贡品王国 地方特产 民族特产 故宫珍藏 新中国国礼 奢侈品 西洋古董 中华老字号 会展 文化遗产 博物馆 文化节 文化学院 古籍善本 生意经
艺术天地 文房雅集 画廊 传承工艺 漆艺之光 陶瓷艺术 文化都市 贡品之乡 寻宝转让 拍卖 藏家珍品 创富会 经验分享 礼仪之道 美食文化
特产天地 酒韵 茶香 紫砂文化 盛世收藏 珠宝玉器 钱币收藏 红木家居 铜艺鉴藏 丝织锦绣 旅游天地 休闲时光 养生之道 邮票天地 雅玩之家
帝王列传 绝代佳人 皇家御制 贡品文化 鉴赏知识 千古人物 论坛 博客 圈子
logo 文化学院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民俗学院
品牌之窗
推荐产品
宋代的春运:可打马的回家 乘客车很时髦

民俗学院

雪溪行旅图(宋)(资料图)

  1月24日,2016年度春运正式拉开帷幕,高铁、飞机是现代人最便捷的交通工具,那距今千年的宋代人又是如何回家过年的呢?如果你有幸穿越来到大宋的首都东京(开封),也称汴京,在街上看到飞驰而过的骑马人,带着大包袱小行李,你别以为都是公干的官人官差,好多是回家过年的游子打的“马的”;还有从你身边呼啸而过的各类厢式客车,也是很时髦的春运工具。

古人出行(资料图)

  打“马的”很方便,

  就像今天的出租车一样

  那时的交通条件,租赁一匹马骑着回家过年,就像今天我们打的一样方便,尤其是在东京这样的大都会,打理经营出租马匹业务的门市很多。孟元老《东京梦华录》卷4《杂赁》记载:“寻常出街市干事,稍似路远倦行,逐坊巷桥市,自有假赁鞍马者,不过百钱。”也就是说当时在京师城内乘坐出租马,大概最远不超过100文即可。该书同时还记载,独牛车之类“亦可假赁”,还有“赁轿之家”。

  熙宁五年(1072年),正是宋神宗支持王安石变法的前夜,大宋的经济已经有了很好的发展,此时有一个日本僧人叫成寻来到中国,来到汴京作旅游访问。他把这次访问写成了一本书《参天台五台山记》,记载了他此行的收获和感受,书中对他在汴京的交通情况记载比较详细。可以例证当时大宋首都的马匹租赁交易情况。成寻来到京师开封后,通过记录来看主要以马为代步工具,而且全部是租赁的。从住处前往皇宫,一行8人加翻译租了9匹马,付钱900文,合每匹100文:“马人人与钱九百文了,各百文有也。”数日后的一天租马9匹,参拜了几处大寺院,付钱1贯500文:“今日借马九匹,与钱一贯五百文了。”每匹约167文,大概属于包天的价格。次年正月又两次租马,每匹约支付100文:“借马九匹与九百文毕。”三月,又租马到显圣寺,价钱是70文:“马各七十文毕”;租马到吴枢密家,价钱是100文:“马人与百文”;次年四月,“三藏共行寿圣院尼大师斋所,通事、小师二人同去。路极远,三十里,北门外院也……马人与一百五十文。”所谓的150文,自应是每匹马的乘骑价格。来回60里,每里平均2.5文,看来起步价不高。由上面所述可以看出,成寻之所以选择打马的,主要是便捷,价格不高也是重要原因。

  成寻在中国期间,除了“打马的”之外,还“打轿的”。据成寻《参天台五台山记》一书记载,后来他来到杭州短暂停留,前往灵隐寺拜会高僧后,被用轿子送回住处,支付轿夫每人50文:“轿子担二人各五十文”,共100文。他又在剡县城内从住处到国清寺之间用轿子,“轿子功七十文”,花了70文;继续前进向邻近的新昌县,“私以六百七十文钱雇二人乘轿,余人徒行。过三十五里,至新昌县”。以670文雇了一顶二人抬轿子,行走了35里,约合每里每人9文多。到台州后拜访寺院、官府,用轿多次:“担轿二人,各与六十文钱”,共120文;又一次“担轿二人,各与钱卅文”,共60文;又一次“轿人各与二十四文钱了,共48文”。大概是在本地的短途数十文到100多文,到邻县的长途数百文。

  客车宋代已经出现,

  坐车回家过年很时髦

  骑马、坐轿在交通高度发达便捷的今天看来慢死了,那时的“春运”怎么办?其实,客车在宋代已经出现了,那时人们乘坐客车回家过年已是件很时髦的事。

  曾看过一本书《宋朝完美生活》,文中写道:“‘四爷定了先走陆路到万州,而后转水路回杭州,得先雇车。让大河这两日去市上的几家车行看看行情。’钱氏对碧烟道。碧烟想了想,‘奴婢省得,看这些东西怎么也需要两辆太平车,三牛厢车一辆给仆从,两辆独牛厢车给四爷、四娘子和小娘子,还有随身侍婢和小厮。’”作者短短的几句话,信息量很大,描绘了一幅宋代“春运”回家过年的出行图。文中既说明了宋代“春运”的方式是坐客车,也介绍了用车方式是雇车,就像我们今天长途客车,分为客车和货车两种,拉物品的货车叫太平车,租了两辆;大客车叫三牛厢车,仆从乘坐;高级点的小客车叫做独牛厢车,给老爷小姐坐。

  从查阅的文献记载来看,宋代的“春运”就已经开始使用客车了。那时的客车主要有以下几种:一是比较高级的客车,就是上文的独牛厢车。一般是汴京贵族宅眷所坐的一种车子。据孟元老《东京梦华录》记载:“有宅眷坐车子,与平头车大抵相似,但棕作盖,及前后有勾栏门,垂帘。”另一段说:“命妇王宫士庶,通乘坐车子,如车檐样制,亦可容六人。前后有小勾栏,底下轴贯两挟朱轮,前出长辕,约七八尺,独牛驾之。亦可假赁。”这里就记载了可以租赁到,更便于“春运”调配。其实,这种车子,在其他城市也得到了推广使用,陆游在《老学庵笔记》中记载:“成都名族妇女,出入皆乘犊车。”这种犊车就是汴京的独牛厢车。

  二是能坐多人的大客车叫三牛厢车,而且带卧铺。这种车子多用于长途旅行,更适合“春运”。在南宋有一幅名画叫《雪溪行旅图》,虽然作者已无从考证,但就是这幅名画,给我们留下了宝贵的宋代客车“春运”图。这种宋代客车,就在这幅画中得到了详细的直观反映。画中前后共有三辆三牛厢车。从图中来看,这种车子以三牛牵引,力量大,可载多人,适合于长途运输。双层车厢,上层低而宽,是卧铺,下层高而窄,是车厢,整个车子呈拱形。其中最前边的那辆车有人正从下层向上层爬去,第二辆车门大开,车上层有人裹被而卧,下层一人闲坐。最后边的车上下层皆闭门看不到里面的情况,似乎没有乘坐客人,也许是备用车辆。这一组三辆车一起出行,既能多拉客人,也便于长途互相照应。有了带卧铺的“三厢牛车”,那时的“春运”已经很便捷了。

  三是有一种快速客车被称为细车。宋周煇的《清波杂志》记载了当时的一些典章制度、风俗、物产等,在卷二《凉衫》中说:“旧见说汴都细车,前列数人持水罐子,旋洒路过车,以免埃盖蓬勃。”另外在周煇《北辕录》中说,他在出使金国时,路过淮北也见过这种车子。这种细车每役用十五匹驴子,有五六个人把车,赶车者不用鞭子而用巨梃击打驴子。由于役用驴子较多,赶车者又舍得打驴子,因此车速极快,“其震荡如逆风,上下波涛间”,可见其速度之快,适合办急事,送个快递没问题。急于回家过年的打工族,多花些银子,甚至可朝发夕至。

  再有一种客车叫氈车。是当时妇人乘坐的一种车子。司马光在其居家礼仪的专著《书仪》卷三中说:“今妇幸有氈车可乘,而世俗重檐子,轻氈车。借使亲迎时暂乘氈车,庸何伤哉!然人亦有性不能乘车,乘之即呕吐者。如此,则自乘檐子。”檐子,是北宋都城盛行的一种非常豪华的大型轿子,供贵族妇女使用。看来那时有些人还不适应氈车这种新生事物,不敢或者不愿意坐客车,甚至出现了晕车现象。但是为了回家过年,相信还会有人毫不犹豫地选择它。

评价:
共  条记录 |  页 | 首页 | 上一页 | 下一页 | 尾页 |  页
内容:
(内容不能多于1000个字。多于字将自动清除)

热点新闻
菩萨的供品需要几样 贺兰夫人 陶瓷制作工艺流程 和田玉
首页 | 新闻资讯 | 贡品企业 | 专业市场 | 地方特产 | 民族特产 | 中华老字号 | 文化遗产 | 宗教用品 | 博览会 | 文化节 | DMOZ中文网站分类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