贡品王国 地方特产 民族特产 故宫珍藏 新中国国礼 奢侈品 西洋古董 中华老字号 会展 文化遗产 博物馆 文化节 文化学院 古籍善本 生意经
艺术天地 文房雅集 画廊 传承工艺 漆艺之光 陶瓷艺术 文化都市 贡品之乡 寻宝转让 拍卖 藏家珍品 创富会 经验分享 礼仪之道 美食文化
特产天地 酒韵 茶香 紫砂文化 盛世收藏 珠宝玉器 钱币收藏 红木家居 铜艺鉴藏 丝织锦绣 旅游天地 休闲时光 养生之道 邮票天地 雅玩之家
帝王列传 绝代佳人 皇家御制 贡品文化 鉴赏知识 千古人物 论坛 博客 圈子
logo 创富会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创业故事
品牌之窗
推荐产品
刘永行——饲料里的国王 平民化的创业故事

创业故事

    在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上,关于农业与农民的问题,一直是国家经济、政治的核心问题,历史的演绎便隐藏在一次又一次的农民运动中。而在现今的商业社会里,很多财富故事虽然都发生在繁华城市的高楼商宇间、发生在证券交易所的无彩显示屏上,但背后却也无不牵涉着另外一个巨大人群的价值。

    而在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几十年里,有一个人成功地发现了“农民”这一群体的商业价值,并以一种互赢的商业模式成功开发,以至最终助其登临“中国首富”之顶,这人就是刘永行,他与几兄妹创建的“希望集团”是中国最大的饲料企业,“希望”之后所有的国际品牌都撤离了中国,并在几十年中虽每每**中国巨大的市场却没敢再来;而刘永行本人也因此载誉无数,他被称为“中国饲料大王”,被评为“优秀民营科技企业家”、2001’CCTV十大风云人物……而其财富值也一路攀升,在2001年的《福布斯》中国大陆百富榜上,以刘永行为代表的希望集团以83亿人民币的资产位列大陆百富榜首位,成为中国首位真正依靠农民而当上“首富”的人。

    这是一幅令人充满想象的图画,一个以1000元起步的人,一个为农民做饲料的人,却能在短短几十年中成为中国首富,这其中包含着怎样充满传奇色彩的历程呢?饲料里的国王谁都不会知道自己20年后的命运会是怎样的?1983年,当狠心卖掉了手表、自行车与家电,而换来1000元创业资本的刘永行与他们的兄妹们也都不会知道,自己会在二十年后的情景,而命运便总是这样把它所需要的人去找来以完成自己的神秘目的,这次的目的是要刘家兄妹成为中国首富。

    刘永行出生于四川成都市一个叫新津县的小地方,家里共有兄妹五人,老大刘永言、老三刘永美、老四刘永好及小妹刘永红,刘永行排行老二。父母之所以为他们取了这样一串名字,主要是对他们的品性寄予厚望,希望他们“永远的言行美好”,虽然这个祝福因为后来老三送给别家,被改名为陈育新而不再那么连贯,但刘家后来的发展,却真与这样一个愿望不无相关。

    80年代的四川主要以农业经济为主,再加上人口众多等因素,因此贫穷四处蔓延,而刘家便也一直处于贫困之下。1980年发生在刘永行家的一件事,便令他终身难忘:那年春节,刘永行还在学校上学,家里仅剩两块多钱,但这些钱也不是用来过年的,而是要在第二年用于学习之用。那时刘永行的儿子已有4岁,小孩子家看到邻居过年都有肉吃,便也吵着要吃肉。儿子的这个要求并不过分,但对于刘永行来说却是一个两难的选择。考虑良久后,刘永行把心一横,拿着这些钱到市场上买了一只大鹅——他还没不起猪肉,只能买比较便宜的鹅,但这好歹也算是肉了。儿子看着爸爸买来的鹅万分高兴,便抱着玩耍,结果不小心松掉了捆脚的绳子,却不曾想鹅“解放”后马上逃走了,于是刘家所有的珍贵财产也便这样跑掉了——本来这至少会成为刘家一顿“丰盛”的年夜饭,或是刘永行第二年的一笔学费。

    不过这件事对刘永行更大的意义在于:他在无意之中,为刘永行打开了一条全新的道路。

    鹅跑了之后,儿子又吵着要吃肉,但全家已没有一分钱来买。这时有个人为刘永行介绍了份“活”——修收音机。时逢新年过节,老的修理工都已回家,而很多人家又想在新年前把当时昂贵的家电给维修好了,于是便为懂得维修技术的刘永行提供了第一次“掘金”的机会。

这一掘的数量是300多元——这几乎是当时一户人家一年的收入——而给刘家的意义是:儿子有肉可以吃,全家还可以舒适的过上一年。更大的意义是为刘永行的创业之路开了一个崭新的开端,因为一个人在年轻之时的某些经历往往会刻画在其一生的轨迹之中,影响深远。

    这件事直接导致了刘永行他们在1982年时,孤注一掷地开始养鸡、养猪:兄弟四人卖掉了各自家中最贵的手表、自行车、收音机、电视机等,凑齐1000元钱,办了一个“育新养殖场”。养殖场的经营并不顺利,虽然四兄弟很辛苦的经营,但因上当受骗,结果一期下来,四兄弟的养殖场只赚到了720元。难能可贵地是,四兄弟并不因此而气馁,而是决心继续努力。这时他们找到了改变他们一生命运的小鹌鹑——作为国家新引进的物种,小鹌鹑在80年代前期还是一种娇贵的生物,也因此蕴藏着丰厚的利润。依托于养鸡的经验,刘家四兄弟大胆的引进养殖鹌鹑,结果令他们喜出望外,在摸索出了一套养殖方法后,兄弟四人在第一年的资产就变成了3000元,第二年变成了1万元,而到第七年时,这个数字变成了1000万元——那时离“万元户”的口号提出还没几年时间。不过这期间发生的一件事,却是彻底改变刘家四兄弟命运的转折点。

    1986年的一天,四兄弟看到一个电视广告:泰国正大集团在中国办了个饲料厂,结果让中国原本瘦弱的猪仔们只只变得白白胖胖,正大饲料成为中国百姓争相购买的致富帮手,在很多地方,都出现了农民排长队买饲料的景象,甚至需要送礼托关系才能搞到这种神奇的饲料。令四兄弟气愤的是,这种饲料一出场,原先生意良好的众多国内饲料厂纷纷倒闭。与此同时,正大集团却独享着高昂的利润,因为独家经营,所以当时的饲料价格极高,只有少数农民有钱买得起。

    这件事深深刺激了四兄弟的神经,一方面,他们觉得如此红火的一个产品背后一定有着庞大的市场;另一方面,四兄弟也特别想为中国人争一口气——能制造出属于中国的全价饲料来。于是在1987年的春天,刘永行他们投资了200万元,创办了希望科学技术研究所,又拿出了400万元搞技术研发,用300万元建饲料厂。

    1987年5月,新津希望饲料厂正式挂牌。1989年4月,希望饲料厂经过两年的不断实验,开发出了第一种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饲料配方——“希望”1号,这种经过不断试验、不断改良的新型国产饲料,不仅拥有营养价值高、操作方便的特点,同时具有价格低的特点,真正实现了价廉物美的目标,成为大中小农民均适用的新饲料。

    “希望”1号一经推出,便迅速占领了市场。以往出现在像正大饲料厂外排队买饲料的现象,便被生动地搬到了“希望”的身上,并且有过之而无不及,因为“希望”拥有比正大等国外品牌更高的性价比,因此也为更多的老百姓喜欢。而更为重要的是,深耕于中国市场、中国土壤的“希望”饲料,籍着其独特的配方,从一开始便铸起了一到高门槛:在试验希望饲料期间,刘永行他们发现,新型饲料最离不开两样东西,一是氨基酸,二是鱼粉。其中氨基酸因为拥有非常高的技术含量,国内一直以来进口;而鱼粉虽然不是最难的,但由于国内厂家生产的鱼粉质量不过关,因此也一直依赖进口。如此以来,摆在希望面前的,是一个几乎没得竞争的局面——核心技术都掌握在人家手中,你凭什么与别人竞争?在残酷的事实面前,刘永行与他的兄弟们大胆尝试,他们想到当地有一种东西或许可以代替鱼粉——那就是蚕蛹,因为这东西其实与鱼粉是有着一样的功能——都含有丰富的蛋白质。

于是他们与研制人员一起试着把部分蚕蛹干粉与鱼粉混用,经过反复试验,终于找到了实现代替的完美配方。

    也正是凭着这样的尝试,以及这中结合中国实际的创新,“希望”饲料走红全国,在1989年,它被列入“国家星火科技项目”,并在后来陆续获得各种科技奖项达100多个——以刘永行为主的“希望”公司,便以此成为了中国饲料界的大王——他们将众多外国饲料品牌赶出中国的同时,还不断扩张着自己的地盘,如今,希望饲料同时将自己的技术与工厂输出到东南亚众多发展中国,在那里纷纷建立生产基地,不断筑城围地,构建着“希望”的王国。

    平民刘永行

    尽管事业蒸蒸日上,但人的某些性格似乎是与生俱来的。之如1980年那个为了过年吃上肉而默默搞收音机维修的年轻人一样,即使是已不愁吃喝的刘永行,也依旧保持着他的平民朴实的风格。

    刘永行发家很早,但时至今日,他留在很多人记忆中的,却还是一些零碎而又让人印象深刻的片段:

    有一次,《福布斯》杂志来找刘永行拍照。作为全球最具影响力的财经杂志之一,在《福布斯》的眼里,中国首富应该过着一种豪华甚至奢侈的生活,但赶来的照相师却傻了眼,因为站在面前的富豪只穿着一件棉衬衫,神态随和,笑容可掬。尤其是那件衬衫,据刘永行回忆,那是他在家乐福看到的,因为比较适合自己的身体特点,所以花400元买了10件衬衫——刘永行便是如此花40元就登上了全球著名的《福布斯》杂志。而刘永行出席齐鲁企业论坛时又让人记住了他的衣服,只是这次他换成了一件深颜色的灰色休闲夹克,没打领带,头发还有些零乱,相对于同时出席论坛的各界人士,这位中国首富确实显得有点寒酸。

    曾经接待过刘永行的内蒙古某俱乐部一名普通接待员说,“他没架子,穿着朴素,吃的也很简单,来这里经常点馒头片和稀粥,他唱草原英雄小姐妹的主题曲也原汁原味,如果没有人告诉我他就是刘永行,我怎么也想象不到他是拥有亿万资产的富翁。”

    还有一类人即使知道他是刘永行,却仍然会怀疑自己的眼睛。有一次刘永行临时决定去北京,司机把他送到机场。买票时,售票员看了半天问,你是不是希望集团的刘永行。他点头说是。这个时候,她又问,买头等舱吧?他说,普通舱。当时,小姐就嘀咕开了,普通舱,普普通通,哪有什么传奇色彩?刘永行却哈哈大笑,他说:“我就是一个非常普通的人,我也愿意过一种普通人的生活。”

    中国有句古话,叫“大隐隐于市”。说的是能力越大的人,往往隐藏在市井之中,掩藏着自己的行踪。而刘永行无疑可以划归此列。他热爱自己的事业——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始终保留着下到生产线时,要亲口尝一下饲料的习惯,而他将此举解释为自己必须要知道自己的货色有几分;同时,他以一种近乎清道夫的态度,平朴地生活着:不抽烟、不喝酒、出门一切就简、穿着不求名牌、时尚,但求心底塌实。为此,拥有亿万身价的刘永行常常遭人耻笑,但他从不烦恼,甚至于他自己还自嘲道:“我们四川有个说法,‘不抽烟、不喝酒、不打麻将、不跳舞,一定是个二百五’。还有,中国传统才子佳人的吹拉弹唱、琴棋书画,我一概不懂,所以我真是个二百五。像我这样的生活,即使按现在比较高的生活标准来看,1000万过一辈子已经足矣”——这便是他标准的对待财富的态度。

2001年时,中央电视台评选年度十大经济人物时,对刘永行的评价是这样的:“他对财富的理性认识,让我们看到了积极的财富观念和财富本身价值相等。”的确,作为中国首富的刘永行保持着这样的生活态度,唯一的解释是他对财富已有了最理性的认识。在他那样的层面上,伸手可及的是奢侈与繁华,而平朴早已离他遥远,但他却选择了平朴,因为他把他创造的财富并不当成是自己的。

    刘永行说:“创业时,我们用自己的劳动换取财富,让自己的生活好一点。但是,企业一旦做大,你就会去思考,赚钱做什么?享受!如果这样,企业就会做不下去,因为做企业并不是享受!所以在我赚到1000万元之前,我是为自己;当我赚到1000万元以后,我赚钱就是为社会。其实,一个人花不了多少钱。”而对待自己的巨额数字,他又说:“这是社会的财富,不过由我支配而已。任何人都没有权力浪费。”

    生活是在平朴的境界里,但对待学习,刘永行却一直怀着坚定的目标。当了中国富豪之后,刘永行首先做的是解放自己,这点也与很多现在的富豪大不相同。

    一个身怀亿万资产的富豪,一个同时需要管理100多家企业的老总,在很多人眼里,都该是非常忙碌的才对。但刘永行不是,在他办公的上海某处僻静的大楼里,同样非常安静,有时甚至一天都不会有电话来找他,这种情况即使放在今天的一个普通白领身上,都是难以想象的事情,但就发生在刘永行这里。而对于这点,刘永行也是非常自豪的:“企业做大了,必须转变凡事亲历亲为的观念,一定要让职业经理人来做,请专家管理,强调分工合作。原来我一人管十几个企业,整天忙得不得了。后来明白了,自己放权不够。痛下决心大胆放权。放权之后干什么?就是每天要花五个小时以上学习。下班回家吃饭,有时也出去散散步,还有就是旅行。旅行途中在飞机上也看看财经方面的杂志等等……”

    今天,当我们还在争辩企业家该怎样放权的时候,刘永行却已能安静地坐在家里看书、翻杂志了,这是何等的气度?因此在2003年的一次企业家峰会上,刘永行遇到了曾经被他“赶出”中国的泰国正大集团总裁谢国民,在那次大会上,作为泰国首富的谢国民当着众多知名人士说道:“中国有太多值得敬佩的企业家,但我特别佩服刘永行和王石,我在泰国经常听到他们的故事。”一个被战败的人,还能说出佩服胜利者的话,这其间该包含有多少尊重与信服才对?

    一个平民的王国梦想

    虽然刘永行过着一种最朴实的生活,但如果你以为他对自己没有要求那就大错特错了,在刘永行的心里,一直装着一个宏大的王国梦想。而且今日的刘永行也已经拥有足够的资本来谈理想,因为在“希望”的发展过程,刘永行已完成资本的原始积累。更重要的在于,他在前进的道路中,不断总结着希望的成功经验,以此对社会有着清醒的认识。刘永行说:改革开放20年,希望经过了4个阶段。80年代初期是一个卖方市场,拼的是胆量,只要够有胆量去做,就会成功;而到80年代末,当各个市场都有人进入的时候,拼的就是技术,新技术的应用在当时是王牌;而到了90年代初期,拼的王牌变成了规模,谁规模大谁赢;1995和1996年供应初步出现过剩,拼的是宣传,当时的保健品就是一个例子。而到今天,胆量是不起作用了,技术趋同了,规模过剩了,宣传也没用了,现在的关键,在于效率。

    但对于效率,国际上也一直存在着两种不同的看法。

提高效率,降低成本的方法很多,但最终都可以归结到两种。一是通过利用中国廉价的劳动力,横向压缩生产成本,以此提高产品的竞争力,来抢占市场,这种方法在中国很多产业中都已运用过,比如家电业、IT业等都出现过这种情况;而另一种方法是通过纵向整合产业链,通过产业的延伸延长产品的利润链,以此来提高竞争力。换句话来说,不管何种竞争,都需要通过价格战来提高市场份额,但这里的关键问题在于,一个企业他凭什么来打价格战?

    刘永行的做法是:两条腿走路。

    一方面,刘永行展开了学习国际的先进生产经验的活动。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刘永行都喜欢出差韩国,去学习韩国同行的经验。几次韩国行后,令刘永行印象深刻的是一个情况:在韩国,机器基本和国内一样,但韩国同行办一个加工1500吨小麦的面粉厂只需要66个人,而在国内一个加工100吨的厂也要100多人,这就是效率的差异,因此刘永行总是虔诚的向韩国人、讨教。刘永行说:“中国人本来就聪明,如果再加上我们能学习外国的先进经验,就一定能获得成功的。”

    经验可以学习,但在希望集团不断扩展时,经验往往只能起到相对的作用,这时便需要有新的刺激点来促进公司的进一步发展。1998年希望集团开设了第100个工厂,摆在刘永行面前的,却是如何保持这100个工厂的发展壮大;同时他也面临着下一步发展方向的问题。有一组数据是这样的:1995年以前,东方希望饲料的利润率在20%以上,但到了1998年利润率一下子跌落至8%,1999年后维持在6%~7%的水平。

    这是一个异常严峻的变化,因为对于希望而言,利润率的持续下降,不仅意味着公司收入的减少,更重要的是意味着希望集团将出现停滞、公司人才发展空间受限等后果,这是绝不可以出现的状况。于是,刘永行想到了基于饲料产业的多元化发展目标,或者更加准确的说是一种相互关联的两元化发展。

    跟饲料高度相关是榨油业,因为中国榨油业的特点都是从海外购买材料,相当于一个工厂每天要压榨一万吨或者几千万吨大油。因此刘永行先开始整合这个领域。按照他的乐观估计,“希望”会在2007年、2008年开始进行榨油,以满足饲料行业下游的豆油的需求。

    但刘永行心中还在画着一张更大的网。刘永行有一个庞大的铝业百亿投资计划。那是在2002年,刘永行开始投资铝业,这被很多媒体评价为“民企的重型化转型”的一个开始。刘永行将他的铝业计划划分为四段,建设总资金100亿元,预计会在2008年前全部完工,由此“希望”将成为国内单一的最大电解铝生产企业。这便是刘永行的地图,在他的设想中,他需要打通“氧化铝一电能一电解铝一氨基酸一饲料”这样一长串的产业链,由此真正打造一个具有核心价格竞争优势的产业帝国。

    而铝业也的确有着庞大空间给刘永行施展才华。一直以来,铝业都由少数企业控制着,这个结果导致了目前的铝业行业平均每吨亏损1000元,而东方希望可以通过更加灵活的管理,将每吨盈利做到1000元。由此便蕴藏了巨大的利润与竞争力。当然刘永行的目的不仅是要让希望拥有一个新的产业,同时更希望真正构建出“东方希望”的帝国地图。刘永行说:赖氨酸、铝、电厂,三个产业本来就密不可分。赖氨酸是饲料的主要添加剂,需求量极大,东方希望集团每年生产3万吨赖氨酸,一半用于自己的饲料生产。

赖氨酸的生产需要耗费的电力和蒸汽由自行配套的火力发电厂提供,大量的电力为电解铝又提供了能源。由此投资铝业,便彻底打通了饲料业的整个产业链,将为希望集团带来新的成长空间。

    事实也是如此,在饲料行业利润节节败退之际,2004年,东方希望的效益却仍然增长了30%,其中便有新业务发展的功劳。

    新“希望”在路上2002年,当刘永行决定投身于“电解铝”行业时,被很多人认为是希望集团的第二次转型,而第一次是在1995年,由老希望裂变成四家公司,也在那次转型之后,诞生了刘永行与他的“东方希望”。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希望”的第一次转型是成功的——分拆后的四家公司分别成拥有了清晰的产业方向:老大刘永言向高科技领域进军,陈育新负责现有产业运转并开拓房地产,而老四刘永好则跟着刘永行去各地发展分公司、拓展全国市场——希望集团的和平演变在很多人、尤其是媒体的眼里,几乎是家族企业转型的最高境界了。

    但对于刘永行此次决心进军电解铝行业的决定,却让众多关心希望的人至今仍捏着一把汗,而这种担心来源于2002年开始的中央宏观调控政策的产业风险,这次宏观调控,让东方希望的转型之旅变得有点扑朔迷离。

    如上所言,按刘永行原先的计划,他要在包头筹建一个总投资达到150亿元的“巨无霸”工程——东方希望集团包头稀土铝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方稀铝),但在国家调整宏观政策以后,东方稀铝的资金链却面临着断裂的危险——原先一直吵着要东方希望集团贷款的银行却都不敢再贷款给刘永行,据称,东方稀铝公司一期项目先是在希望集团自筹资金20亿的基础上动工的,然后需要向银行贷款17亿,但现在,却面临后续无粥的局面。相对于资金,刘永行面临的更大考验在于政策的批准,因为有报道称,东方稀铝一期工程动工至今,一直没有得到国家的动工许可,也没有做过环保评估,因此被国家部门喊停着。

    在这样双重压力之下,刘永行不得不收缩了规模。现在东方稀铝的后三期工程已基本停顿,而原先计划的年产100万吨电解铝的目标,也被悄悄地改成了50万吨。

    主项目受阻,其他副项目也同样遇到了困难。在原先设想中,刘永行要自行筹建火力发电厂,以此来降低成本,而电力问题,一直是电解铝的重中之重。有人曾作过这样一个计算,电费要占电解铝成本的30%至40%,而只要电价每上涨一分钱,生产100万吨电解铝就要减少利润1.5亿元。便是这样一个关键问题,现在却也一直未能顺利解决。

    而除了上述的这些问题外,东方希望集团还碰上了中国铝业股份有限公司对氧化铝的垄断问题,而当东方希望集团试图改变这一局面的时候,它的尝试也遭到了挫折。从制铝工业的流程上来看,必须先从铝土矿中提取氧化铝,才能将氧化铝经电解得到金属铝。所以氧化铝行业是最关键的,“得氧化铝者得天下”,这已经成为电解铝行业中的一句行话。但现实情况是,中国铝业股份有限公司是中国惟一的氧化铝生产商,氧化铝在中国的生产由中国铝业股份有限公司控制。进口则由中国铝业股份有限公司、中国五矿集团公司双双控制。刘永行想以一个民营者的身份与这些公司争食,实在是具有一定的难度。

    但也正因为如此,刘永行这位四川汉子也起了争雄称霸的雄心壮志,他一直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来走出一条真正的希望之路。这不禁让人想起他曾说过的一段话:“民企是粒种子,上面曾经盖着块大石板。后来邓小平挥锤将石板打碎了,那我得赶紧吸收水分和空气,但绝不提出要别人浇水、施肥的苛求。有些困难必须自己承受,有些困惑要自己思考。心甘情愿就无怨无悔。

来源:世界创业实验室

评价:
共  条记录 |  页 | 首页 | 上一页 | 下一页 | 尾页 |  页
内容:
(内容不能多于1000个字。多于字将自动清除)

热点新闻
菩萨的供品需要几样 贺兰夫人 陶瓷制作工艺流程 和田玉
首页 | 新闻资讯 | 贡品企业 | 专业市场 | 地方特产 | 民族特产 | 中华老字号 | 文化遗产 | 宗教用品 | 博览会 | 文化节 | DMOZ中文网站分类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