贡品王国 地方特产 民族特产 故宫珍藏 新中国国礼 奢侈品 西洋古董 中华老字号 会展 文化遗产 博物馆 文化节 文化学院 古籍善本 生意经
艺术天地 文房雅集 画廊 传承工艺 漆艺之光 陶瓷艺术 文化都市 贡品之乡 寻宝转让 拍卖 藏家珍品 创富会 经验分享 礼仪之道 美食文化
特产天地 酒韵 茶香 紫砂文化 盛世收藏 珠宝玉器 钱币收藏 红木家居 铜艺鉴藏 丝织锦绣 旅游天地 休闲时光 养生之道 邮票天地 雅玩之家
帝王列传 绝代佳人 皇家御制 贡品文化 鉴赏知识 千古人物 论坛 博客 圈子
logo 艺术天地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艺术评论
品牌之窗
推荐产品
艺术只是有钱人的游戏吗(下)

艺术评论

佐伊·伦纳德(Zoe Leonard)的作品《模拟》(Analogue,1998–2009)第17章 2015年6月27日-8月30日,纽约MoMA Museum of Modern Art

  佐伊·伦纳德(Zoe Leonrad,b。 1961) 是MoMA去年呈现的又一精彩展览。作为一个葡萄牙难民的女儿,伦纳德在ACT-UP的口述史项目中说: “我的家庭甚至算不上工人阶级,我们是真的非常贫穷。“

奥斯卡·穆里略(Oscar Murillo)在“永远的现在:非时间性的当代绘画

  奥 斯卡·穆里略(Oscar Murillo)在“永远的现在:非时间性的当代绘画“(The Forever Now: Contemporary Painting in an Atemporal World)展览中展出的帆布装置 2014年12月14日-2015年4月5日

  年轻的哥伦比亚艺术家奥斯卡·穆里略(Oscar Murillo,生于1986)尚未能在MoMA举办自己的个展,但在美术馆“永远的现在“(The Forever Now)绘画展中,他的绘画作品是最具有讨论价值的一个话题。穆里略可谓是一批靠努力奋斗才有所成就的当代艺术家的典型,有时候这在某一程度也反应了这个 艺术圈在论及“阶级”问题时是有多么不靠谱。这里,我想到的是收藏家族卢贝尔(Rubells)当初办曾了一个穆里略与哥伦比亚甘蔗糖工厂厂主的见面会, 艺术家的家庭曾在那里工作过。

  我相信还有很多例子我尚未提及。但无论如何,在历数了一遍去年的一些精彩亮点后,我认为当代艺术的 社会背景的分布似乎还是相对均匀的。一旦偏离了“中产阶级“的基准,那么无论是偏向极其富有还是非常贫穷,都具有相同的可能性。与艺术经济向富裕阶级一边 倒不一样,正常的现实是相反的。

  我始终还是坚持自己对罗斯的展览“Everything and More“的看法,去看一下吧!然而,在阅读了artnet自由艺评人布莱克·高普尼克(Black Gospnik)在《纽约时报》上撰写的有关罗斯的概况时,我发现一个相当引人注目的细节:

  “为艺术而艺术的选择与成长背景并不相关,(我成长在)纽约上州的一个农场,晚餐桌上进 行的都是一个从事人道主义援助的母亲和一个作为城市规划者的父亲之间的一些沉重的话题。(她把一个细节撇得干干净净:她父亲所从事的所谓“规划”实则是在 建立一个庞大的地产帝国。其父是可持续住房的开发商Jonathan F.P。 Rose,他是冠名纽约自然历史博物馆“罗斯地球宇宙中心“(Rose Center for Earth and Space)以及布鲁克林音乐学院的“罗斯剧院”(Rose Cinemas)的罗斯家族的后代。)“

  不过话说回来,出身名门的人对于阶级的问题一般都会采取这样的处理方式:对它完全置之不 理。没有一个艺术家会希望她/他的作品被当作通过不劳而获的优势所达成的产物,从而被人们遗忘。达什·斯诺的祖母同时也是他的赞助人克利斯朵夫·德·梅尼 尔(Christophe De Menil)曾经对一位记者诉苦说:“(人们)一直把达什和德·梅尼尔家族联系起来,这对他来说太糟糕了。大家都会认为,哦,他是依仗着家族的,或者他们 就会在你名字前加个封号,比如‘大亨‘之类的。“

  然而,无论是出自公众的美好期许还是其自身的感知,视觉艺术在很大程度上都被赋予了一个 胸怀广大和体察重大社会意义的使命,而非专供有钱人把玩的诡异的亚文化,比如盛装舞会等等。而对这一话题的预谋性集体失声,阻止了人们对视觉艺术如何才能 成为众望所归的适普性和关联性事物作出进一步的建设性思考。

2015年度James W. Ray杰出艺术家奖项获得者,作家大卫·席尓兹(David Shields)

  2015年度James W。 Ray杰出艺术家奖项获得者,作家大卫·席尓兹(David Shields)

  此为一例:珍。格雷夫(Jen Graves)在《The Stranger》上发表了一篇很重要的文章,质问那些颁布艺术奖项、资助艺术创作的机构是否该应该努力确保颁发的奖金惠及到了那些真正需要它们的艺术 家。有一个相关的例子,即是西雅图艺术家基金会(Artist Trust)将最高5万元的艺术奖项授予了作家大卫·席尓兹(David Shields)。这个奖项的原意是为了帮助那些谋生艰难,需要钱支付房租和维持基本日常开支的艺术家们,然而无论公平与否,这样的结果都让人侧目。获奖 者席尓兹不仅自己出演了一部由詹姆斯·弗兰科(James Franco)导演的自传电影,而且他还从来不讳于公开讨论自己高达20万美金的收入。虽然这些并不足以让他归入那1%的高收入人群,但至少这些钱应付他 的“最基本需求“早已绰绰有余。此外,他还再次与弗兰科合作一本关于女歌手Lana del Rey的同人小说。

《Flip-Side: Real and Imaginary Conversations with Lana Del Rey》一书的封面。 作者:James Franco and David Shields 出版社:企鹅出版社

  《Flip-Side: Real and Imaginary Conversations with Lana Del Rey》一书的封面。 作者:James Franco and David Shields 出版社:企鹅出版社

  珍·格雷夫就这个问题向基金会施压。但该奖项的创立者则坚称“作品是否出色“是他们唯一的考量,基金会的董事还解释说,“‘考虑申请者的经济需求‘,我们从来都没有这么做过,我也不知道是否有其他人这么做过。”

  同时,他坦承该基金会在三年前并没有考察获奖者的种族或性别,但自从他们开始考虑这个问题,该奖项 也更具有代表性。(尽管如此,考虑到种族和性别的问题与经济来源纠葛的程度,我还是怀疑他们在没有进行更多考量的情况下,奖项是否真的能做到全面的代表 性)。然而,当被问及艺术家的“需求“时,他们则声称“这侵犯了艺术家的个人生活。”

写有“Free Education To All

  写有“Free Education To All“的条幅在学生占领Cooper Union校园期间,被挂在了学校教学楼前。

  经济问题依旧是这个话题中心的一个盲点。事实上,这个盲点让我都不禁怀疑“越来越多的文化空间正被极度富裕的文化生产者所占领“这句论断是否有其正确性,可惜我目前唯一掌握的就只有这个数据。

  那份英国的调查报告产生之时,正当政府对公共文化资金施行了大幅削减,而报告正是建立在艺术在社会流动性方面有所衰退的假设上的,所以 才会出现了“中产阶级的人们掌控了艺术“这样的结论。在美国,也有许多像Cooper Union免学费事件的结局那样的故事[编注:Cooper Union曾经是美国唯一一所免收学费的私立大学,鼓励最优秀的人才得到免费教育,但由于经营管理不善,于2013年开始征收学费,引起巨大争议],说明 那些出身平凡的人在艺术圈闯出一番天地的机会将更加微乎其微。

  事实是,我真的不知道这样的比率将会小到什么程度。我们尚且没有把楼道里的灯打开,更不用说怎么厘清里面混乱的局面了。

  来源:artnet新闻


评价:
共  条记录 |  页 | 首页 | 上一页 | 下一页 | 尾页 |  页
内容:
(内容不能多于1000个字。多于字将自动清除)

热点新闻
菩萨的供品需要几样 贺兰夫人 陶瓷制作工艺流程 和田玉
首页 | 新闻资讯 | 贡品企业 | 专业市场 | 地方特产 | 民族特产 | 中华老字号 | 文化遗产 | 宗教用品 | 博览会 | 文化节 | DMOZ中文网站分类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