贡品王国 地方特产 民族特产 故宫珍藏 新中国国礼 奢侈品 西洋古董 中华老字号 会展 文化遗产 博物馆 文化节 文化学院 古籍善本 生意经
艺术天地 文房雅集 画廊 传承工艺 漆艺之光 陶瓷艺术 文化都市 贡品之乡 寻宝转让 拍卖 藏家珍品 创富会 经验分享 礼仪之道 美食文化
特产天地 酒韵 茶香 紫砂文化 盛世收藏 珠宝玉器 钱币收藏 红木家居 铜艺鉴藏 丝织锦绣 旅游天地 休闲时光 养生之道 邮票天地 雅玩之家
帝王列传 绝代佳人 皇家御制 贡品文化 鉴赏知识 千古人物 论坛 博客 圈子
logo 盛世收藏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古玩收藏
品牌之窗
推荐产品
当代珐琅彩难追清三代

古玩收藏

 

在拍卖市场逐年兴盛,大师精品广受追捧的当下,一些当代陶瓷艺术品的价格涨势明显,有的甚至可与明清官窑器相提并论。但即便如此,当代大师制作的珐琅彩瓷的市场价格依然与清宫制品存有较大差距。为何在新科技支持下的当代陶瓷工艺不能烧造出足与清宫精品相媲美的珐琅彩瓷器?为了破解此中谜团,本刊记者近日走访了当代陶艺家、景德镇陶瓷学院讲师刘乐君女士。

翻看拍场成交数据可见,尽管在2009春拍中,当代陶瓷大师傅尧笙制作的珐琅彩瓷板“西施浣纱”在中国嘉德以11.2万元成交,体现了当代陶瓷在市场上的价位水准,但这样的价格与目前排名珐琅彩成交纪录第一位的清乾隆御制珐琅彩杏林春燕图碗1.5亿元的价格,却有着近1500倍的差距。对此,刘乐君说,传世至今的清宫珐琅彩器除了具有深厚的历史文化价值外,所体现的工艺水准也非当代工艺轻易可以达到。

清宫珐琅彩冠绝各色彩瓷

清宫烧造珐琅彩的历史非常短暂,在康熙五十五年到乾隆五十四年这几十年间,珐琅彩由兴起到没落,在中国陶瓷史上留下了光辉的一笔。刘乐君介绍,据统计目前存世的珐琅彩。包括保存在博物馆的和流落海外的,仅有约四百余件,两百多种样式。而且,与其它彩瓷相比,被誉为“彩瓷皇后”的珐琅彩,器形典雅,纹饰精工,色彩绚丽,更胜一筹。

为何珐琅彩能够呈现如此让人迷恋的魅力,以致享誉当今整个拍场?

刘乐君说,珐琅彩瓷器不但贵为御用,而且在研发烧造时受到三代帝王的直接指导,质量上乘不足为奇。据记载,自康熙朝开始,清代统治者便在珐琅彩的烧造上,倾注了极大的心血,不但投入大量人力和物力,不惜工本地研发这一新品种,而且安排皇室人员督导烧造,有时皇帝甚至直接为珐琅彩设计式样,题写诗句。史料记载。康熙皇帝曾安排他的长子胤裎执掌造办处,雍正则指派他的十三弟怡亲王允祥领导烧造工作。

国产色料引领辉煌

在皇室上下一心的努力下,珐琅彩工艺自引入中国后,取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其中对清宫珐琅彩品质跃升起到关键作用的。就是国产珐琅料的试制成功。刘乐君说,在雍正六年,国产料的研发取得了突破,共计新增九种新色彩。

自制珐琅料的成功,不仅让珐琅彩瓷器的生产摆脱了进口料的束缚,而且新增加的色料使画工在描绘时更加得心应手,大大提高了珐琅彩瓷器纹饰的表现力。在之后的岁月中,珐琅彩的色料不断增多,以致出现了一件器物上就有三十六种色彩的状况。刘乐君说,所谓的珐琅又称“拂郎”、“佛郎”、“发蓝”,是一种玻化物质。它以长石、石英为主要原料。加入纯碱、硼砂为助熔剂,氧化钛、氧化锑、氟化物等作乳浊剂,加入氧化铜、氧化钴、氧化铁、氧化锰、氧化锑等作着色剂,经过粉碎、混合、煅烧、熔融后,倾入水中急冷得到珐琅熔块,再经细磨而得到珐琅粉。将珐琅粉调和后,涂施在金、银、铜等金属器上,经焙烧,便成为金属胎珐琅,以瓷器为胎者,则称为瓷胎珐琅。经由现代科学仪器的检测可知,珐琅彩中黄色以氧化锑为着色剂,绿色是氧化铜,蓝色是氧化钴,红色由金而来,是将5%的金放在王水中炼造而成的。

除了珐琅料色彩丰富外,由景德镇烧造的上好素胎也是珐琅彩冠绝天下的重要原因。刘乐君说,以现在的眼光来看,清官珐琅彩所用瓷胎非常讲究,胎体轻薄,洁白细腻,莹润透亮,釉表光泽,没有桔皮釉、浪荡釉,更没有棕眼的现象,几乎达到了官窑瓷器胎体的最高标准。

宫廷画师参与制作

在上好瓷胎和丰富色料皆以齐备的条件下,为了使珐琅彩瓷上的纹饰绘画超越传统的样貌,画工们广泛采用宫廷画师的画稿,甚至有的宫廷画师会直接参与珐琅彩绘画。刘乐君说,从康熙朝到乾隆朝服务宫廷的画家众多,其中最著名的有:王原祁、蒋廷锡、郎世宁、冷梅、唐岱、高其佩、袁江、董邦达等。这些名画家的画稿被画工精心地描绘于珐琅彩瓷器上,形神兼备,各具风采。从档案记截看,雍正三年至五年,画珐琅人有宋三吉、张琦、邝丽南等。而从雍正六年开始,则有贺金昆、戴恒、邹文玉、汤振基、谭荣等,同时还有一批画院画家参与瓷胎画珐琅的工作,其中画得好的曾多次得到雍正皇帝的赏赐。

新科技无奈珐琅彩

综上所述,不难看出,皇家御用的身份和精湛的做工是清宫珐琅彩享誉数百年的重要原因,当时所达到的制作水准,是后世仿造者难以企及的。特别是在绘画上,今人可谓无计可施,贸然地照猫画虎,只能是破绽百出。

刘乐君说,自从清宫瓷胎珐琅彩于乾隆晚期停烧后,在民国时期和当代都有人尝试复烧,但对他们而言绘画堪称难以逾越的关口。虽然依靠发达的科学技术,可以分析出瓷器的胎土、釉水、色彩中各种元素的含量比例。并以此获得当时的配方。但瓷器上面的纹饰与科学技术几乎没有关联。完全是绘画者水准的体现,因此,无论新仿者怎样绞尽脑汁,也无法呈现当年宫廷画师的生花妙笔。

再有,当代仿烧者大都没有机会接触到清官真品,只能依照图片制作,这使得新仿品在珐琅料的厚度和发色上,以及器物的造型体量上都会产生某些差异。所以,尽管他们在仿烧珐琅彩的过程中不惜工本,费劲心思,但制成品依然与清宫真品差距甚远。如果以高仿品的身份出现,尚可一观。倘若冒充真品,只会是贻笑大方。

评价:
共  条记录 |  页 | 首页 | 上一页 | 下一页 | 尾页 |  页
内容:
(内容不能多于1000个字。多于字将自动清除)

热点新闻
菩萨的供品需要几样 贺兰夫人 陶瓷制作工艺流程 和田玉
首页 | 新闻资讯 | 贡品企业 | 专业市场 | 地方特产 | 民族特产 | 中华老字号 | 文化遗产 | 宗教用品 | 博览会 | 文化节 | DMOZ中文网站分类目录