贡品王国 地方特产 民族特产 故宫珍藏 新中国国礼 奢侈品 西洋古董 中华老字号 会展 文化遗产 博物馆 文化节 文化学院 古籍善本 生意经
艺术天地 文房雅集 画廊 传承工艺 漆艺之光 陶瓷艺术 文化都市 贡品之乡 寻宝转让 拍卖 藏家珍品 创富会 经验分享 礼仪之道 美食文化
特产天地 酒韵 茶香 紫砂文化 盛世收藏 珠宝玉器 钱币收藏 红木家居 铜艺鉴藏 丝织锦绣 旅游天地 休闲时光 养生之道 邮票天地 雅玩之家
帝王列传 绝代佳人 皇家御制 贡品文化 鉴赏知识 千古人物 论坛 博客 圈子
logo 漆艺之光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漆器资讯
品牌之窗
推荐产品
中国漆艺的自杀与他杀的双重困境

漆器资讯

前段时间刚从韩国回来的清华美院教授周剑石一见面就向笔者展示他带回来的宝贝,都是些漆的树皮和原料,由漆树酿制成的蜂蜜和泡酒,以及由日本人翻译的韩国人开发的各种由漆开发出的各种日用品和保养品的宣传册。

  据有数据显示,2003年,日本最大漆艺产地轮岛市漆工组合,于中国河南购入1000亩土地,种植中国优种漆树。目的,只求大量、优质生漆,直输轮岛。2010年,中国收割生漆约150-200万吨。由于产量居高,质量优异。故此,日本、韩国每年从中国购入95%以上的生漆。

  “我们中国的漆树比全世界任何国家都多,但大都在那儿‘荒废’着,日韩从我们国家进口以后,人家偷偷秘密地深加工,这就是我难受的地方……”。2000年,周剑石从日本留学回国,一头扎在清华美院的当代漆艺教学一晃已有十五个年头。

  周剑石的担忧并不是杞人忧天的一厢情愿。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古老的中国漆艺和其他艺术种类一样,在当代面临着重新焕发生命力的难题。在著名漆画艺术家乔十光看来,当代性是传统漆艺生存发展的首要条件,辉煌灿烂的漆艺传统是由历代无数个当代连接而成的,昔日的当代成为今天的传统,今天的当代也会成为明天的传统,传统仿佛一条向前流淌的长河。停滞不前地继承传统不但不能真正地延续传统,反而会导致传统的断代和消亡。

第二届湖北国际漆艺三年展现场 关勇作品
第二届湖北国际漆艺三年展 张温帙作品

  漆艺的当下困境

  “中国的传统漆艺,目前存在着‘自杀’和‘他杀’的双重危险,这不是耸人听闻,君不见承袭着明清雕漆传统的北京雕漆厂已经解体。北京金漆镶嵌厂也转向经营与漆艺关系不大的古典家具。新绛的云雕、成都的雕填、屯溪的菠萝漆……都濒临失传,新生的中国漆画也面临着被合成漆‘绞杀’的危险。”早在《走向当代与恪守传统》一文中,乔十光就表示了漆艺在当下的重重困境。

  在乔十光看来,传统漆艺走向当代的关键是走进当代人民的生活,漆艺离开了人民的生活就失去了生存的土壤。战国时代漆文化的繁荣是由于漆器以其华美、轻便的特质不仅在礼器、祭器、丧葬用品方面取代了青铜器,而且在食器、酒具、家具、舟车等人民生活方面也成了主宰。明清漆文化的盛世,除了宫廷需要的陈设性漆器之外,民间的建筑、家具以及生活用品小到掸子把、扇子骨,也到处与漆结缘。

日本漆艺家大西长利作品

  而在这方面,现当代的日本显然做到了更好的普及。它体现在日常的生活中,融入于日本人生死相关的文化之中。来世婴儿要去神社取名, 途经的鸟居门是朱漆所髹。步入彼岸的逝者,家人要为其建起黑漆莳金的牌位、置办漆制的佛坛。1991年,中国漆画福冈巡回展的赞助人——长谷川裕一先生,就是全日本最大的佛坛经营商。他不仅有很大的制作厂房,在银座的繁华地段,还有他贴满金箔的品牌店,他在家乡更建有一座长谷川漆博物馆。

  在清华美院教授周剑石看来,漆艺在日本的食文化中体现得更为突出。“很多家庭都用漆碗, 漆筷, 享用美味的和食。摆满生鱼片的台子、荞麦面的围盒, 因漆的润泽,使料理也增色不少,令人胃口有加。正月初一,按传统习俗,要用髹漆酒壶、往髹漆酒杯中倒满屠苏酒。一家人不分男女,依年龄顺序,从最年幼者到最年长者,轮流喝上一口。茶道中的茶筒、茶托和甜点碟子等,多以漆来髹之。而那装满妻子情、母亲爱的便当盒,更非髹漆而不能满足。分布在世界各地的和式餐馆,无论大小,髹漆的膳具,比比皆是。此外,日本的漆艺家们,还开发了漆制啤酒杯、葡萄酒杯、咖啡具等许多现代生活器皿。到过日本的人,都会在档次不同的超市、百货店瞥到许许多多、形形色色、玲锒满目的精美漆器。”

  “另外,东京都博物馆、涩谷区松涛美术馆、德川市美术馆等,长期陈列日本、中国、韩国和其他国家的部分古代漆器。东京都美术馆、大型百货商店的展厅和银座、青山、惠比寿、横滨、镰仓等街道的大小画廊,年年、月月经常更换着,各种各样现代漆艺作家群体的联展和个人展览,只要你有闲暇,不需多少花费,或者根本不需花费,就可以每天去观摩欣赏漆的艺术。”

日本漆艺家大西长利作品

  亚洲当代漆艺的三足鼎立

  在周剑石看来,漆艺文化在日本人生活中的普及得益于漆艺产地、漆艺教育和漆艺展览等基础的积淀。“研究日本现代漆艺产地的首选是轮岛,受轮岛的影响,其他产地也深知培养新人,作为后备力量的重要性。木曾郡建立了漆器学院(夜校)。香川县成立了漆艺研究所。会津市开办了漆器技术传习所。京都府建起了漆器技術中心和京都工业试验场漆艺教室。金泽市郊在卯辰山下创办了工艺工房,为刚出校门还未能完全自己独立创业的毕业生,提供创作场地和资金一次,来扶持传统工艺未来的匠师。除了日本全国各漆艺产地兴办的培养年轻人的教学机构外,在日本政府文化省、教育省、教育厅管辖下的许多大专院校中,开设了漆艺专业,培养实践、理论类的专科、本科和硕士、博士等学生。为国家输送漆艺专业创作、研究和教学方面的人才。”

  在日本有多所高等院校中开设漆艺专业,比如国立东京艺术大学,是日本最早设立漆艺专业的艺术院校。至今已有120年的历史。很多技艺高超、具有影响力的漆艺家毕业于此。如松田权六、寺井直次、高桥节郎、大西长利、增村纪一郎、三田村有纯等。

韩国漆艺家金圣洙作品

  据周剑石介绍,按艺大的编制,漆艺专业设2名教授(教授一般从学校和社会上选拔, 通常服役到67岁)、3名非常勤助手(助手一般从硕士毕业生和社会上选拔)和1名讲师(讲师一般从非常勤助手当中或社会上选拔)。现在招收本、硕、博三个层次的本国学生和外国留学生。每届本科生的人数不等,从2、3 人到10多人(女生人数常多于男生)。此外,世界各地的学人。以研究员和客座教授的身份,都可以在此进行短期或长期的研究。考艺大本科竞争激烈,录取比例大约是36: 1。但是,考研相对有把握,艺大基本上是本硕连读,漆艺本科生一般都在毕业创作时使足全身之力,因毕业创作的成绩, 直接影响到能否取得考研的资格。每年,除个别之外,多数学生都能以富有个性的创意,完成度很高的毕业创作作品得到指导教师们的肯定。通过人体素描、色彩造型和使用彩漆创作的一次考试,工艺、漆艺技法理论性的笔试和面试后,一般都可继续攻读硕士学位。大学不包分配,但为每一位毕业生咨询、推荐工作。毕业生们大都经过若干年的不断努力,最终成为传承漆艺的优秀匠师,具有影响力的漆艺家,几人组合或独立创办漆艺工房,就职于地方的漆艺产地,亦有回到母校或其他大学担任漆艺专业的教职……

韩国漆艺家金圣洙作品

  “后来我在清华美院的漆艺专业就率先在教学中引入像东京艺术大学我的指导教师大西长利先生的“蒔绘工艺”,还有后来韩国女子大学的金圣洙教授也被我请到这里来教漆器造型,这都是通过教学的范畴引入当代漆艺。大西和金教授,加上乔十光老师,真是亚洲现在三国鼎立的三件宝。有机会我们确实应该把这个好好梳理一下,把他们的东西怎么让年轻人续这个脉。”周剑石说到。

  除此之外,在周剑石看来,漆艺要向前推进发展还得做到回应我们这个时代的时尚文化。“要和时尚对接,工艺才能发展,因为生活样式都改变了,所谓的时尚就是这个时代崇尚的文化样式、文化形态向前发展。当然我们并不是说我们非要穿巴黎时装周的设计,非得穿GUCCI的时装设计,现在相反中国风也起来了。我们要突出自己的当代艺术,那么就要一步一步地向前走,我们有传统的绿色材料,而且对身体还是健康的,开发出各种年轻人消费的首饰装饰具,这也是回应这个时代的方法。其实古代也有这个脉,古代有“漆立纱帽”,官员为了夏天自己戴官帽有形又不能太热,他就拿织的网眼立纱,用漆染成黑色,外表又有造型,往上一戴还透气。此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是大家都把它忘记调动了,漆其实可以作为天然染料使用,我刚才提到带了一个金黄色的围脖,就是拿漆当染料,这个可以向时尚领域进军。”

中国

  漆艺的重新出发

  “整体来说,我们的当代漆艺起步还是比较晚,像我之前出版的《中日韩现代漆艺研究》,虽然我们的漆画起步比较早,但我们真正地把研究现代漆艺提到议事日程上来还算比较晚。所以现在创作的条件方面我感觉跟韩国的差异比较大,这次在韩国首尔女子大学参加了他们的漆画教学工作室、创作基地,他们的设备都很先进,有一些现代的专门为漆艺工作制造生产出来专用的设备,这是从硬件方面来说。”前不久刚才韩国回来的评论家皮道坚对记者说到。

  皮道坚表示,虽然起步晚,但中国漆艺在这几年的情况有了长足的进展。“这个进展表现为高等院校对于漆艺教学的重视。比如最早的清华美院、中国美院、广州美院,四川美院、湖北美院等都有了相关的漆艺专业。而且在不久以前在广州美院举办了一场关于中外漆艺教学的研究展,漆艺的教学已经又上了一个新的水准,大家开始从学术方面而且有国际视野的进行探讨,这些都是很好的现象。早先几年,我们编《中日韩现代漆艺研究》那本书的时候,还没有一个公立的美术馆在关注漆艺。现在也已经有了湖北美术馆的国际漆艺三年展,福建美术馆也做了两岸的漆艺展,现在听说福建还在准备做一个漆艺双年展,从这些方面来说确实是有长足的进展。”

“髹漆的深度——2015中外髹漆艺术教学研究展”展览现场

  “另外,还有一点很明显的值得我们谈到的,也令我们感到欣慰的就是,中国的漆艺应该走出去,像湖北美术馆刚刚不久带上他们的漆艺到埃及开罗的国家美术馆去展出。此外诸如像香港汉雅轩的张颂仁先生,因为他最早和我、陈勤群合作做漆艺双年展策展人,后来就把慢慢把漆艺家的作品推向欧洲的英国、意大利。”皮道坚说到。

  不仅如此,以福建为首的当代漆艺正在重塑一个完善的漆艺发酵环境。除了院校培育的漆艺艺术家不断在国内外获得成功之外,更重要的是民间和政府对漆艺的认知。“首先民间和政府对漆艺有认知,然后我们院校的介入,弥补了工艺美术厂、漆器厂培养人才的单一的模式,由院校作为一个学科的教育进行一种传播、推动,所以现在有很多的毕业生在社会上承担这种漆的传统漆器的继承包括创新,以及跟当代人们的审美理念结合派生出来很多漆的衍生品。这样的话,漆的用品慢慢重新成为一种大众消费,当然个中有高中低之分,但是整个漆的氛围、生态比较完善了。目前几十年来沉淀下来,福建不仅是一个漆画发展最发达的地区,也是一个民间的漆艺,现代的漆艺术比较发达的地区。”福建师范大学教授汤志义对记者说到。

  在汤志义看来,不仅在工艺品的开发方面,在纯艺创作方面,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学会用当代的观念、理念介入漆艺术创作,是他从事教育和艺术创作这么多年以来很欣慰的事。“传统漆艺如何实现当代语言的转换?面对各种艺术思潮、样式,艺术家在创作方面面临着一种自我选择。作为院校这样一个学术的前沿阵地,如何在教学上以至于个人的科研上面实现这种当代语言的转换,我觉得这个在十几年前我们就面临,而我一直都在求变,因为在我的意识里面变化是无处不在,这符合我对艺术的理解。”

  “再过几年,福建整个漆艺的面貌会更强盛一些,更多元一些。但现在底子已经不错,政府在各个层面扶持成立了各种机构,现在我所知道的是福州马上要成立举办首届福州的国际漆艺双年展,我们也是充满了期待,因为从这个层面其实辐射了全国,也是为全国漆艺的发展做着贡献。”汤志义说到。

(文章来源:雅昌艺术网)

评价:
共  条记录 |  页 | 首页 | 上一页 | 下一页 | 尾页 |  页
内容:
(内容不能多于1000个字。多于字将自动清除)

热点新闻
菩萨的供品需要几样 贺兰夫人 陶瓷制作工艺流程 和田玉
首页 | 新闻资讯 | 贡品企业 | 专业市场 | 地方特产 | 民族特产 | 中华老字号 | 文化遗产 | 宗教用品 | 博览会 | 文化节 | DMOZ中文网站分类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