城中渐式微,农村偶有所见,在文革前已经几乎没有了,现在是彻底消失。

  此外,在岁晚时节,家家户户都要在门上张贴门神。画像以秦叔宝、尉迟恭居多,形象是全副披挂,手执钢鞭与利斧,威风凛凛的样子。这一风俗在今广州城区,亦已式微。

  年俗消亡,幸存花市

  可以说,过去广州人家过年前的民俗,随着时代变迁,观念更新,基本上已消亡殆尽,唯有这逛花市的民俗得以保存,不但得以保存,还发扬光大,花样更新。

  过去广州人自年廿三谢灶开始入年关,现在广州人没有这个感受,大家都在忙于上班工作呢!大概除了部分六七十岁上了年纪的,几乎没有人记得灶君。现在广州人开始感受到过年气氛的,不是祭灶,而是新闻媒体登出消息,说要封路搭棚开设花市了。

  北方人如果问广州人,在广州过春节最大的特色是什么?广州人会告诉他:迎春花市,行花街。行花街是广州话。如果用普通话来说,就是:逛花市。

  迎春花市又称除夕花市、年宵花市,是广州一种延续已逾百年的民俗。逛花市是广州人过新年的一个最隆重的节目,广州岁时节令中的一大特色。

  “无行花街唔(不)算过年”,这说法在广州很早就有了。

  近几年广州城区内的花市于年廿八正式开市,至大年初一凌晨二时结束。这段时间,在中国北方正是严冬腊月,大雪纷飞,万物肃杀,花木凋零。广袤的原野,白茫茫一片,千里冰封,寒气刺骨,人们大多是呆在房子里,懒得出门。南国大都会广州却是春意融融,和风吹拂,树木翠绿,繁花盛放。大多数年份,艳阳和煦,春光明媚,全无严冬景象;就算偶有寒潮南下,气温骤降,甚至阴雨连绵,也没有北方那种花谢叶落的肃杀之气。这跟北方大不相同。

  冯沛祖

  长期从事广州史地、人文、风俗的研究,从事文学创作,迄今已发表研究专著、小说、随笔、游记、文艺评论、剧本、翻译等各类作品数百万字。

评价:
共  条记录 |  页 | 首页 | 上一页 | 下一页 | 尾页 |  页
内容:
(内容不能多于1000个字。多于字将自动清除)

热点新闻
菩萨的供品需要几样 贺兰夫人 陶瓷制作工艺流程 和田玉
首页 | 新闻资讯 | 贡品企业 | 专业市场 | 地方特产 | 民族特产 | 中华老字号 | 文化遗产 | 宗教用品 | 博览会 | 文化节 | DMOZ中文网站分类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