贡品王国 地方特产 民族特产 故宫珍藏 新中国国礼 奢侈品 西洋古董 中华老字号 会展 文化遗产 博物馆 文化节 文化学院 古籍善本 生意经
艺术天地 文房雅集 画廊 传承工艺 漆艺之光 陶瓷艺术 文化都市 贡品之乡 寻宝转让 拍卖 藏家珍品 创富会 经验分享 礼仪之道 美食文化
特产天地 酒韵 茶香 紫砂文化 盛世收藏 珠宝玉器 钱币收藏 红木家居 铜艺鉴藏 丝织锦绣 旅游天地 休闲时光 养生之道 邮票天地 雅玩之家
帝王列传 绝代佳人 皇家御制 贡品文化 鉴赏知识 千古人物 论坛 博客 圈子
logo 文化学院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贡品课堂
品牌之窗
推荐产品
艺术界“富不过三代”:魔咒还是警示?

贡品课堂

又是一年招生季,在人潮涌动的艺考大军中,“艺二代”现象越来越引人注目。说起“艺二代”,很多人会想到“富二代”、“星二代”,在光环笼罩的同时,不免会联想到某些负面的议论。但其实,“X二代”不是一个标签,只是对一个群体的称呼而已。而且,在文化艺术蓬勃发展的苏州,“艺二代”有很多,上进、努力,在父辈的引领下踏上艺术之路,有近水楼台先得月、有光环笼罩,也有“压力山大”、寻找自我风格,他们像普通人一样,在艺术的道路上吃苦、享乐,有的还要为了“青出于蓝胜于蓝”而艰辛求索。

近水楼台先得月艺术启蒙得天独厚

在艺术界,“子承父业”古今中外皆有之,王羲之、王献之,齐白石、齐良迟,吴待秋、吴木……,毫无疑问,从小就接触艺术,在艺术的浸泡中长大,得天独厚的艺术启蒙氛围,让许多孩子“很顺畅”地就走上了艺术之路。

苏州市第六中学主修美术专业的许逸秋,今年读高二,爸爸是苏州有名的书法家、教育工作者。“从小看着爸爸写书法,自己也跟着写,说真的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受,自然而然地就喜欢了。”尽管学的是美术专业,许逸秋的书法十级早就过了,“走艺术之路,完全是因为喜欢,因为兴趣。”许逸秋将爸爸视为偶像,她觉得是爸爸将她领进了艺术的大门,并且给了她无穷的动力,“爸爸从事书法教育工作,十年如一日地教书,不断地向前努力,这些都是对我最大的鼓励。”

苏州科技学院音乐学院钢琴教师林子,出身于音乐世家。爷爷林炳炎是上世纪我国第一代钢琴制造者、调律师。抗日战争时期曾在重庆青木关音乐学院制造国产钢琴,解放前后一直在上海音乐学院工作。林子的父母亲均为大学音乐学院教师,“妈妈是钢琴教师,爸爸是教音乐理论的。这样说来我应该算‘艺三代’了吧?”林子笑着说,三岁半她就开始学习音乐,“现在很多小孩在四五岁时也开始学习乐器了,但在这之前不一定接触过古典音乐,从这点上说,我确实比一般学音乐的小孩启蒙得要早。在‘胎教期’,我就在妈妈肚子里听她弹钢琴,听爸爸拉小提琴了。出生后,我对古典音乐比同龄孩子更敏感,特别在音乐的听觉、乐感及音乐记忆力等方面确实显现出一定的优势。”林子6岁起开始了艺术求学之路,先后师从上海音乐学院钢琴系教授金迪善、周薇学习钢琴演奏,与朱磊老师学习双排键演奏。林子认为,父母的熏陶、榜样作用和正确的引导,让她对艺术的感受,从喜爱变为热爱,日益浓烈。

苏州市第六中学副校长沈海泯介绍说,今年全省艺术统考中,六中高三年级的方同学在四万名考生中名列第二,这个方同学也是名副其实的“艺二代”,他的父亲就是苏州著名画家。“在艺术领域中,家道渊源对孩子的影响是巨大的,家长的确可以有序整合自己的资源帮助孩子,应该说是孩子进入艺术之路的领路人。”

青出于蓝胜于蓝“高山仰止”压力山大

“艺二代们”从父辈身上承袭了艺术界的资源、理念,甚至是技巧,他们成长环境中得天独厚的艺术启蒙氛围,确实让其他的同龄人难以企及。但是在采访中,似乎这些年轻的“艺术家”、或称为艺术爱好者,已经感受到父辈的光环带来的不仅是光芒,还有压力。

正在苏州科技学院音乐学院读大二的刘翌,是安徽芜湖人,爷爷奶奶都从事京剧表演工作,爸爸刘涛是芜湖艺术剧院的副团长,善长京剧、黄梅戏和京胡演奏。“现在年轻人学国粹的很少,但我就是喜欢,当然是受爸爸的影响,跟着他拉京胡特别快活。”刘翌说,从小耳濡目染,在艺术环境中成长起来,好像不需要问你喜不喜欢,有些东西就成为生活、生命中的一部分了。“有时候跟同学聊天,发现有些人会因为想上大学而去选择艺术,而我学艺术只是因为兴趣所在。”曾在江苏省大学生艺术展演中进行过京胡独奏的刘翌,小时候就和爸爸同台演出。“跟爸爸同台,特别有压力,因为艺术圈子里的熟人很多,大家自然会比较。”刘翌说,这也许就是“艺二代”的烦恼吧,不仅跟父辈比,还要面临“父辈们”儿女之间的比较,“我总想要超越爸爸,有时候一起拉京胡,我就仗着年轻人手指灵活,在快功上超越他,给自己增加信心。”

超越前辈、“青出于蓝胜于蓝”,应该是艺术家和子女们共同的愿望,六中的徐逸秋说,作为“艺二代”,爸爸从未给过她压力,但看到爸爸上课的时候,非常吸引人,就能深刻感觉到自己不如他,就暗暗想着还要多加努力才行。

苏州科技学院音乐学院的林子跟母亲一样,都是高等院校里的钢琴教师,“选择走上艺术之路,原本就是压力与收获并存的。”她说,学艺术很多时候都是反复练习的过程,也会感觉到枯燥,付出努力的过程有快乐也有辛酸,但不是说有了枯燥就不喜欢了,既然选择了就应该坚持下去。“我觉得要向父母学习的应该是对艺术执着的精神和坚持。”林子说,今年5月份,在苏州工业园区刚刚开完林子个人独奏音乐会,在音乐会上演奏了管风琴、钢琴和双排键三种乐器,作为毕业于上海音乐学院的硕士研究生,她的研究方向还有管风琴和双排键演奏,“尽管和妈妈都是做钢琴教育工作的,我希望我能走出自己的风格,学习其他乐器也能拓宽我的视野。”

艺术界也“富不过三代”?

是魔咒还是警示

“艺二代们”受到家学的影响,无论如何追求自我风格,难以避免会有意无意被提及某某儿子(女儿)的事实,作品、风格,甚至个人行为举止,都会被拿来比较、寻找父辈的痕迹。他们的艺术之路,或许比普通孩子起步更早,仍然会有受父辈影响深远、思维局限或难以超越父辈的隐忧,甚至有艺术界“富不过三代”的说法。

美籍华裔画家、书法家、艺术评论家孟昌明对“艺二代”成名成材就不看好,“艺术家是天生的种子,艺术应该是个人符号,是每个人独有的审美认知。”孟昌明认为,许多著名的艺术家,其“二代”却碌碌无为、被人们所知往往也是因为父辈的名气。在教育上,可以“近水楼台”,但是在艺术创作中,“只能有一个人的符号。除非孩子特别喜欢艺术或者显示出不凡的天分,即使父母是艺术家,也万万不能强迫孩子走艺术之路。”

“富不过三代,仅仅是一个说法”。苏州市第六中学校长张剑澜说,作为“艺二代”或“艺三代”,耳濡目染、受父辈影响太大,的确不容易走出自己的路。但是时下,很多艺术家都已经早就认识到这个问题,同样也有改变传统教育方式的意识。张剑澜的伯父张晓峰、堂哥张迎春都是画家,“他们的画风就截然不同。还记得小时候我和堂哥一起学画,伯父说,‘你们画得如何不要问我,问老师去。’就是要避免后辈受他的影响、跟他一样的风格。”

沈海泯告诉记者,苏州画家邢先生,父亲是娄东画派传人,如今他的儿子也考入了中国美院,走上了艺术道路。这两代人的“授艺”方法、家学传承就截然不同。邢先生小时候经过了痛苦的学画过程,如今面对儿子,并不强迫他继承“衣钵”,首先从兴趣爱好出发,当儿子明确决定要走艺术之路后,因为他了解艺术、了解如何去选择适合儿子的学校,常常到一些艺术院校里去上夜自习,亲身感受学校的氛围,跟儿子一起挑选学校、老师。“发现、启发孩子的爱好,帮助孩子顺利进入艺术领域,不是延续父辈的艺术道路,而是开启他们自己的艺术人生,才最为重要。”

还在中学阶段或者刚到高等学府深造的“艺二代”,艺术之路也才刚刚起步,然而学习父辈又想超越父辈的“突围之路”业已随之开始。在艺术人生中,如何确定自我艺术风格,或许就像绘画中所说的那样,“师古人、师造化”,关键还要“师自我”。


评价:
共  条记录 |  页 | 首页 | 上一页 | 下一页 | 尾页 |  页
内容:
(内容不能多于1000个字。多于字将自动清除)

热点新闻
菩萨的供品需要几样 贺兰夫人 陶瓷制作工艺流程 和田玉
首页 | 新闻资讯 | 贡品企业 | 专业市场 | 地方特产 | 民族特产 | 中华老字号 | 文化遗产 | 宗教用品 | 博览会 | 文化节 | DMOZ中文网站分类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